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6月26日

閱讀苦苓的《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


當你在臺灣這個失樂園充滿沮喪時,不妨隨著他的腳步,來到這個他筆下的新樂園,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不上網不看電視,在他的涼亭之中,喝杯咖啡,看本小說,發呆度日。

文/蘭若精舎‧柳藏經
 
如果以台灣人的觀點,離開台灣本島都是離島,金門、馬祖、澎湖、綠島和蘭嶼等,都是台灣以外的獨立島嶼,交通不外乎是以飛機或船舶才能夠到達,於是交通的不便與人口的稀少,往往讓這些幾百年前,本來比台灣早被文明接觸的地方,卻因為上述原因,加上戰火的原故,讓本來海事極為發達的島嶼,卻讓停滯的建設,停留凝結在百年前風華的時光裡。
 
苦苓在書中所描繪的海角一樂園「東莒」,沒有香蕉船,沒有水上摩托車,更沒有穿著比基尼的海灘辣妹,只有星空,海岸,芒草原,看似荒蕪的孤島,卻成了他心靈的樂園。東莒是馬祖的離島,馬祖又是臺灣的離島,台灣又是亞洲大陸板塊的離島,形塑出他心中《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一書。
 
關於他的說法,我不僅能夠體會,更能感受到這番滋味。因為二十多年前服兵役時,當我踏上烈嶼(小金門)的那一刻,我也開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當金門的冬天,如果是攝氏5度時,那馬祖定然是氣溫0度,雖然不是塞外苦寒之地,但是對於長年住在亞熱帶的臺灣人,當東北季風徐徐吹來,宛如刀割。
 
我喜歡他描述的星空,在一望無際的夜空裡,蒼穹像是被鑲滿寶石、珠玉、鑽石等,銀河如牛奶一般,流過天際,有時突然發現星星垂淚,一道流星劃過,這種天文景象,如果不是親臨,一定無法體會。當我在烈嶼服兵役時,那時還沒有解除戰地任務,四周沒有任何光害,我也見到苦苓的星空。多年以後,我在湯姆漢克電影的《阿甘正傳》裡,看到他演到越南參戰,在晚上戍守時,那繁星點點的一幕,又再次使我動容。
 
苦苓把一個小小的東莒,寫成如同世外桃源,可見他的內心是多麼的豐富,如果是二十多歲的我,當初在烈嶼的我一定很難體會,但當走過千山萬水,泅過百萬人海後,似乎這天地悠悠之感,在此刻發酵,他不僅拿著放大鏡,更是拿著顯微鏡在觀察。記得大衛杜夫咖啡廣告說:「當你能發現細微的不同,你也能達到極致品味。」
 
是的,苦苓在誠心面對人生之後,透過他的眼睛耳朵,幫我們再一次導覽這個世界,用他敏銳的文學筆觸,替我們找尋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或許人生總要走到老花,當世界變得模糊時,一切會變得更美。
 
當你在臺灣這個失樂園充滿沮喪時,不妨隨著他的腳步,來到這個他筆下的新樂園,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不上網不看電視,在他的涼亭之中,喝杯咖啡,看本小說,發呆度日。
 
真的,人可以這麼簡單生活。


櫻花鉤吻鮭與台灣人的命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人都是《孤獨的美食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