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本部落公告

請关爱生命、发扬大爱
別讓中共活摘法輪學員器官的事
竟然要國際人士組織CIPFG(www.cipfg.org)徹查
爲什麼19年了
中共不去深入了解法輪大法www.falundafa.org
停止對善良法輪學員的傷害
2008/10/31

轉貼:童文薰:毒奶粉、嬰兒、北京奧運

轉貼: 圖:大紀元

超市貨架上的三鹿嬰幼兒奶粉。(網絡圖片

2008年9月11日中國河北石家莊三鹿集團公司發出聲明,表示該公司生產的三鹿嬰幼兒奶粉受三聚氰胺污染。從聲明內容可知,該公司早在3月中旬就接到消費者投訴使用該品牌奶粉的嬰幼兒有排尿困難、腎結石的反應。但該公司將產品送到政府有關部門檢測,結果顯示產品「符合國家標準」。在6月中旬後病例增多,部分情況嚴重的嬰幼兒必須住院治療,但是三鹿既未停產也未召回產品。


繼續閱讀
2008/10/31

轉貼:劉正義:毒奶粉與人心淨化

轉貼:: 圖:大紀元

中國的毒奶粉事件不僅在中國國內,在台灣、在國際社會都引起極為強烈的風波。


繼續閱讀
2008/10/06

轉貼(唐柏橋:結束中共 民眾才能拿回被騙的錢)

轉貼
9月27日下午,在《探討法拉盛中共幫凶的暴力本質》的研討會上,中國過渡政府發言人唐柏橋先生指出中共這個寡頭政權的800個家庭佔有了中國40%的財產,而普通老百姓的錢就被官方各種形式的炒股、集資、融資等被騙走了。

吉首的暴動能持續下去

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吉首跟貴州那件事情,是完全性質不同的。這次吉首事件甚至可以說是有組織的,他們能持續下去。貴州甕安事件確實是群眾自發的,幾個學生打了一個橫幅,後面有人跟著上去,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一把火把車燒了,燒完後回家睡覺了,被抓了,也沒人起來替他們申冤。

吉首不同,比如說,現在吉首市的公安局沒有一個人出來,全是懷化和其他一些地方的公安局,在那裡執行公務。

從那照片看得出來,整個吉首的那個州政府和公安局所有的地方,全部排著那個武警跟警察,那些警察不是吉首的,是外地調過去的。吉首的警察不幹。

你們看那個照片,有兩個公安局的舉著牌子說,「軍警一家」,「警民一家」,我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沒有?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就是警察都已經公開站出來了,支持抗暴、抗議,因為他們的錢,也被騙進去了。

西方正在和中國打經濟戰

從現在到2009年,我認為就是後奧運時期。中共各方面從經濟、社會、矛盾、飢荒,經濟崩潰,然後全球形成對中共圍攻之勢。

大陸有一個叫藍欣評的,他最近寫了一篇文章,有一部份是有道理的。他說現在基本上是西方國家在和中國打一個經濟戰的,比八國聯軍還要厲害,這個話不完全沒有道理。就是因為全世界看到中共這個獨裁者呀,太可惡了!因為他喪心病狂,看起來太貌似強大了。

中共一而再地在國際社會上搗亂,聯合國的任何事情上,都刁難全世界。用西方任何手段很難對付他,你用強制手段對付他,他有核武器。所以最後一招就是經濟戰,把你中共經濟搞垮了,淘空了。

我不敢說,我不能肯定的說,這是哪些民間的人或者政府來做的,但實際上就是這個效果。美國的公司當他倒閉的時候,損失最大的就是中共呀!房力美以後倒閉了,最大損失是誰,第一財主、債主,就是兩千億美金的中共政府。

如果美國國債出現問題了,中共政府買了美國五千億國債、美金,美元貶值了,中共外匯儲蓄一萬八千億美金,要全部貶值,因為他們全部都買了美金,他們外匯儲存,全部存在華爾街底下,所以說所有的損失全部要中共買單,這是可以說妙不可言的地方,但是這個東西不能說透。

中共今天已經被淘空了,他的血,他把中華民族的血放乾了,為了辦奧運會,今天留下的是空殼子,你不要看他繁榮,所有繁榮都是假的。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經濟學上一個道理,你看中共現在上海、北京很多高樓,你看到人民都穿著西裝,開著豪華車,你以為這種情況可以維持很久的,不是的。所謂經濟危機是什麼意思?就是當那個執行鏈出現問題的時候,當投資過渡膨脹的時候,後續資金跟不上的時候,就叫嚴重經濟危機。

