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3/15

年代售票:燦爛如是 2021/3/26

「彈得不熟,是因為彈得不夠多次。」石川老師平淡的說。

那是我剛開始上鋼琴課,練的曲子是「寶寶睡」。

老師是一位旅奧的音樂家,行事作風低調,也沒行銷自我的任何意圖;也許想,卻沒行動。

有一次林寬老師在兩廳院舉辦薩克斯風音樂會,老師擔任伴奏,那一場表演上半場是十分現代的曲目;就類似青少年鋼琴大賽決選彈的曲子,全然爆裂的合弦,聽眾不明所以,萬分不媚俗,也不考慮商業的市場取向,因為主辦單位說要考量到聽眾,所以下半場我才回到人間,老師選的曲,聽起來有種稻香農忙的氣質,是很樸質溫暖的,幾首爵士的風格,率性豁達。

我左邊有一位女孩,她聽到老師的伴奏後為之傾倒,這樣說法,其實並不為過,老師在舞台上十分雋朗,女孩喃喃自語的時候,我告訴她老師的全名是「石川」,兩廳院的目錄上沒有印老師的資訊,但她說:「真想參加這位演奏家的獨奏會。」

當時我單純認為,在台灣如果沒有名氣,開音樂會只會賠錢。而老師不搞行銷這一套,也不屑用顏值來提升群眾注目。

就像很多沒廣告卻很棒的展覽,既悠閒也便宜,但莫內的展價格較高,還要排隊一小時站到天橋,當你進去之後,只能看到人頭的概念。

但如果要推廣音樂,就要先讓人知道你,破斧沉舟的走到一個位子,像江老師,把自己的魅力發揮到極致。2019在松菸參加完美鋼琴老師音樂會時,朋友笑到嘴巴都歪了...

音樂會是每一個樂手終極的夢想,為了知音而演奏,為了獨一無二的某個交會時刻,舞台上的時間是流淌的,每一個錯誤的音符在當下都是對的,因為沒有重來的機會,這一個毫秒錯音,下一個點就要修正,是多麼不容易的體現音樂家的價值。

人們專注在郎朗的表情上時,他已經在辦音樂學校了,藝術是孤獨的道路,但比商業化的繁茂更能撫慰精神,大多藝術是充滿愛的,我看了坂本龍一的紀錄片「終章」,雙子星大廈被攻擊的時候,他好幾天走出門,街上瀰漫的憂傷的氣息,又過了好些天,他走在路上,有一個人彈唱一首憂傷的歌曲,他才驚覺,他幾天以來忘了彈琴這件事,在極度憂傷的情緒裡,音樂被人們所遺忘,現在的我們又是有多幸福而沒法子領略呢。

老師突然想為喜歡他的聽眾跟知音表演,編曲花了很大的功夫,其他事情不太積極,一月訂場地,三月就表演。週六下午我想大概一年前就被預訂,只剩周五,宣傳照3/8號晚間才出來,然後不到三周就要表演了,酷勁十足,票只有出售1/3,我還弄了個餿主意叫老師去買一套超貴超帥的西裝(大約我平常沒有金錢觀念)萬一座位沒有滿,超貴的西裝跟其他樂手的聘用完全是燒錢的行為...而且沒有觀眾,再貴的西服完全光芒萬丈不起來吧(嘴角抽蓄)。

在台灣,民眾從不缺少豐富的售票展演活動,媒體主流的包裝之下,大家往往只知道知名作品,雖然有點缺憾,但想如果有緣,我推薦這場給剛開始想要看音樂表演的人,聲樂,古典與爵士樂、薩克斯風(完全替您排除獨奏中睡著的機率),林慧潔老師的聲音就是花腔女高音。第五元素大家總知道吧,整部片最令人心醉神馳的段子,據說有人聽了一千次!如果沒有動力去聽音樂,也可以欣賞兩位老師的舞台魅力,或考慮之後要學什麼樂器。

音樂單大家可以買一份回去紀念!期待一起度過美好時刻。場地的音效跟視野極佳。



敬邀您一起參與



 


台北電影節《同窗之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21 燦爛如是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