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December 26, 2006

淺草寺 ~ 不旅遊



去過東京的人十之八九都會去一趟【淺草寺】

要是依我去過的次數來談論,
憑良心說;

那裡還真不適合旅遊

原因:

1.隨時隨地都是一堆不知名人士在狹小的弄道【擠來擠去】

2.兩邊的商店全年四季一成不變,包括臨時攤販也沒變過

一個破鑰匙圈要價500日幣,也居然有人大喊便宜

3.吃的東西是東京最難吃的也是最貴的

口味居然數十年如一,從來也沒改善過

一海票網路人也能掰說那是【美食】

很多去過的人,實在把這個地方描繪的太美了



不過;對偶而去的人,此等說法,我可以接受

但要我這種把東京當【自家廚房】在行走的人

寫一篇歌功頌德的話,真是有點為難!

曾經有某個團體,因〝間接關係〞明白我對該寺的熟識度

央著我寫一篇【淺草寺旅遊明細表】

(了解我的都該知道,這是我發明的名詞)

我搔頭撓兒耳半天都不知道怎麼拒絕

這就是;太了解一個地方的標準後遺症!

後來還是經過當地很熟的一個專賣生鐵器皿店家指點

(那位大老闆提意見當時,正在宿醉中)

就拿寺外一票鴿子為主題

寫了幾千字的掰文,然後草草交件了事!



說起我跟此寺的淵源,那真是落落長的故事

簡單一點來說吧;跟宗教信仰有關係

淺草寺供奉的是一尊觀音菩薩(又稱〝清水觀音〞)

我又與這尊菩薩有著極大的因緣

所以每次去東京,不管是去幹啥事

一定會抽空去一趟,上個香,坐一會

再丟個100日本丹進供奉箱

有時候還會順便幫朋友請幾個【交通安全】鈴鐺符

本來去寺廟裡進香是件很愉悅的事情

不過,次次見到那一堆觀光客在廟前你擁我擠

鎂光燈閃不停,到處【撒尿】留影,實在有點反感



尤其在廟門口的大燈籠下,那本來是給人許願的

現而今不管是任何時間,總有幾個人霸住拍照

不讓真正有心人去站著許個願

(以前是台灣人,現在是阿六仔+高麗棒子)

照理來說,這麼多人,同樣背景拍個一兩張也就夠了

偏偏就有一口氣擺十幾二十個〝破死〞拍個夠的人

有時候我在旁邊冷眼看著

還真希望那些相機立馬...當場爆炸、解體分屍

這也算了,上回還看到一個現行犯

(從言語中證實....他是阿六仔)

居然趴到供奉箱上面去數裡頭有多少銅板

敢情是想【劫廟】的事前探勘動作

大殿口淨手、淨口、淨心的清水

也被人拿來止渴充饑還兼洗手沖腳

還一邊說著:

『這水挺甜的,不知道有沒有瓶裝水賣

帶幾瓶回去給我那老娘開開東洋大葷

讓怹也嘗嘗日本菩薩的水跟咱們土井有啥不同!』



這等行徑實在讓人看在眼裡,心裡狠的牙癢癢

一個沒有 & 不懂宗教信仰國家的死老百姓

就連對其他人的應有宗教尊重都不懂嘛!

現在的人,不管哪個國家,天天喊著保護文化遺產

大概範圍只是指自己家門口而言吧!


東京幾個當地友人,每回一聽我又要去淺草寺

從來沒有一位【自動請纓】說要陪我去走走

個個都是面容呆滯的望著我

比來台灣,我痛苦陪他們去逛龍山寺的表情還慘

有點可悲到可以!



基於不想再多見【慘不忍睹】現場紊亂實況

現在我也改了去淺草寺上香的方式

丸之內線出了淺草地鐵站後,往旁邊小路拐著彎直衝寺廟大殿

所有上香膜拜動作一定在10分鐘內搞定

然後一刻不停的走人,逃離現場

蹦的遠遠,深怕無聊遊客瘟疫上身!

要說拜佛的心情寧靜,也不是沒有

跪在菩薩面前到扔100塊銅版之間

眼觀鼻,鼻觀心,確實心靜到極點

再來就是......〝從前有一個太監〞了!



後記:

這以後

生鐵店老闆都跟我約在涉谷的某知名天婦羅餐廳碰面

順手會帶幾個我喜歡的生鐵新製品過來讓我瞧瞧

最多的款式就是菸灰缸





柏林圍牆游記 ~ The Secon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妖言歪掰三國...阿瞞就是曹操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