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2/15

請聯合更多人為陳大山老先生伸冤


轉貼:20歲女兵遭吉林省軍區高官輪姦 再滅口

吉林省長春市人陳嘯,入伍當兵半年便在部隊離奇死亡。據知情軍官透露,她是被多名省軍區高官輪姦後,再遭殺人滅口的。該案曾被胡錦濤批示,並派中央軍委調查組去調查,但結果仍然是包庇吉林省軍區領導的犯罪事實,得出陳嘯是「心源性猝死」的結論。(大紀元)
20歲女兵遭吉林省軍區高官輪姦 再滅口

【大紀元11月6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特約記者呂萌採訪報道)吉林長春市民陳大山的女兒陳嘯,19歲在吉林通化師範學院上大學一年級時,適逢吉林省搞「陽光工程」招女兵,她「幸運」地進入省軍區當通訊兵,不料在部隊遭到多名軍區高官輪姦,後慘遭殺害。家長得到的卻是「心臟猝死」的死亡結論,但死亡證明書至今不給陳家。陳的妻子受女兒死亡刺激精神失常了。陳大山幾年來得不到任何說法,逐級上訪,飽受摧殘。他說自己的家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生不如死。

陳大山表示,陳嘯案曾被華爾街日報披露在海外網站,胡錦濤從而知曉了該案。吉林省政府秘書長公開講過,胡錦濤曾批示此案,並派中央軍委調查組去調查,但調查組徇私枉法、隱瞞包庇得出的結論,令陳嘯冤案再次石沉大海。陳大山決定向媒體曝光中共軍隊的黑暗和那些高官們的醜惡嘴臉——「這些披著人皮的狼,都幹了些什麼事?」

「陽光工程」 免交16萬當兵

近日陳大山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講述,近年在大陸東北地區,女孩要想入伍當兵得託關係找門路,至少得花費16萬元才能參軍的,這在部隊已經司空見慣了,不是新聞。「入黨多少錢、提幹多少錢,都像商品一樣明碼實價的。」

2005年,吉林省軍區搞「陽光工程」,到大學招兵,憑學生實力挑選優秀大學生到部隊。陳嘯當時剛上大學半年時間,憑自己的實力沒有花家裏的一分錢,在2005年12月1日應徵入伍,成為吉林省軍區通訊站話務排的戰士。

據陳大山瞭解,這批「陽光工程」招了10名大學生,其中5名進入吉林省軍區,5名進入瀋陽軍區。

高精度圖片
陳嘯的入伍批准書。(大紀元)

當兵半年死亡

陳嘯進入部隊當話務員僅半年就出事了。2006年6月27日,陳大山和家人被通知其女兒在部隊病了。他與老伴及岳父一起趕到女兒服役的部隊,看到的是在吉林省軍區大院一個馬路上,當官的讓當兵的把陳嘯往急救車上抬。急救中心的大夫告訴陳大山說,他們來的時候患者躺在馬路上的,呼吸已經停止了、瞳孔已經擴散。因為奉行人道主義,所以走過場給她打了一針。

陳大山說:「已死亡的女兒在救護車裡。當天傍晚他們一直不讓我們進救護車看我女兒。將近晚上8點,我們家人才被允許上救護車看一眼女兒,那時部隊的人拿來軍裝和襯衣襯褲,用酒精給陳嘯清潔了一下,120的護士幫助給女兒換上了衣服。在換衣服過程中沒發現身上有任何傷口。當時女兒的手指甲都是黑色的。軍醫和120急救中心給我的解釋是:心臟停止跳動後,血液不流通了造成這種現象。當時我們一點也沒往不好的地方想。」

「陳嘯的遺體被送到長春殯儀館時已經是半夜12點了。轉天等部隊的人來處理這個事,一直等到下午5點才來人,談話時對方上綱上線:陳嘯是部隊的人,要按照部隊現役軍人的規定來處理。我老岳父是中共老八路,2006年已85歲高齡。他們就開始做他的工作。我岳父就對一大家子人說,要相信部隊,相信解放軍。家裏人不想違背老人的意願,對部隊就信以為真了,同意把孩子火化了。」當時吉林省軍區領導口頭承諾,除按國家撫恤金之外,給家屬的賠償金一定讓家屬滿意。

