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0/17

戲如人生,人生也如戲

一部歷史巨作《霸王別姬》,如歌如泣,感動了小豆子,也成就了程蝶衣。在這部豪壯的史詩中,霸王與虞姬的角色演繹出了段小樓與程蝶衣這兩個人的情真意切、悲恨情仇,同時也濃縮了程蝶衣對京劇那無國度的熱愛。他一生都活在虞姬的角色當中,他在藝術的意境中詩意地棲息。最後,他終於拔劍自刎,做了一回真真正正的虞姬。

程蝶衣的一生需要一座華美而高貴的大觀園來承載,來滋潤,他的一生是不幸的,充滿著悲痛與孤寂。他有著黛玉的纖弱,同時也有著史湘雲的不羈,可謂是真的「戲如人生,人生如戲」。

幼小的蝶衣從小就被自己信任的母親拋棄,他失去了溫暖的依靠,後來遇到了自己的師哥,一床棉被情便奠定了他們日後的生死與共。在師傅日夜魔鬼式的訓練下,蝶衣終於破繭成蝶,成了一位名角。可是,在那段童年歲月裡,他為了成名後的今天留下的血和汗卻無以數計啊。可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當有一天私自逃出師門和小癩子在戲樓聽名角的《霸王別姬》時,蝶衣激動得哭了。師傅說過,高貴的身份,眾星捧月的地位是你個成全自個的!所以冒死回去,即使被打的皮開肉綻。第一次聽師傅講《霸王別姬》的故事,講到虞姬拔劍自刎,從一而終時,蝶衣邊哭邊給自己巴掌。在那一刻起,虞姬就在他的生命中烙下了深深的痕跡。

蝶衣與段小樓這對生死與共的患難兄弟,感情非常地深厚。蝶衣曾說要和他做一輩子的戲,可是,到後來段小樓卻背叛了他,僅僅是為了一個青樓女子。為了這位女子,段小樓放棄了蝶衣,放棄了京劇,放棄了霸王的角色。從此,便只剩下蝶衣一人孤獨地沉浸在昔日的舞台上,任由世事變遷。他堅守著這份神聖的藝術,悽楚孤獨地舞者,唱著,一個個舞步,一聲聲崑腔,一個個音符,譜成了他光輝的藝術意境。

蝶衣完完全全地融入了虞姬這個角色,虞姬使他變得鮮活,虞姬讓他的思想閃射出對藝術的光輝與崇高。他也愛霸王。他對他一往情深,他為他努力地尋找著那把霸王劍,為他許配上霸王劍,可是,霸王卻辜負了他。蝶衣還不醒悟:自己是真虞姬,而段小樓卻是個假霸王。

「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在蝶衣開始他的戲劇人生與告別他的藝術世界時,他都唱過這段戲。這是一個淒美的原點。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就對自己的性別有了混淆。他為藝術獻出了自己寶貴的一切。

「如果青木還活著,京劇早就傳到日本國去了」。蝶衣對藝術的追求超出了國界,超越了人生。虞姬在他心中是一個不死的神話。似乎他的生就是為了虞姬的再現。

蝶衣自刎,在他的師哥面前用那把霸王劍尋夢去了。終於,他最後真真切切地做了一回虞姬。不死的虞姬!

現在最流行的時尚化妝品,最新鮮的美容攻略。以及最便宜的美容產品,如何進行穴位埋線減肥。這些最重要的美容諮詢你可以從哪裡知道。答案就在Go123Go。點擊網站進入的你健康美容之旅!世間最美的景色是你的笑顏 別讓別人的生活左右你的心情


飛倦的小鳥能不能沒有歸屬?←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黃金養生補血益氣食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