比方美國經濟,比如市面上看起來表面很繁榮的,旅館還是那麼豪華,但是沒有人住的,豪宅還是那麼大,但是沒人住了,沒人租得起了,賣不出去了,遍街都是流浪漢。

炒出來的虛假股值

你看曼哈頓哈林區,如果豪宅也沒人住,黑人到處流浪,是因為那個經濟出現問題了。你計劃建兩百層樓,結果建到一百層的時候,你投資了100億,最後剩下100億,你沒錢了,這100億的樓你相對一塊錢也沒收到的,然後你還得再化50億把這個樓拆掉、搬走,重新做為花園或者別的用途。

現在中共的經濟就出現這麼一個狀況,所有熱錢,當然不一定出走,30萬億熱錢,現在基本上全部從中國抽走了。現在基本上最後一批就是房地產,股票市場全離開了,現在要大量賣他們的房地產,當然房地產也賣完之後,他們的熱錢就全撤完了,中國就沒有錢再做任何事情了,中國的流動資金你們知道多少嗎?3.6萬億,就說中國全市面上只有3.6萬億人民幣在流通。

中國熱錢曾經達到30萬億,什麼原因呢?這股票流通,股票流通到什麼程度,股值當天達到最高30萬億、40萬億,30幾萬億,就是股值比中國的貨幣多10倍,這誇張到什麼程度呀,就是炒出來的,虛的,股值、股票事實上是虛的,是一個虛擬數字,他不是真實的一個經濟指標,當時股票掉到一千多點的時候,就是因為熱錢走掉了,而熱錢走掉了以後,流通貨幣不會去撐銀行了。

結束中共 重新分配財產

所以中國經濟現在基本上是雪花,沒戲唱,這個時候所有的錢,基礎的那些錢都拿不回來,蟻力神那些錢都拿不出來。

什麼情況下可以把錢拿回來,把共產黨推翻!然後大家把國家的財產,合理的從新分配,把貪官的錢全部從美國,從美國的銀行、瑞士的銀行,全部收回來。

大家知道,中國的八百個家庭佔有了中國人的百分之四十財產,把這八百個家庭的錢跟美國政府合作,一起清算,比如李小鵬、胡清風、江綿恆,每個人都有上千億的資產在全世界各地,把這些人的錢全部拿回來,進行合理的重新分配,該賠償的就適當地賠償,賠償完了進行合理的分配,這樣有可能拿回你損失的一部分錢。否則你門都沒有。要實現這一點,就只有中華民族13億人口一鼓作氣地把中共結束。


繼續閱讀
2008/10/06

王軍:結束苦難 廢除中共一黨專政

轉貼
在9月30日紐約法拉盛《中共竊國日談國殤研討會》,中國民主黨主席王軍指出中共政權從它的骨子裡就沒把中國人民當人看,我們的苦難該結束了。

我聽了各位精彩的發言,有一個體會,在以前誰敢說中共的國慶節是國殤日,誰敢說?想都不敢想,想了就有罪、說了就坐牢殺頭,是不是?可是我們今天能夠在美國的自由土地上,表達我們不同的看法,反對的看法,把中共的國慶日說它是國殤日,這個就給我們許多的中國人一個新的啟迪,為什麼要說它是國殤日,國殤就是國家苦難的日子,我相信有一定生活經歷的人,都經歷過苦難的日子。

*我們的苦難該結束了

這個苦難的日子怎麼來的呢?就是中共的一黨專制,中共的暴政造成的苦難日子。像文化大革命,抓了很多人、殺了很多人;反右派、地富反壞右、三反五反,就是到了文明的今天,中共在中國大陸一樣用集權暴政來統治人們、鎮壓人民,假如你有不同的思想、假如我們今天說的話在中國大陸,還沒說完可能警察、安全局就把我們全部帶走了。連晚飯都沒法吃了。那麼,我們今天在美國敢說的原因就是,我們的苦難不能再忍受下去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然而我們的苦難在中國大陸還在延伸、還在繼續。比如說,在中國大陸共產邪黨,它想迫害誰就迫害誰,像法輪功在大陸,它說你人太多,對我政權有威脅,就要抓他、就要關他、就要打他、就要侮辱他,有的被迫害致死。還有基督教、地下教會,他不願意去中共邪黨指定的教會,只是在家裏幾個朋友集會,也要被抓,它說非法集會,地下教會的領袖還被中共判死刑,這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還有上訪人員,本來家裏窮得叮噹響,到北京去上訪,結果還要被抓。抓完以後把你送回原地那算好的了,有的把你弄到一個秘密的地方,家裏人根本不知道在哪裏,人找不著,這是中國社會目前的苦難。

