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0/21

說我不再糟蹋你心願


白天跟孩子們說我要剪短我的發,可以嗎?坐摩托車尾的他們三個不約而同說好啊,就允許了。我說那以後每月的牛奶錢要騰出15元讓我去請小髮型師。這事太複雜,簡單幸福的他們懵了,一個勁追問為什麼我短髮了就乾他們牛奶的事。哈哈,始終童真無敵。

推荐文章:她述說着自己的生活
老人の回想
私の知り合いのブラウンさん
用5分鐘可以讓你升職
Already ten years

今年夏天都忍過了,最近不知怎麼就捨得浮現這樣的念頭?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轉變一下挺好的。

最近的關鍵詞離不開“古溪”和“薯粉豆干”了。陳曉帶我,之後又去了兩次。每次都跟陰天有點緣。小惠由第一次被我蒙在鼓裡,第二次的無奈不悅,到今天的漸漸坦然自若於她長不大這女兒的無理取鬧與無比任性。我們出行,無論在哪,親的笑顏是動力與祝福。所以不要悲觀,要在辛勞之後願意犒勞疲憊的靈魂,無論對己或同意他人。

影像是很好的記錄,這近兩月來經歷了很多,充實忙碌的日子甚至讓我忘記最初的迷茫,慶幸我也有個美麗的轉身。

陪我微博的人都知道,最近由於閉師病情,我瘋了似的無助與難過。卻疏忽掉他實際上也老大不小了。李師和許師一起帶回來的消息特不樂觀,我甚​​至在電話裡哽咽嗚咽,瞬間口障任思緒飛越九霄雲外。之後才回過神冷靜面對,跟老師說最好聽的說話。
關於別離,我想每一個人都做不到始終坦然。我們總是以為打過一針可強心,卻在一次次驗證中明了自己有多渺小或軟弱。
離開鵝城13年來,我沒有每月,有時甚至是一季或半年才給老師一個電話,起初還有書信,現在懶得不行,就是前年給他寄了保暖內衣與襪子都不捨得讓墨香占據點兒空間。老師心態一向好,也注重運動,很養生。我是真的存在一定要努力掙錢回去再見他的夢想,不料忙完自己忽然變故的搬遷,得知他已住院一月餘的消息。  
我真的很怕聽到某一位健康的尊長忽然住院,看過幾例,心痛的過往再回憶歷歷在目,心有餘悸。奈何老師也難逃此劫,果然“病來如山倒”。
光陰它雕刻我臉上的皺紋,也拯救我的不濟不堪不更事。還是那句話,再不捨,看著您痛,我們也不願讓錐心的折磨呆多一刻。
老師,請求上蒼知道您的好,您的低調,讓您輕鬆些。
此趟,特別感謝許師,謝謝李師。百院,就你們可幫我及時了解動向了。
?
汕頭太久沒有跟“天兔”一樣猖獗的颱風,太安逸的生活,我都忘記怎麼去警惕生存之道。凡與鄒叔最有先見之明,紛紛處於遠方提早牽念,雙雙留言讓我備足。是我該死,雜牌寬屏機沒安排好備用的電池,也沒有買移動電源。連以往一定要電量保持充足的手電筒,也由於農村用電逐漸走向城市化已然鮮少斷電對之不理不睬。
差勁的肺活量在刮風沒有特別嚴重時已不能前進,只好狼狽撤退。若不是帶著兩個女孩,真想直生生蔫在停駐處,覺得前行哪怕一步都艱難。生命何其脆弱,健康時不懼任何,一旦有所威脅,休止就在一瞬間。母愛或長輩榜樣的力量又是無窮的,我們挺不下去的時候想放棄,是它左右支撐著。
停電持續幾小時後進入夜晚,安全照明成了問題。當手機電量剩下不到百分之三,接了老二、C、男佳和小陳同學分別由電話、QQ、微信和短信的關心後發了條個簽便匆匆關機。電話聯絡已變得不再重要,一旦關機就真的與世隔絕。陳曉在汕,輕易與不便隔絕,第一時間打了電話,家裡因寬帶新裝的這個號碼,除了家人,她是第一個借蘭心蕙質打通的人。在危急關頭,尤其感動。
燭光晚餐不是浪漫,是微笑恬靜張羅背後的無奈。燭光夜燈很危險,整夜睡不安寧,生怕與孩子們葬身火海。關鍵時刻的難能可貴,其實只是平常的垂手可得。 ——不經歷變故,就珍惜得少。
?
最末這趟古溪行,因敏與韓臨時回家帶錯開媽媽要派快遞忙的帆哥,就僅有我們母女出行。桐很享受這股獨占的權利,一路上出奇地溫順,大多用普通話跟我交流,我罩著安全帽,她得大聲喊出來話語才能清晰,卻樂此不疲,情誼瞬間昇華,沿途變得輕快。
一旦滿足,她也意識到她平常脾氣暴躁的不對,溫柔對我承諾之後將怎樣聽話配合云云。連怕她餓,把買了的東北煎餅遞給她先吃她都顯得不好意思,小心翼翼問我這樣行嗎?那太謝謝媽媽了。這煎餅用紙袋裝著,很哈韓,也讓我想起華潤萬家的前身那包阿茂帶回的板栗。
那女孩對我說,說我不再糟蹋你心願,說我保護你夢境。


你要心有蓮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世界只有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