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3, 2007

驚聳元旦 ~ 不跨年



不知道打哪個驢年馬月開始

我們倆口子每逢12月31日就開始,上街頭玩跨年

從早些時候的〝仁愛路圓環〞到總統老大辦公室、中正廟

每個地方都沒少見我踩下的節慶足印

去年跨年意外在朋友家頂樓烤肉,站地利之便

順便拍下了我心目中全台大危樓【台北101】的跨年倩影


當時就跟拙荊說:

『拍攝角度不太對,拍好的影像,一大半看起來像是〝火燒厝〞

改明兒個被人誤會我們把101炸了,明年直接殺到現場去取鏡』



向來喜歡貫徹始終的個性,今年果然繼續發揮

晚上11點過後就備齊道具,抓著賤內往門外衝

這種非常時期,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電驢子】

結果;

那傢伙居然在緊要關頭耍個性,整個拋錨不理我!

(當場就想把它直接大卸八塊,當廢鐵賣了)

好吧!

家門口就是捷運站,立馬轉換交通工具,繼續衝殺上陣!

到台北車站轉車上敦南線的時候,惡夢開始了!


滿坑滿谷的人群到處擠來擠去,還是見縫插針都很難的那種擠

活像東京早上7點鐘的鐵路上班人潮

這時候就算有個傻子拿桶開水,一路喊〝燙〞大概都沒人鳥他



被擠壓了七葷八素到國父紀念館下車後,就更不好玩啦!

同班車一窩子左鄰右舍的路人【甲乙丙丁】

全部邁開大步開始朝同一方向【盲目】飛奔

我們倆人也莫名奇妙的傻傻跟著一起奔

心裡還在嘀咕著;

『都一把年紀了,這是招誰惹誰啦,簡直是自我虐待』

大概不到五分鐘,〝正角〞就招呼也沒打一聲的上場了

耳邊即刻傳來...砰、乒、啪、轟等聲響

霎那間所有人都乖乖的,就戰鬥最前線位置【立定站好】

然後就聽到;嘩...厚...啊...哇...一陣陣

音階不同又源源不斷的驚吼人聲

完蛋了...我相機還沒架好!!!

不管啦!既然已經站到火線上,還是先睹為快吧!

眼睛目標直釘【台北101】,瞳孔焦距也在瞬間調好

打定主意,先看飽再說!



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意外算!

同一時間,身後的國父紀念館也一起發煙火難

說句良心話;那畫面還真不亞於台北101的亂飛火砲

一堆不知道打哪冒出來的煙火,全在那時候奔向天際

把夜晚的天空,照的比地上一窩子人頭竄動還精采萬分

我忙著左顧右盼、前後俯看,眼珠子都快看掉了

(就是......目不暇給)

短短的不到五分鐘後,大戲小唱終於都謝幕了

我看看拙荊;兩人很有默契的知道...該幹活啦!

背著〝機司頭〞往人多的地方走,準備拍照去

一堆堆的人頭,有如倦鳥歸巢般的往我後面方向而直行

那個畫面讓人覺得,台灣閒人還真多

都不知道打哪冒出來的,提倡節育簡直是瞎掰!


(心裡也冒起一股寒意,糗了,一會兒怎麼擠回去)

雖然交通管制,好幾條大馬路不准車行

看著人群走後遺留下的滿地的垃圾,實在讓人興趣索然

隨便拍點應付自己的鏡頭,就想打道回府了



這就是當晚噩夢最高潮的開端

從市政府廣場前到國父紀念館捷運站之間

幾十萬人再度發生,比捷運車內還要過分的親密接觸關係

怎麼形容那個場面呢?!

如果,看過毛澤東當年在天安門校閱

【像螞蟻那麼多紅衛兵】的古早畫面影片

甭客氣,就是它,請直接套用!

捷運站眼看是【想進去有如登天】的後果

倆人揹起道具,目標【忠孝復興站】繼續練腿功

一路上也不是挺順暢,其中經歷包括;

穿過重重卡死如廢鐵堆的車陣(還好我沒開車)

人擠人的騎樓與人行道

亂七八糟停車的電驢子山

(從忠孝東路五段到忠孝東路三段延路都沒少過)

等到了忠孝復興站內,乖乖窿低咚;

遙望收票口,又是一堆不規則的人頭長龍杵在那兒

市政府大概怕人在候車站內擠出糾紛,管制入站人數

(前兩年踩扁人的劣例,實在嚇人)

乾脆把人都攔在票口外,思其真實用意

就是......不讓在站內發生事故,眼不見為淨

倆人站在那裡足足傻等了快一個鐘頭才入站

進車廂後,心理才算踏實點

耗了好幾個小時搭【11路】腿記自行車,總算能踉嗆回寮了!



後記:

回家抬頭看看客廳時鐘

凌晨04:00

倆人四條腿,從出門後就沒停過練功

最讓人飲恨的就是...

敲鐘越年的那一瞬間,沒有好好擁吻賤內

對於今年的這個活動感言只有一句話:

【這是什麼跟什麼嘛!】

明年還是找老友,上他家頂樓烤肉吧!

起碼;比較能保留一點跨年的歡樂!




妖言歪掰三國...阿瞞就是曹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一次 ~ 美金1000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