*中共從來沒把人民當人看

中共邪黨執政,它嘴上說的要為人民,可是它們做的全是害人民的事情,沒有為人民的事情。

現在中國發生的食品中毒,像三鹿奶粉、各種奶粉中毒事件。我今天帶領我的黨員,到中共總領館前面要求嚴懲製造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元兇,批判中共草菅人命,我們喊口號,我們的口號很簡單:嚴懲兇手、賠償受害者、向人民謝罪。其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的制度造成的。

為什麼中南海沒有毒奶粉呀?報導了一個特供新聞發佈會,揭露中共邪黨簡直不把老百姓當人看,你們都要特供,是安全的特供,為什麼不給中國老百姓也來個特供呢?也保證人民的安全啊。中國的商檢,什麼防疫檢查等等很多,檢查的人去哪裏了,這麼多省市有毒奶粉,在流行、在發病,你們怎麼沒檢查出來呢?所以我說中共要向人民謝罪。

中國不光是三鹿奶粉,前幾天有報導說,其它的所謂的食品,包括紅心雞蛋、巧克力全有毒,那你說,難道政府不知道嗎?它完全清楚地,中共政府在海外的這些情報人員不向它反映嗎?它是完全清楚的,為什麼不改呢?要我說很簡單,中共政權從它的骨子裡沒把中國人民當人看。這是它的根本。

所以要改變這個局面,我們一再提倡中國要改變這個制度才能改變這個局面。要把這些目前的貪污腐化、惡劣的制度要改變成民主制度,要把報界開放、新聞要自由,發生的事情沒人敢報導、你還不能報導。你沒有報導、沒有監督,國家能搞好嗎﹖搞不好的。

把中國的國慶日改成國殤日,大家回顧一下中國人民遭受的苦難是有好處的。當然,回顧苦難我們更好地向前發展,不是完全為了苦難。向前發展最根本的就是投入到民眾中來,提高自己的民主意識、民族思想,把中國建設成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那麼人民就有保障、就有希望。
(http://www.dajiyuan.com)


繼續閱讀
2008/08/29

Please listen to me ,before I leave the world.

Because only from falundafa we can save the world. Only from falundafa we can let the next generations get the nice ideas soon and become better soon.


繼續閱讀
2008/07/26

爲受苦的同胞想想吧

爲什麼要說被反华势力利用
都說是地球村了
爲什麼還要製造對立
請慈悲慈悲
發出正義之聲
告知有權有勢欺壓善良百姓的貪腐官員
好好檢討
爲什麼沒有任何國家像中國有那麼多受盡冤屈的上訪百姓
爲什麼辦個奧運要如此戒慎恐懼
民怨太深
既得利益者
請發揮同情心
爲受苦的同胞想想吧

