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26, 2009

石牌榮總 ~ 不住院


去年下半年家姊夫在一次身體檢查中

赫然發現罹患食道癌

在榮總腫瘤科邱主任的建議下

開始依序做了化療、放射療等療程

只見怹原本碩壯的身體

在短短五個月內轉換好似僅剩一層人皮

那模樣令人見的鼻酸不說

實在心疼的難過不忍賭之

在家姐反應下

院方上週給安排住院二日打營養針

進榮總當晚姊夫就開始不對勁了

一會兒血壓過高

一會兒高燒不退

兩日後又發生類似癲癇病狀

經醫界朋友告知

在化療後有很多突如其來的後遺症

結果真的陸續呈現在姐夫身上

最嚴重的是腎功能無法排尿

全身積水壓迫到心肺部份

昨日即緊急安排三日洗腎療程

第一日洗腎後姐夫近似彌留失神現況有些好轉

今天傍晚在洗完腎要醫護工從洗腎室推病床回病房那會

令人火大的王二麻子事件發生了

該推床醫護女工抵洗腎室時

(以下為簡短對話內容)

醫護女工:陪同回病房的醫生到了沒?

(其口音已表明,她保證是大陸人士

洗腎室護理:還沒!

醫護女工:那幹麻這麼早叫我下來在這裡乾等

我很忙的,樓下還有一大堆事在等我!

(敢情她比醫生還大牌!

2分鐘後醫生來了

醫生:氧氣管還沒換到鋼瓶嗎?

醫護女工:那個我不會,要白天班的才會!


(真夠新鮮的說法,不會你憑啥當醫護工!

醫生:好吧!我來換,你可以開始推床回病房了

醫護女工:這個93病房的床好難推喔!

我在旁邊幫忙就好

(姊夫住的病房編號為93)

姐姐懶得理她,走到床頭開始推床

(依照規矩,這該是專業推床醫工幹的活)

只因通道並不寬敞

我身上又掛著大包小包的姐夫隨身物品

就先杵在洗腎室門口死盯著著這位醫護女工

老娘就看你怎麼混出這間洗腎室

打開始推床到洗腎室門口

總計在左右兩邊劈哩啪啦撞了6次

我當時心裡想著;

姐夫一定挺難受的,先按下自己的情緒

等會回病房後再找這醫護工婆子算帳

結果;

在洗腎室撞來撞去不說

出來後居然直往兩頭不相干的牆去撞

受過醫院志工訓練的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直接衝著她問:妳怎麼推床的

就算耗在床兩邊也該要懂得如何防著推床衝撞

醫護女工這時候充分表現大陸人士特有的能言善道特長

說:我有啊!這床好難推喔,我們夜班都不做這種事的

那要日班的才會,我不擅長這個、、、

旁邊那位小醫生看看苗頭不對

(我跟姐姐的臉色肯定比鉆板還鐵青)

說道:好了!好了!不要說了!

醫護女工:不是嘛!我真的不太會這種工作

誰知道這個床這麼難推,根本就推不動嘛!

我ㄧ眼瞧見姐姐很努力的在床頭推著

江西老木頭,老娘今天跟你耗上了

開口就先損她:

你不會,幹麻不先學會再上這份工

我只不過是個志工都學過

你這還是個職業,妳憑啥說不會!

積哩瓜拉的嘴說個不停

也不想想看,你推的病人是個重症病患

經得起你這麼折騰嗎!?

一路就這麼又撞壁了好幾回才到電梯口

回病房後我第一件事就是衝到護理站開罵

「現在是怎麼回事?

台灣人做醫護工這行的都有工作了嗎?

沒事找個啥都不會的外行大陸人來糟蹋人

還把不把人命當回事啦?!」

護士等我把前因後果說明白後

就滿臉抱歉表清說等會兒會去了解一下

我回姊夫病房後,越想越不對勁

再度邁開腳步往護理站走去

還沒見護理站就已經聽到那位婆娘的大嗓門了

再靠近點就見她兩眼紅腫

在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跟護士哭訴

還說這輩子沒受過這種屈辱!

真她姥姥家的做賊喊抓賊!

這是啥世界啊!她誰啊!

這等近似廢物的玩意,憑啥在那兒打這份工?!

老娘在對岸受的窩囔氣還不夠

回到自己家裡,花銀子住院還讓我看這幫子543人種胡勒!

這就是台灣超級大醫院榮總對病人的服務嘛!?
 
 
 

後記:

大凡上頭有人躺著的病床沒一個是好推的

這點受過基礎志工訓的人都知道

所以每個稱頭點的醫院都有這類專業醫護工

專門負責醫院內推床工作

(推床守則第一;就是絕對不能撞到任何旁物)

當然也包括要做些推床時的周邊工作

(氧氣換管、病務傳遞、點滴移位等等)

姐姐在家打小嬌貴

出嫁後姐夫也甚為疼愛

甭說推床這種重活了

家裡拖地都沒見她做過

這次姐夫病後可讓我見識到很多事

除了幫姐夫餵食擦澡之外

把屎把尿都不肯假他人,親手操作

這回還讓我見到她推病床、、、

讓人看了挺唏噓的!



[夏日串聯] 我要對.......←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