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4/06

【映後紀錄】0319《神戲》、一般類實驗片映後座談


場次:3月19日 16:00
放映:《辛夷塢》、《神戲》、《伊人》、《小黑在工廠中的一輩子2》
主持人:胡延凱
出席影人:《小黑在工廠的一輩子2》導演陳依純、《伊人》導演吳梓安、配樂劉芳一、《辛夷塢》導演林仕杰、《神戲》導演賴麗君、彭家如、被攝者安妮
文字紀錄:周暉展


 
主持人 : 我們現在請導演們跟我們介紹一下他們的作品。

陳依純(《小黑在工廠的一輩子2》導演):這部片是我把我小時候在工廠觀看我父親工作的樣貼,然後將它重新用一種童話式的方式來呈現,在工廠很多勞工階級他們覺得自己一輩子都只能待在工廠工作,不管再怎麼努力都無法翻身,所以我想用這樣的心情做這個作品。


吳梓安(《伊人》導演):大家好,很榮幸能再度來到金穗獎,《伊人》這部片與我之前的作品相比,是較複雜的一部,在得到出版社的委託之前,他是好幾個小的作品或未完成的作品。出版社前年出了邱剛健的詩集剛好有這個機會對邱剛健先生致敬,對我來講更重要的是讓我能完成這個作品。我希望用多重處理數位與校準的方式去製造不同層次的自由影像,其實這部影片我不太能想像觀眾會看到甚麼樣的答案,如果要講浪漫一點,那就是一封情書,但不知道對像是給誰的,而這是燃燒情書所產生的鬼火。

劉芳一(《伊人》配樂):很高興梓安找我一起製作這部影片,我個人是蠻喜歡他創作的影像,因為這個合作,所以先前有看了邱剛健的詩,這個影像作品先前有另外一個版本,是沒有配樂的。這個作品在聲音方面的製作上面其實有溶入一定程度的個人情感感受。

主持人 : 接下來我們請《辛夷塢》導演林仕杰來跟我們分享,他已經連續兩年入圍了金穗獎,非常厲害。這部片是在講述美國5、60年代電影院的追憶,一開始怎麼會想做這樣的紀錄?

林仕杰(《辛夷塢》導演):這部作品是我的畢業作品,我在構思的時候,常常到洛杉磯的中國城去尋找靈感,無意之中先發現了片中那家電影院,那詩一家廢棄的電影院,大該在60、70年代的時候在當地中國城是一間蠻熱門的電影院,很多華語電影、港產電影在那邊播放,當時看到這家電影院的時候就會覺得,曾經這樣繁榮、興盛的電影院,如今卻變成落寞且被遺忘的一個地方,於是我就想為這個地方拍一部電影,所以才會有這部作品。會使用辛夷塢這個標題,其實是因為辛夷塢是王維的一首詩,他主要是在講,很繁盛的花開在山坡上面,但是花開的時候都沒人看見,然後花就慢慢的凋零了,我就覺得這很適合使用在我的作品上,於是就將他當作標題。


主持人 : 這部作品也獲得短片輔導金的補助,非常厲害。最後我們來問一下《神戲》的兩位導演,先講一下,是怎麼樣的情況下認識了安妮(《神戲》女主角),然後想拍這部紀錄片。

賴麗君(《神戲》導演):其實歌仔戲在台灣有一百年的歷史,野台歌仔戲曾經更是五、六年級生同樣的美好回憶,我本身是土生土長的嘉義人,小時候也很愛唱歌仔戲,但是沒演歌仔戲就來拍紀錄片了,在10年前我就很想拍一部有關我家鄉歌仔戲的紀錄片,那時候因為孩子的緣故,導致我沒有勇敢的去實現我的願望,直到3年前我回到嘉義,我遇到了安妮,她們的劇團-新麗美歌仔戲團其實是我小時候就遇見過的戲團,沒想到他還存在(笑)!
 
但是這個即將漠落的戲班,卻由一位新住民女性來傳承,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其實野台戲工作很辛苦,沒人看沒有掌聲,而且在台上是演員在台下是工人。安妮不只要當媳婦、當家花旦,還有一個重擔,就是她的小孩阿噹,這是她一直無法卸下的壓力,她帶著這個小孩跟著戲班一年四季到處奔波流浪,但是她?從來不曾放棄夢想,也從未放棄希望,一開始我們想紀錄的是一個傳承的故事,但是最後最感動我們的是安妮的現實人生,她如何去擁抱現實的人生才是我們紀錄的重點。

主持人 : 安妮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安妮(《神戲》女主角):大家好,今天非常感激大家來到這裡看我們的紀錄片,我要感謝彭導演和賴導演,這3年來跟著我們戲班拍出我們的傳奇,非常的辛苦,這讓大家更了解台灣傳統的歌仔戲的生活型態是如何,非常的辛苦,包含辛酸的故事,我蠻感動的部分是,因為我的小孩的狀態,現在看或許不會有特別的感覺,但是在二、三十年後回頭看,就不一樣了,我覺得這個紀錄片對我來說意義很大。

彭家如(《神戲》導演):我發現以前拍那種揭發弊案、追尋內幕的紀錄片,我覺得那樣去發現黑暗的紀錄片,就算是得獎了,我覺得對社會未必會有甚麼改變,我覺得紀錄片、電影她要發揮她的影響力,在裡面必須要能觸動人的情感,而不是只是揭發事實揭發一些所謂客觀的真相,我們這部紀錄片最主要是要去凸顯出主角心理的掙扎,面對生活、生面、命運她如何去面對,要表現她出在一般人無法去理解的那一面。這個片子就是在講,當你認真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神就在你的心裡面。

主持人 : 我們現在請台灣第一位新住民立委林麗禪委員來跟我們分享觀後感想。因為立委非常關注新住民的議題,所以今天特地前來。

林麗禪(新住民立委) : 看了這部片,我哭了好幾次。看到新住民在台灣的每一個故事,其實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誰也不分誰。我也很感動台灣能有這樣的舞台,給年輕人、導演去呈現真實的面貼。

觀眾 : 請問伊人的導演,關於詩和影像你是怎麼將兩者結合在一起的?還有如何去挑選你想要的影像,而且如何決定該放到哪個地方?裡面有很多重疊的影像,能說一下你的概念嗎?

吳梓安 : 在我做這個作品之前,有些影像就已經存在,向邱剛健先生的詩致敬這件事情,是後來完成的,我用的方式是使用詩句去拚出類似對話的感覺。對我來說創作既有影像這件事,精神上是有難度的,因為是使用別人拍好的片段,且破壞電影的空間性,因為不同影像重疊在一起,代表他已經不是同一個空間。影像的挑選我是以對話以及詩,去挑選,為了達到三者間的平衡。
 


【映後紀錄】0319《奉子不成婚》映後座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映後紀錄】0322《七夜情》、《妮雅的門》、《我和我的T媽媽》映後座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