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1-26

【新聞】『TIME 』NEWSPAPER

這篇是在UK的TIME報紙訪談,全文是英文,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一下喔… 黑貓大至翻譯了一下,覺得這一篇雖比較像是拼湊出來的訪談,雖然時間跳來跳去,結尾的也很詭異,但這也是難得在國外報紙如此詳細的介紹安室,所以黑貓還是把他放上來給大家瞧瞧囉!^^"
日本娛樂界讓名星能夠迅速竄紅,同樣也使他們如流星般快速滑落,而安室卻粉碎了這樣的模式。 日本流行音樂樂壇是無情且有效率的。它使一個無名小卒變成歌手,使歌手更躍升為一個偶像,使數萬的歌迷花上幾億的日幣。但幾年後,它又將偶像打回原形,無人再關注,這種情形已是慣例,從無例外。 但日本娛樂界從未曾預料到安室奈美惠~~這位令人眼為之一亮的儷人,從不向這既有的常規屈服。在1990年代中期,安室她是一個典型的偶像明星,她引領東京時尚,而這時候的她,比任何一位西方的明星都來的有影響力。 當七年前她召開記者會,宣佈了一個讓日本樂界為之震驚的消息,她懷孕並且已結婚了,這時候的她年僅21歲,此時,安室被預測她的歌手生涯也將結束。而在她的母親被自己的大伯殘忍的殺害後,想要安室再復出,似乎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安室非但沒有停下她的演藝事業,反而以一位日本歌手的身分,著手進行最大的亞洲巡迴演唱會,對於歐洲巡迴也表相當樂觀,而在她的目前最新一張作品,還躍升日本公信榜的排名第2名;安室打破了日本以往不變的傳統,繼續從事音樂工作。她現在是一位單親媽媽,她忍受與同為名人的丈夫離婚,並不斷的被她的唱片公司忽視,在這種另人不安的環境下,她的名聲仍舊慢慢回升中,即使沒有日本流行樂壇所認為電子媒體是成功的重要因素的支持。 在她第一次接受與非日本報紙的訪談當中,安室說道:「即使是我最親密的朋友都說我已經完蛋了,但我仍認為我應該還是和別人有點不同。三年前我的聲勢突然驟降,我並沒有試著去迎合大眾。那對我來說是一個真正的挑戰去迫使我自己走自己想要的路,而不去刻意地取悅、討好我的歌迷。」 安室有一種憂鬱的氣質。當她有了第一個剌青,那一時成為日本流行風潮。她的最後一個剌青,是在她的左手臂上,這是為了紀念她的母親。身為一個典型的偶像,這些都是不應該有的。日本年輕偶像的名字總是青春而有活力,而在電視節目前,他們的形象則被設定為安靜、漂亮且是容易被大眾接受的來賓。在1990年代,安室完美的呈現這樣的角色;而現在似乎已很難再將她和那「虛幻的世界」聯想在一起。 她說:「我回來開演唱會,而在這之前,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雖然我知道我的經紀人很擔心,但我已不再擔心別人的想法,我只是想再度唱歌罷了。」 安室談到由偶像轉變成為創作歌手的歷程:「我現在會寫歌,我籌劃演唱會。當我較為年輕時,對於我所想做的和身為一個偶像能做的,是有非常大的差距。」 安室母親「Emiko taira」的謀殺案,是發生在她家附近,位於沖繩較為僻靜區域,這件事是當地重大新聞事件。當Emiko taira和她的丈夫「Tatsunobu」在他們家附近散步時,被她的哥哥Kenji Taira用車撞死,並用車輾過三次,而Emiko taira的丈夫試著幫他的太太抵抗,在激烈的爭執下,他自己也受了傷。當Kenji開車開了數哩後,他停在路邊並喝殺蟲劑自殺了。 當安室聽到這消息後,整個人都崩潰了,而現在幾乎不可能再和她提及這件事、甚至是再回到她的家鄉。 知名電視網推測kenji的兇殺案起因於Emiko and Tatsunobu要結束與kenji的之間關係的消息。