繼續閱讀
2008/07/11

轉貼:劉國凱:即便堅持一黨壟斷政權,也不應任憑中下層官僚衙門黑社會化

轉貼:劉國凱:即便堅持一黨壟斷政權,也不應任憑中下層官僚衙門黑社會化
中國社會民主黨就6.28貴州甕安事件沉痛告誡中國共產黨作者﹕劉國凱【大紀元7月1日訊】在全世界走向民主的大潮中;在前蘇聯東歐諸共產黨國家紛紛改制皈依民主的時候;中國共產黨逆勢而上,殘酷鎮壓政治異議,堅持其一黨壟斷社會公權力的政治結構。接著因其能引進外資和技術,因其「鬆綁」政策解放了被毛式「社會主義」束縛了的民眾生產積極性,而使最近十幾年裡中國大陸的經濟有了很大的發展。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共產黨更加狂妄自大。對於中國共產黨最高層來說,它認定其一黨專政的結構堅不可摧,拒絕任何政治改革。對於中國共產黨的中、基層來說,是有權在手、及時斂財行樂,窮奢極慾、作威作福、迅速黑社會化。最近貴州甕安事件就是又一件典型事例。 花季少女或青年女子被官僚或衙內性凌虐後再殺害滅跡事件,僅以見報的就發生多起。有湖南黃靜事件;浙江戴海靜事件;湖北高鶯鶯事件。這些事件都被官方壓下來。慘死女子的父母親屬上告無門。高鶯鶯的父親因堅持上告還被扣上「誣陷罪」判處一年徒刑。而這一次甕安民眾終於沒有沉默,爆發出了他們壓抑長久的憤怒。 中國共產黨的地方衙門和官僚黑社會化已非常嚴重。他們盤根錯節、沆瀣一氣、獨霸一方、橫行鄉里、編織冤獄、玩弄法律、無惡不作。他們把花季少女凌虐死後,敢於蔑視法律、各方勾結,偽造驗屍報告,銷毀受害者遺體,恐嚇受害者親屬,以瞞天過海、逍遙法外,而至更加囂張橫蠻、為所欲為。 中國社會民主黨對中國共產黨中、基層衙門官僚的黑社會化深惡痛絕;對中國共產黨高層包庇姑息其下屬的惡行疾首痛心。中國社會民主黨憤慨指出:即使中國共產黨高層要堅持一黨專政的政治結構,也不要這樣姑息縱容中、基層衙門官僚如此魚肉百姓。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專制社會中,也有封建君主能嚴厲制裁貪官酷吏,使之不敢過於跋扈貪婪,而能使民眾得以安居樂業。可見當今中國共產黨高層比中國歷史上某些封建君王都不如。 中國社會民主黨秉承和平改革的理念,致力於有序的途徑實行民主、保障人權。不希望在民主轉型的過程中社會有太大的震動;付出過重的代價。可是,中國社會民主黨人的良好願望從來得不到中國共產黨的絲毫回應。 目前,針對四川甕安事件,中國社會民主黨向中國共產黨高層發出呼籲,即使你們堅拒政治改革,也應對甕安虐殺少女慘案作出嚴厲處置。不能讓湖南黃靜案、湖北高鶯鶯案、浙江戴海靜案再現。你們共產黨的許多中、基層公安、司法機關乃至政權機關已高度黑社會化。若要對甕安虐殺少女案查個水落石出、懲辦兇手非高層強力介入方有可能。 試問胡錦濤、溫家寶及中南海袞袞諸公,若是你們的女兒或孫女,被人姦殺後再拋屍江流、滅跡荒野、上告無門、沉冤難雪,你們將情以何堪?即使民主在你們的強力扼制中不能實現,也希望你們要讓底層百姓有條活路。不要把民眾逼向街頭,逼向極端。 中國社會民主黨中央委員會
2008年6月30日 

