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0/29

我的世界只有野草


無關世界,無關人生,沒有任何象徵意,如果你願意這樣想。如果我也這樣想,風便豐滿了我的羽翼,不給我任何準備,就將我往上提。哦,天吶!怎麼不給我時間準備?如果給我時間準備,我就會帶上樹旁的野草,包括野草旁的蜘蛛網,還有蜘蛛網上細小到看不到的塵埃……可我明白那是如果,我在乎,也不在乎。
風將我向上提的速度越來越快,我還來不及驚叫,就感覺雲朵穿過我的身體,頓時生起的涼意從腳尖向上傳,那涼意迅速降低溫度,扯著我的聲帶。於是,當我的血液載著驚慌躥上喉嚨周圍的血管,力圖發出些什麼時,它卻以光速般被時間凍結。
看不清,卻到了。
稀薄的空氣不但抽離了我的呼吸,而且抽離了驚慌。知道站在雲端的感覺麼?一切都變成了鑲在畫框裡的平面畫。腳下的雲向四周綿延到我看不見的地方,陽光帶著藍暈旋在綿綿的白色上,一切是如此溫暖,我卻極力向下望,留戀麼?或許吧,留戀那細小的塵埃對抗煙囪滾滾湧上的黑煙,留戀小草反抗大樹追求陽光的溫度,留戀沙漠湮沒夕陽留下的餘溫……或許正是那麼多留戀推著腳下的雲層向四周擴散,只見,腳下的雲層越來越薄,薄得清晰看到下面那幅立體到平面的畫——大廈削去了原有的高傲,謙卑地向四周的矮房問好。街道上雖依然是一團黑影移動的景象,但比以往更添一分整齊感……一切是如此和諧,如此的和諧。
雲層變化越來越薄,甚至看不到它的厚度。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到下陷,驚慌在下面嘲笑我不自量力,恐懼僵硬了翅膀。 “唰”的一聲,世界在我的眼前急速上升。
速度開始貫穿身體,抽離了多少氣力,渺小了多少卑微。越來越接近地面,身體越來越小……“咻”,蜘蛛網掛住了我的身體。
意識漸漸失去方向,我的世界只有野草,只有身旁的塵埃。羽翼在黏液中融蝕,破碎成昨日的模樣。In the Venus I love you really never know Listening to a fine feeling no shame 神圣的剧场 我很天真 我依然留給你的,只有我的背影 當我一片一片地把它剝開了才發現 慰藉他們的對兒女微薄的期望? 然後,再慢慢融入這遠離塵世的聖潔


說我不再糟蹋你心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明明喜歡、還要裝出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