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4/13

放鬆心情,坦然面對生活



  放鬆心情,坦然面對
 
  只有內心清淨,才能得到幸福,身處任何逆境,只有自然放得下,才能解脫自在,遠離煩惱,這樣才能真正懂得人生的幸福。一個人無論他地位如何,過著哪一種生活,只要他內心清淨、安謐就可以過得幸福。
 
  崛多禪師遊歷到太原定襄縣,看見神秀大師的弟子結草為庵,獨自坐禪。
 
  禪師問:“你在幹什麼呢?”
 
  僧人回答:“探尋清靜。”
 
  禪師問:“你是什麼人?清靜又為何物呢?”
 
  僧人起立禮拜,問:“這話是什麼意思?請您指點。”
 
  禪師問:“何不探尋自己的內心、何不讓自己的內心清靜?否則,讓誰來給你清靜呢?”
 
  僧人聽後,當即領悟了其中的禪理。
 
  人都在追求幸福,幸福從哪里來?幸福應從內心清淨中來,世界上的種種繁華虛榮,並不能使你得到真正的快樂和幸福,因為刺激只能是片刻的,無法永恆,運用耳、鼻、舌、身、意所求來的感官快樂往往都是暫時的,好比看一場電影或者聽一場演奏,場散,曲終,終有結束。世間的真相就是無常,有生必有滅,有聚必有散,有合必有離,一切皆如夢幻泡影。
 
  有一天,李端願太尉問曇穎禪師:“禪師!請問人們常說的地獄,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呢?”
 
  曇穎禪師回答說:“無中說有,如同眼見幻境,似有還無;太尉現在從有中思無,實在好笑。如果人眼看到了地獄,那麼心裏為什麼看不見天堂呢?天堂與地獄都在一念之間,太尉內心平靜而無憂慮,自然也就沒有疑惑了。”
 
  太尉發問:“那麼,內心如何無憂慮呢?”
 
  曇穎禪師回答:“善惡都不思量。”
 
  太尉又問:“不思量後,那心歸何處啊?”
 
  曇穎禪師說:“心無所歸。”
 
  太尉再問:“人如果死了,歸到哪里呢?”
 
  曇穎禪師問:“不知道生,怎麼知道死啊?”
 
  太尉說:“可是生我早已經知曉了的。”
 
  曇穎禪師又問:“那麼,你說說生從何來?”
 
  太尉正沉思時,曇穎禪師用手直搗其胸,說:“只在這裏思量個什麼啊?”
 
  太尉說:“是啊,只知道人生漫長,卻沒有發現歲月磋跎。”
 
  曇穎禪師說:“百年如同一場夢。”
 
  百年如同一場大夢,人更應該珍惜現在,減少憂慮,淡薄明志,寧靜致遠。人生每一個夢的實現,每一份由此而來的快樂,都是生命之歌的一個動聽音符,都是人生旅程中的一個美麗足印。我們應該使我們的心理具有彈性,放鬆心情,享受現在。
 
  只有放鬆心情,才會達到更高境界,就像下面故事中洪川大師寫字一樣。
 
  通常,到過黃蘖寺的遊人,都會見到“第一義諦”四個大字懸在它的小門之上,而愛好書法藝術的遊客,都會將之當作一件書法傑作倍加讚賞,查其來歷,是出於洪川之手,約作於兩百年前。
 
  洪川大師將此四字寫在紙上,複由雕工放大,刻於木板上面。在他寫此四字之前,他的一名坦率的門人不知為他磨了多少,也說了不少批評的話。
 
  “
 
  這幅寫得不好。”洪川大師寫了第一幅後,他批評說。
 
  “這一幅呢?”洪川大師問。
 
  “不佳。比前一幅還差。”這位弟子說。
 
  洪川大師耐著性子一連寫了八十四幅“第一義諦”,仍然得不到這位弟子的贊許。
 
  最後在他這位弟子離開的片刻時間,他心想:這下我可避開他那挑剔的眼光了。於是,在心無所羈的情況下,洪川大師自自在在地揮就了“第一義諦”四個大字。他的弟子回來看了說:“神品!”
 
  為什麼洪川大師在弟子盯著的時候一直沒有把字寫好,而等弟子不在的時候,居然把字寫好了呢?原因就在於他放鬆了自己的心情,不在乎外界的評價,不顧慮可能的結果,自由自在地進行發揮。在緊張的現代生活中,我們太需要放鬆自己的心情了啊!有位久經沙場的將軍,十分厭倦戰爭,也厭倦了世間的你爭我鬥。於是,他特地來找一位有名的禪師,要求出家為僧。
 
  將軍對禪師誠懇地說:“禪師!我現在已經看破紅塵了。請禪師收留我出家為僧,讓我做您的弟子吧。”
 
  禪師回答:“你有家庭,有太多的塵緣,心性火氣也太重,你還不能出家,再等等吧。”
 
  將軍急忙說:“我現在什麼都能夠放下的。妻子、兒女也都不是問題,請您立即為我剃度吧。我實在厭倦了世間的爭鬥了。”
 
  然後禪師始終堅持自己的觀點,將軍無奈只能暫時作罷。
 
  一天,將軍起了個大早,趕到寺裏拜佛。老禪師一看到他就說:“將軍為什麼這麼早就來拜佛呢?”
 
  將軍回答:“為了除去心頭火。”
 
  禪師當場就做了一首偈語給他,大致的意思是:“起得這麼早,不怕妻子偷人嗎?”
 
  將軍一聽,大怒:“你這個老和尚,怎麼信口開河,言語傷人?”
 
  禪師長歎一聲道:“輕輕一撩撥,心火又燃燒,你這樣暴躁的脾氣,還談什麼除去心頭火呢?”
 
  放鬆心情,就是要淡泊明志,使自己的心情不為外界所干擾,僅僅是口頭上說自己看破紅塵是沒有用的,重要的在於內心。
 


那麽天真却又那麽的無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暗戀,不是一個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