繼續閱讀
2008/07/11

轉貼:潘林德:舉起森林一般的手

潘林德:舉起森林一般的手
作者﹕潘林德

【大紀元7月9日訊】對於求學時期的事,印象深刻的已經不多。只有一件,讓我記到了現在。那是80年代初,有一個叫葉文福的部隊作家,寫了一首詩,叫《舉起森林一般的手——制止!》,詩中對一位將軍為了浴室的設備竟然花費了50萬的外匯的腐敗行為,進行揭露和抨擊。這個詩作觸怒了當局,葉受到了批判,從此從文壇上消失,人們再也沒有在印刷品中看到他的名字。我對制度所產生的懷疑,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了。
多年後的89年4、5月間,中華大地爆發了史上規模最宏大,波瀾壯闊泣鬼神,以反腐敗,爭民主為訴求的人民運動,為國家和民族的未來,舉起森林一般的手。包括北京、香港在內的多個城市爆發了百萬人以上的遊行集會。不幸的是無情的槍彈擊穿了民族的胸膛,殘酷的坦克履帶碾碎了國家的未來之夢,那是在六月四日的凌晨。
殘暴的國家機器,摧毀了人民追求正義的脊樑,從那時起直至今天,自由、民主、人權成了禁忌的話題,在「發展才是硬道理」的鼓噪下,人們也為「賺錢才是硬道理」而絞盡腦汁,耗盡心血。人們的思想也與道德、良心、正義,真、善、忍等人間最可貴的價值漸行漸遠。整個社會瀰漫著唯利是圖,唯權是趨,唯假是真的風氣。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統治者可以讓人民知道有腐敗,確不可以讓人民知道為什麼會有腐敗。只要不觸及它的源頭——獨裁專制,便可讓人們由著性子去扒分,去耍樂,去飲食男女。人們沉浸在表面的歌舞昇平中,沒有再像以往一樣,萬眾一心為國家的前途而發力。只要不觸犯到自身的利益,維權就是鄰家的事。
慘絕人寰的四川「5‧12」大地震,讓萬千條曾經擁有最美好稱謂的鮮活生命消失了。民族的希望、國家的未來、祖國的花朵、早晨的太陽、寶貝、心肝、囝囡、淘氣包、小可愛,……,在這一刻,只剩下一種稱謂叫做」死難者」。從十八到八十的人們,只要神經沒有毛病,都毫不懷疑這場慘劇中的人禍因素,是天災和人禍合力殺戳了無辜的人們。
撕心裂肺的疼痛尚未平復,人們開始思考,為什麼學校會如此之多之快之徹地倒塌,為什麼豆腐渣工程屢禁不止,越禁越多。地震也非中國大陸特有,鄰近的日本,台灣,近年來都有發生。那震級相若,人口密度也不比四川災區小,相比他邦死亡人數的數百數千,四川的數萬是不是讓人不解和難以接受。
中國的制度性腐敗,不,更確切地說,是腐敗性的制度,讓人們看到了,它不僅讓人們的土地被強征,權益受侵害,還能讓你的孩兒讀不起書,家人看不起病,讓童工在黑煤窯裡被搾乾,讓你不經意吃上有毒的食品,在看病時吃到假藥和毒藥。「5‧12」還證明,腐敗與天災為伍,共同收取人命。
我們應該看到,在救災中,顯示了中華民族空前的團結,閃耀出人性中最光輝的一面,救援部隊的無私奉獻,民眾的踴躍捐助, ……,這對生者是安慰和激勵,對死者,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了。如果制度不改變,那不該死卻屈死的冤魂,還會不斷地出現。即便是殺它一、兩個「豆腐渣」工程責任者來填死,也無非在死亡數字上添上一、兩筆罷了,悲劇照樣會週而復始延續下去。
制度吃人,魯迅早在90年前他的《狂人日記》中,有過生動的描述。在此,我借用他的筆法——翻開《當今中國》這本大書,滿紙都看到發展、崛起、強盛、復興,每行都有和諧兩字,再仔細一看,每一頁的每個角落,赫然顯現的是——「喝血」。
是時候了,讓我們面對獨裁專制這堵腐牆,舉起森林一般的手——推倒!

繼續閱讀
2008/07/11

轉貼:沈良慶:為什麼是黃琦?

