首頁 »
2011/05/20

糾結的碎念

月夜琉璃,優柔的銀華揮灑了整片天際,一宇蒼穹,潔淨如水,空明似鏡,朦朦朧朧,氤氳著絲絲幽深的氣息。

星花若隱,只在遙遠的殘空綻放,孤獨地懸掛在寂寥的夜宇中,如夢似幻,迷迷茫茫,彌留著淺淺的痕跡。

撕夜,荒蕪了一片又一片糾結的雜念。是誰,還蜷縮在這一宇清空冷地,苦澀了今生的魂憶,滄桑了憔悴的臉龐,染白了乾枯的青絲。亂夢無語逝流情,點點相惜。

從前,我總是驚嘆,誰、誰、誰,擁有旺盛的精神,能夠夜半不眠,心思不倦,依舊在靜謐的夜空遨遊,暢想著今生的眷戀。

現在,我終於知道,那不是不想睡,而是雜亂的思緒牽扯著欲夢的魂。封閉的眼簾,阻止了暗瞳與黑夜的觸碰,卻怎麼也阻止不了心海中雜念的洶湧,襲捲著腦海中的記憶。

若此,就只有歌曲,成了這宇天地中的唯一。孤心相寄,縈繞在心底的那根長梁之上,顫動著點滴雜塵,蕩滌著今生的夢魂,祭奠著那些浮華的歲月。

不知是從何時開始,習慣了一個人低著頭看小說,沉浸在武俠修仙、玄幻魔法的夢幻中,獨自品味著劇中的那一抹悲傷、那一抹歡暢。在蜃樓的幻境中迷失了自我,無法自拔。此景若夢,夢裡夢外終成空,心卻不願甦醒,希望以此來彌補心中殘缺的空白,在虛幻的世界中自喜、自悲、自娛、自樂纱窗

不知是從何時開始,習慣了遠離喧鬧的人群,靜坐在空蕩的一隅,耳塞塞住了今生躁動的夢,腦海中,只留下了音樂在迴旋。此景若離,彷若有一扇無形的風屏,隔阻了我與他的距離。天塹的距離,能夠看見,不能觸及,心底,只能續寫著自己的孤僻。

不知是從何時開始,習慣了一個人漫步於曲徑陌上,觀,花開兩旁,引蝶散香;賞,日墜西山,霞虹瀰漫。輕風掠過髮梢,留下了點點芬芳。此景若靜,看雲卷雲舒,悠然閒適。心底,卻又有一份悵然,值此美景,卻無人一起分享,任美麗慢慢消散,體驗著自己的那一份蒼白。

一個人的寂靜,塵封的心靈,斷了穹宇,荒了思緒,殘留下孑立的孤影;一個人的孤城,封閉的大門,縱然是雕樓玉砌、畫幕銀屏,卻空了人際,了無生機,危樓遠眺層林、淺話悲意。靜默著孤錯的輪迴,不管是喜是悲、是笑是淚。

不知為何,對於在心中留名刻影的人,自己卻總不會去主動聯繫,習慣了壓制住自己的感情、習慣了潛藏自己的思憶。又或者,某一日,某一條路上,見有人從前方款款走來。自己故意躊躇步伐,卻不是為了在某一刻、某一地相遇,而是為了在此次相離。待到交錯而過,遠望著離去的背影,心底卻悵然嘆息五金回收。心中醞釀了百語千言,卻又總是把它塵封在心海裡,暗無天際,糾結的碎念,擾亂了今生的清靜。習慣了讓他人來接近自己,等來等去,卻只是等來了一句天已荒地已老,等來了一幕人走茶涼兀自嘆息。



關鍵字: 聯繫 世界 分享

沒有誰停留在逝去的時間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感謝上蒼給了我一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