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09

關於雅婷‧詹

我模糊的印象中,詹只剩下賣漢堡包的背影,
以及
陰鬱的大眼睛。

 
雅婷是賣車業務,半部車還沒有賣掉,日本總部就發不出任何薪水,她依舊日日混著,直到盡頭,她甚至連一部車的銷售話術都還沒有熟習,山便窮水亦盡,只得回去再賣漢飽…
 
年紀雖小卻已乾癟,或許歸因她的體形,像個營養不良的女孩,又彷彿從小生長在困境,不能飽足的纖細瘦,外籍般女子常見的嬌小外型,我這話並不是因為岐見或是怎麼,而是那種離鄉哀怨心漾體現,又必須少點思鄉專注現實的強顏歡。
 
對她記憶最強之處說來可笑,是因一個面容猥瑣的男生;他暴牙的小臉讓人不忍多看,高傲的姿態,似乎誰跟了雅婷講話就是碰了他的珍寶,而那不過是敝帚自珍。
 
當他第一次跟雅婷發生了關係便立即逢人說:「我們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帶著一種平鋪的陳述,用暴漲的牙開開闔闔噴射唾沫,這種炫耀讓人實在有點不舒服,我知道他將跟所有眼中敵人繼續說同樣詞彙,我們甚至不知道對方真正的姓名也沒談過話。
 
「我跟她啊─阿─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
 
如果有人問下去,他仍穿著他過大的西裝、露出泛黃帶點黑的袖子不停地,不停地講下去。他實在醜到我連形容都沒有法子:眼鏡過於厚重永遠像蓄意扮醜的諧星,沒有任何一件衣服適合他瘦小的體型,褲管改完後簡直沒有人願意跟他講上話,頭髮看起來沒有洗過的跡象,還有很多的頭皮屑附著在應該是他老爸的西裝外套上…又一副「你們不懂的老子好處在哪」得頂著鼻孔看世界,可我知道卻不在意,我總是盯著他外套上的頭皮屑…
 
雅婷當然還是跟他一起,看了幾多只要跟男人發生關係就難以離開的女子。微微一笑說這是一份愛,極難求的一份愛!樂飄飄上天堂的,每天的狀態在線都是愛啊愛、好幸福、好愛小香菇爾爾。這是我最難過的部份,雅婷被一個正常的男朋拋棄後還想著對方說過:「等我兩年」然後想著他會回來,直到牙擦王出現。
 
我是如此喜歡雅婷,我想知道千千萬個雅婷,不同的人生故事,但這一位是如此寂寞,再不可能一個人生活下去的氣味,所以不管任何人的體臭都將是天降的恩慈,卻因為這事讓我再也忘不了她那對大而深的眼、饑餓的眼眸,那種閉鎖像一面牆,縱然我憤慨到達頂點卻也能忍,打抱不平在誰的眼中沒有意義。
 
如果她是我的朋友,我只會說:幹,你他媽的是沒有做愛對象了?但是如果她是我一定會回答:幹!我就是沒有,只有這一個妳怎樣?

最好的答案最好是什麼?對方只要讓她感到愛就好了,也許這樣就行了,我畢竟算不得她的閨密,沒資格說話的。
 


2007年變態家族簡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鋼鐵人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