沈良慶:為什麼是黃琦?
作者﹕沈良慶

【大紀元7月10日訊】據昨晚外電報導,四川成都天網負責人黃琦在被警方無故拘捕五日後,於當日被正式逮捕,具體罪名不詳。他的母親正趕往成都,準備向警方詢問案由。「無故」也者,並非沒有原因,純粹因為誤會所致。恰好相反,是警方出於某種見不得人的動機而故意所為的慣用伎倆。我並不關心警方將會以什麼樣的罪名和所謂犯罪事實來處理此案,估計無非又是老套路的煽動顛覆之類中國功夫。我關心的是警方為什麼在此時此刻濫用國家暴力將他適時非法拘禁?
我和黃琦僅僅通過兩次電話。第一次是去年侯文豹來合肥玩,警方在他到來之前對我進行預防性騷擾,試圖阻止我們的正常來往。侯文豹在途中獲悉此事後,擔心我們會有不虞之禍,遂將此事通報黃琦。他很快就打電話來詢問情況,並通過天網對外發佈消息。第二次是上個月汶川大地震發生後,我打電話向他詢問平安與否。當時,他正在街上調查地震造成的傷亡情況,我怕影響他的工作,即匆匆掛斷電話。
儘管我很少上網,也疏於跟朋友們聯絡,對黃琦所知甚少,僅僅知道他曾因辦天網尋人開罪中共當局被捕判刑,並因此在海外得了個關於新聞和寫作自由的獎項。出獄後,他「賊心不死、故伎重演」,繼續辦有「煽動顛覆」嫌疑的天網網站。但我知道在互聯網時代堅持辦這樣一個自由發佈新聞和異議的網站很有意義。天網網站和維權網、劉飛躍主辦的民生觀察等,是國內本來就不多的同類網站或民間新聞發佈機構中的佼佼者,經常發佈官方喉舌根本不可能發佈的所謂政治敏感或者說中共當局及其貪官污吏敏感的新聞,如某人或某些人因持不同政見或者僅僅是不同意見、宗教信仰而被騷擾、被毆打甚至被捕、被判刑,某人或某些人因合法權益受到制度化侵犯而上訪、集會遊行示威,某地發生重大事故或車禍等等。海外媒體經常通過他們獲悉中國極有價值的另類新聞事件並加以援引、報導。在後極權時代政治和新聞都高度封閉的中國,這類工作對於推動資訊的自由流通、保護無權者的權利,無疑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對此,我們這些長期遭受政治迫害的人都感同身受。惟其如此,他們也是警察國家的眼中釘、肉中刺,必慾除之而後快。
但是,中共當局及其貪官污吏認為此類人的此類行為都是煽動顛覆,並且遲早要加以剷除是一回事,何時何地針對何人進行剷除是另一回事,這叫「適時打擊」。為什麼必須要趕在北平奧委會召開前夕剷除四川的黃琦以便消除雜音?我認為這和半年前剷除北平的胡佳,不僅有著不同的策略考慮,甚至連作案主體和動機都有所不同。認識到此點,或許對有針對性地展開人道救援活動有所幫助。這叫知己知彼。
或以為,中共當局為了保障最大面子工程北京奧委會的順利進行,會在此之前抓捕一些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以便消除雜音、維護穩定。這對於胡佳是當仁不讓。我在胡佳被捕後也是這樣認為的,甚至認為這是一個氣象氣球和人權籌碼,既可以試探國內外敵對勢力的反應,又可以抓個人質在手中。如果反應不強烈,或者認為國內敵對勢力危害太大,即便反應強烈也在所不惜,不凡再多抓幾個甚至一大批;如果反應強烈,中共當局又不願意因此影響盛世中國的嘉年華會,不凡以釋放胡佳等人質來為「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作出證明。但是無論如何,只要有一定的安全感,中共當局應該不願意在北京奧委會召開前夕主動進行政治嚴打以便授人以柄,破壞嘉年華會的祥和氣氛。尤其是考慮到在針對藏區、藏民和藏傳佛教僧侶的大屠殺發生後,已經招致強烈抗議,連機會主義的西方國家政府和政客都憤憤不平,奧運會火炬傳遞活動也在海外遭到民間抵制,甚至引發暴力衝突。接著又發生天災加人禍的汶川大地震。雖說「多難興邦」,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打腫臉充胖子。此時此刻,若非迫不得已,應該更不願意輕易抓人啟釁、開罪天下。否則,只好說錦濤、家寶諸同志輕佻了。我當然不會認為領袖同志如此輕佻。而且,萬一領袖同志不幸輕佻,也未必非得輕薄遠處巴山蜀水的黃琦。皇城根兒,更好玩的東西多得很。真要輕薄黃琦,什麼時候不好輕薄,偏要趕在節骨眼兒上?
話說到這裏,就該破題了:此時此刻逮捕黃琦,很有可能是那幫顢頇、貪婪、無恥的地方當局貪官污吏利令智昏的愚蠢型犯罪行為。天災加人禍的汶川大地震所暴露出的豆腐渣工程、救援不力問題和救災款物的使用、發放本來就廣遭外界質疑,讓一大批貪官污吏提心吊膽,以致演出市委書記一路下跪的鬧劇,倘若再陸續抖出貪污挪用救災款物的猛料,那還得了?但是,成百上千億滾滾而來的災後重建、救援款物和人道捐款,相對於正常的財政經費來說,不僅數額龐大,而且難於管理(這是中國特色),更易於上下其手。對貪官污吏來講,是百年難遇的天上掉餡餅。不,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天鵝肉。到口的天鵝肉豈能不吃。不吃白不吃,但吃了也難免如鯁在喉。此時此刻此地有個此人,還辦了個此類網站,名曰「天網」,豈非天網恢恢?此鯁在喉,不吐不快,宜其適時、適地、適人打擊也。
(原載《民主論壇》)

 

繼續閱讀
2008/07/09

全是邪惡高官造成的

人类今后还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灾难
全是邪惡高官造成的
有形無形的不正不義
全球網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歷史有殷鑑
網友痛批中國官場腐敗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令人髮指。
讓舉世瞧不起中共高官任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醜事延續,就是中國官場腐敗的鐵證。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28 129 130 131 13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