妻子瘋了 至今未得撫恤金

陳大山剛剛遭遇了喪女之痛,就在女兒火化的當晚,他的妻子精神崩潰瘋了。被強行送到吉林省吉大醫院精神科,又轉至「解放軍208醫院」。住進這家醫院後竟發現,那裏住著近百名20多歲左右的士兵,經打聽得知,他們都是在部隊被打瘋的。

「我沒有生活來源,我妻子只有800元的退休金,連她吃藥的錢都不夠,她還需要人護理。只能靠老岳父的救濟。體會到政府沒有人性,對我們從精神上進行迫害,逼得我們看不起病。到現在我們沒有得到任何賠償,連撫恤金都沒有得到。」

陳大山表示,2006年6月28日上午,瀋陽軍區後勤部工傷保險處處級幹事呂曉明對他說,沒想到吉林省軍區這些人這麼沒有人性。他給我看2006年7月13日省軍區財務處給的單子。就是說瀋陽軍區批復了陳嘯的撫恤金,但被吉林省軍區扣押。我後來到省軍區去找通訊站的營長,他對我撒謊隱瞞,最後也沒給我個說法。從這之後我開始對女兒的死因產生懷疑!

「猝死」無死亡證明

陳大山至今仍未得到女兒的死亡證明書,女兒的死因也是一個迷。他說,孩子死亡不到24小時,120急救中心給開了假死亡證明,開死亡證明的人沒有出具現場,沒有任何證據,非常籠統。死亡證明上只有兩個字:猝死。女兒的屍體匆忙火化後沒有證據了。「是腦猝死?心臟猝死?還是什麼猝死?公安局應該先出面認定死亡原因,之後家屬到相關部門去取死亡證明。」

「在殯儀館和派出所,死亡證明書都要存檔的,在我女兒死亡3個月後,我到當地派出所給女兒銷戶口,但辦不成,因為吉林省軍區不給我死亡證明,所以戶口銷不了。我找軍隊要死亡證明,軍隊的2個營級幹部陪著我到派出所,他們拿著死亡證明,交給派出所,辦理完手續後他們又把死亡證明拿走,就是不給我。我問憑啥不給我?他們說『這是我們部隊的,你女兒死後火化這些費用都是部隊花的,死亡證明就得歸我們。』我沒辦法,我得不到。」

陳大山還揭露,他女兒的病歷也是偽造的。「假病歷是7月17日寫的,也就是在我女兒死亡20天之後寫的,就與原始病歷時間不符了,所以他們又把7月17日改回到死亡日期——6月27日。我們手裡都有這個證據。始終在作假,漏洞百出。」

他到軍區去問孩子是怎麼死的。陳嘯的病歷上寫著心臟猝死,但是後面打了一個問號。「我根據病歷找你們,為什麼後面打個問號?就是說沒有肯定是心臟猝死,初步診斷的結果是心臟猝死?」

「我告120急救中心偽造病歷和死亡證明,信訪局不管,衛生廳不管,衛生部也不管。我找總政和瀋陽軍區做鑑定,到底軍區做的病歷是不是假的,他們到現在不敢接我的東西,都在拖我、推我。」

知情軍官:陳嘯被多名軍區高官輪姦致死

陳大山對記者表示,女兒死後一年,突然有一天,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吉林省軍區的中校軍官來找他,他說良心不忍,對他透露了實情——是吉林省軍區多名領導姦污了陳嘯之後,再殺人滅口。

陳大山:「2007年7、8月份,軍區一名軍官找我,我們見了面,他把這個事就說了。當時是孩子出事已經一年多了。他說:『你老到部隊去找,部隊沒有意願給你處理。我知道這件事,當時看到了,現在我心裏壓力很大,這件事始終折磨著我,我也是個父親,我也有子女。作為家長要知道孩子的死因是正常的,但到現在部隊不給你說法。』」

