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2

莎喲哪啦~2014【下篇】


離開台北的念頭於N年前萌芽,每每在陰雨綿綿的冬季、溼答答的雨夜、擁擠的捷運車箱、冰冷刺骨的寒風中,逐漸成長茁壯,像傑克高聳入雲的豌豆樹般,交錯縱橫地盤據在心底。

沒想到,日復一日向宇宙下的訂單,居然.真.的.實.現.了。

我們要搬到高雄了。
我們要搬到高雄了。
我們要搬到高雄了。
(因為太重要,所以要講三次。)





湛藍的天空,寬闊的馬路,炎熱的天氣,哄鬧的夜市,大太陽底下曬到奄奄一息的大樹…完全符合我對熱帶天堂的想像,即使7月底發生了前所未見的氣爆事故,半點不影響我移居的決心。

於是,就在長工南下高雄任職+找房子的同時,我在台北一邊和七貓奮戰,一邊打理成山的傢俱什物,同時處理房仲帶看、賣屋、聯絡搬家公司估價等等瑣事,簡直忙個昏天暗地,頭昏腦脹。

(沒關係,搬到高雄就爽了。)
(一定可以的!)
(看著高聳入雲的紙箱山我對自己一遍又一遍說著。)


對於這一切變動,七貓的表現各自不同,除了小白外,大抵都吃喝如常。

(畢竟他們又不用幫忙打包…-.-|||)























(背景音樂:爽到你,甘苦到我/蔡秋鳳)



(待續~)




關鍵字: 訂單 房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