更有八卦小報暗示事件的原因是Tatsunobu和kenji有龐大的金錢借貸,並爭執安室的財產,即使是身為一個酒吧的女老闆「Emiko」也被指和黑手黨關係。在慘案發生的前一年,Emiko發行了一本最為暢銷的書,其中描述她被安室的親生父親歐打,以及在再婚以前,她接了好幾份工作,以養育她的小孩,讓他們受教育。 安室的生活產生了劇大的變化,這同時也給她了機會思考,並讓她逐漸遠離了日本流行音樂樂壇。「我知道我想要做的事。當我疲於應付身為一個偶像的工作時,我沒有時間去思考。我不曾有機會去想我要做的是什麼以及要如何去做。」 當安室12歲時,他替當地超級市場汽車促銷活動中唱歌。不久,一個電視台將安室打扮成一個穿著兔子裝在兒童節目中演出。她被一位音樂人發掘,這音樂人「Masayuki Makino」後來也成為安室的良師益友。他讓安室組成年輕團體,叫做「Supermonkeys」。不久以後,她便被小室哲栽所提攜,並安排進入在日本偶像工廠最具影響力的唱片公司日本 「AVEX」。在1995年,小室替安室製作了一首歌「Body Feels Exit」,她17歲時,安室在日本突然變的比瑪當娜更有名,她的演唱會門票更在10分鐘以內賣完。 什麼是所跟隨的定義完整的偶像概念。她的棕色皮膚,在沖繩是相當普遍的,突然間成為日本年輕女孩們所必要的打扮,而有關可塗成棕膚色的化妝品,銷售額更是驚人成長。她的服裝、化裝、飾品配件等各種細節,都被數百數千萬的女孩們模仿,這些人我們稱之為「Amuraa」。 「看到這些十幾歲的Amuraas是很震驚的,這種現象完全超出我的控制。我不認為我有做任何特別的事情,使自己對這些女孩產生吸引力。我想我就像一面鏡子,反映出什麼是他們想要的樣子以及他們想要的是怎樣的感覺。 她清楚的知道在舞台後所發生的事情,甚至在東京艾迴的會議室,他形容公司就是一個機器。「人們圍在我身邊稱我為偶像,那就是我。」安室這樣說道。描述瘋狂的二年期間,她幾乎每晚都出現在各種不同的電視節目。「我非常享受這樣的機會,但它同時也讓我沒有時間去思考。我也沒有機會讓自己做出任何決定,我並非都在做我想要做的事。」 在她事業的高峰時,她的專輯賣超過200萬張,她替電影唱主題曲,並同時主演「日本最大作幣戰爭」。此時,在她的偶像事業幾近最高峰,她嫁給了一個在TRF團體中跳舞的舞者,這震驚了全日本。 安室和sam現在擁有一個兒子,他們曾出現在一個政府電視節目中,主張年輕人應該安頓下來並有個小孩。她大笑的表示從她這集播出,日本的生育率更是下跌。 四年後,安室和Sam離婚,她成為了一位單親媽媽,這更加考驗了日本傳統社會所能接受的極限。特別是那些日本報紙,毫無節制的的批評,並指出她的復出,等同於遺棄了她的孩子。她談道:「在這段悲傷日子,讓我意識到沒有任何事情是我可以替我母親做的,但我的確有一個小孩。我開始思索讓自己更像一位母親,並能再次正面的看待自己的工作。」她說:「她希望能在歌手和母親的身分取得平衡,但當我在做巡迴演唱會時,我必須讓別人來幫忙我代替其他角色。」 儘管她的名聲逐漸回升,安室的生活卻是非常平靜的。她沒有男朋友,難得在晚上出去,也很少約她的朋友。 安室獲得在一個大型現場演出的機會,在日本擁有最大電視聽眾的電視台面前~~她哭了,她了解到有多少人希望她回來。「妳從不曾知道是否會有歌迷等待妳回來。總的來說,我真的很開心,但我們仍在黑暗中摸索。」 譯者:黑貓 以上資料來源:http://www.timesonline.co.uk/article/0,,7-1455771,00.html


【新聞】安室逛澀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Fan Space Taiwan】會刊寄發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