透露真相的軍官對陳大山表示:『我現在心裏有一種犯罪感、心裏非常壓抑。如果不說出來,好像我和他們同流合污似的。我就把你孩子的死因和經過給你講一下,你心裏有個數,你怎麼幫你的女兒去申冤,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我幫不了你。而且我也不可能出面給你做什麼證據。我今天給你把實話說了,我的良心可以放得開了,沒有壓力了,再往深一步我沒辦法做了。你能不能給女兒申冤,能不能得到國家的賠償,那是你的事了。』

陳大山:「我當時聽說孩子被多名領導禍害,我不相信,我想這個人給我講這個到底什麼意思,是不是與部隊領導有什麼不和之類的事?我當時對他還挺懷疑的。但是後來的3年多時間,在任何一個地方沒有人敢告訴我孩子究竟怎麼死的。」

就即使如此,陳大山還始終相信,部隊會查個水落石出的,所以關於女兒是被姦污致死這一點,無論是告狀還是上訪,他始終沒有說出。只是說是被部隊害死的。

胡錦濤派中央軍委調查組 無濟於事

陳大山被迫踏上上訪之路。「我到吉林省軍區上訪,瀋陽軍區上訪,他們不告訴我任何一個字,中央軍委也不給我一個字的答覆,令我非常苦惱。他們不給我說法就證明我孩子的死因存在很大的疑點。再一點是說,我已經知道這個部隊在造假了,和120急救中心互相在作假。」

據吉林省政府官員透露,後來胡錦濤知悉了此案,派中央軍委調查組代表他下去調查案件。陳大山表示,吉林省軍區仍然欺騙、作假;貪贓枉法。為了包庇吉林省軍區領導的犯罪事實,中央軍委調查組枉法給出陳嘯是「心源性猝死」的荒唐結論。

陳大山說,我到哪裏告狀都是一句話:軍委調查組已經有結論了。而且到哪裏告都沒人管,現在人們心裏都知道我女兒是怎麼死的,就是沒人敢說。我先後到瀋陽軍區和中央軍委上訪幾十次,並給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總政部主任李繼耐、總參謀部陳炳德總參謀長等軍委首長和總政信訪局洪局長,郝局長郵出上訪反映信件幾百封。時至今日在解放軍三級信訪單位(吉林省軍區、瀋陽軍區、中央軍委)仍未能討到關於女兒枉死的任何說法。

「我開始還懷疑透露內情的軍官有什麼動機、與領導之間有什麼隔閡,而利用自己去報復對方。經過這些年上訪申冤過程中看到的從上到下的包庇,我深切的感到如果自己的孩子不當兵,不出事,根本想像不到部隊有多黑暗腐敗,這位軍官說的是良心話,是事實。」

據陳大山分析,輪姦陳嘯的部隊官員都是軍區的領導,都是校級以上軍官,否則包庇的力度不會那麼大。如果是些級別低的幹部,不會中央軍委都插手包庇。所以難度特別大,到瀋陽軍區找,幹事說別來找我們,沒有用,到中央軍委去告吧,上訪三年多了,現在沒得到一個字的答覆。現在有的證據就是那份偽造的病歷,對病歷任何有權力的單位和領導都不敢給做鑑定。

當局一次控制陳大山花費30萬

陳大山在3年的上訪過程中飽嘗辛酸凌辱,找到哪裏,對方都不講理,不給他任何答覆。中共16大前警察駐守在陳大山家附近監控他們。他輾轉到了北京又被50~60人抓回,羈押在賓館裡半個多月,每天4個警察監視。後來一個長春市公安局的人對他透露,僅這一次對陳採取行動的花費是30多萬。

陳大山悲哀地表示,自己老年喪子,老婆瘋了,他的精神壓力非常大。「有可能我披露的這個事會導致生命危險,但是如果能為孩子申冤,我就不怕。」

最後陳大山表示,2009年的徵兵工作又開始了,而且今年徵女兵的數量比往年都大,我希望我女兒的悲劇不要在中國的軍隊中重演。不要再破壞老百姓的家庭。他還希望自己得到支持和同情,希望中共高層能對陳嘯冤案引起重視。



轉貼:英政要議會大廈舉行中國人權研讨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貼:歐政要支持西班牙法庭傳訊迫害元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