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2015年11月30日訊】近年來,西方一些大學掀起了一股反孔子學院的浪潮。孔子學院的課堂上,不能以不同於中共的觀點來談論中國的問題,這被認為是對西方學術自由的褻瀆。

依筆者所見,褻瀆學術自由,孔子學院不過是小巫見大巫。在西方大學的洋五毛們正試圖以中宣部的宣傳方式挑戰西方學術的嚴謹性和規範性,使西方學術界滲入中共的思維邏輯。

利的這些文章都是在為中共的人權和宗教迫害背書。她的文章隨即被翻譯成中文、發表在中文網站上,以大張旗鼓地宣揚外國學者對中共宗教迫害,如對迫害法輪功的支持。這種試圖已經在一些學術論文中呈現,並獲得一股洋五毛勢力的支持。澳洲學者海倫•法利(Helen Farley)博士就是實驗者之一。在她的一系列學術文章中,廣泛地採用了中宣部的文風。其表現特徵為,第一,在闡述一個“事實”時,要麼不提供證據支持,或不指出其信息來源;第二,直接使用中共單方面的言論作為唯一證據;第三,直接捏造證據。

缺乏嚴謹性的學術

筆者在本文選擇了法利博士其中一篇文章,以展示她的中宣部文風。法利以澳洲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歷史、哲學和宗教系名譽高級宗教研究員和南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Queensland)副教授的身份,於2014年在英文學術書籍《神聖自殺(Sacred Suicide)》一書中發表了一篇題為《死於誰之手?法輪功和自殺(Death by whose hand? Falun Gong and suicide)》的文章。她還在另外一個在美國發行的學術刊物上發表了一篇幾乎雷同的文章,只是題目不同而已。

加拿大馬尼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副教授特里•拉塞爾(Terry Russell)看了這些文章后指出,“法利博士至少可以被指控為對學術嚴謹性的褻瀆,她文中對法輪功的許多說法都缺少應有的證據。”

澳洲悉尼大學教授瑪麗亞•辛格(Maria A. Fiatarone Singh)有着類似的看法,“(法利)文章的寫作方式絕對是有問題的,在闡述一些事實時(如自焚和大規模的自殺),把一些似是而非的事當成事實。”

然而,這些文章卻獲得澳洲一些大學行政官員的支持,以及一些西方學者明地暗地偏袒。還受到這些文章的編輯——挪威特羅姆瑟大學(University of Tromso)教授詹姆斯•劉易斯(James R. Lewis)歇斯底里地維護。

這些文章的製作和發表,以及所獲得的強烈支持,其後面是否有中共的金錢誘惑?相信讀者在看完本文後,自然能得到答案。

2015/11/29/20151129202839232.jpg
根據《偽火》截取的焦點訪談節目片段,劉春玲被身着軍綠色上衣的不明男子用棍棒重擊

天安門自焚事件

法利在《神聖自殺》書中那篇文章大量使用了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作為她論點的證據。為此筆者介紹一下該事件的背景。

據中國新華社報導,2001年1月23日下午,有五人涉嫌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其報導稱這些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並指責法輪功的教義導致了這樣的悲劇。

該報導獲得了其預期的效果:許多人相信了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於是許多尊重和同情法輪功的國人,其態度轉變為反感法輪功。

但兩周后,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報導,揭示了完全不同的事實。寫這篇報導的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蒲。潘(Phillip Pan)親自到其中一個自焚者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劉春玲的鄰居們告訴他,他們從來沒有看見過劉春玲練法輪功。

2015/11/29/20151129202839753.jpg
採訪大面積燒傷的劉思影時,記者沒有穿防護服也沒有消毒,完全違背醫學常識

事後,新唐人電視台根據此案的現場錄像製作出一部影片《偽火》,通過對現場錄像的分析,提出了54個證據證明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中共導演的一出用於構陷誹謗法輪功的惡作劇,這五個自焚者也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該片曾在國際社會獲獎。

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明確指出,“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是對法輪功的構陷。並向與會的代表提供《偽火》的錄像光盤。當時在場的中共代表面對確鑿的證據啞口無言。

中共當局沒有回應這54個證據,其媒體悄悄地停止了對自焚事件的播報。十多年過去后,中共對無法反駁的54個證據不甘罷休。於是就出現了一些洋學者來證明自焚者就是法輪功學員,中共又開動其宣傳工具,在網站和電視台再次炒作這一偽案。

法利的論證方法

法利是怎樣證明這五名自焚者就是法輪功學員呢?她在文章的一開始說道,“法輪功的教義明確禁止自殺,但在2001年,五名抗議者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導致兩人死亡。”

她在文中多次重複這段話,以這種方式告訴讀者,天安門自焚的五名抗議者就是法輪功學員,把其當作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來支持她的說法。

她還在文中提到,“法輪功的領導層很快就否認與該(自焚)事件有任何關係。(法輪功)從美國開始,推出了自己的視頻(《偽火》),指控中國政府偽造了這一事件。”

這說明她了解,這些自焚者的身份是不確定的,至少法輪功方面提供了54個證據否認這些人是法輪功學員。而且還有華盛頓郵報的調查,以及國際教育發展組織的聲明。但她還是不斷以不爭的事實的口氣,指自焚者就是法輪功學員。在通篇文章中,她沒有提供任何確鑿的證據來證明這一點,但在最後的結論中,她宣稱這是“毫無疑問”的。

她的邏輯就是,因為2001年1月有人在天安門自焚,所以自焚者就一定是法輪功學員,所以法輪功學員就是要自殺。

2015/11/29/20151129202839709.jpg
在天安門“自焚”的劉進東,打坐方式不是法輪功學員的雙盤,而是軍人的散盤

法利文中另一個引述的證據是,“(中共)當局還認為,有數百名法輪功修鍊者破腹開膛尋找法輪,以響應五個功法的練習。”

事實上,中共當局對這一指控,從來沒有提供任何證據。如果真有數百人破腹開膛,即使有幾十人這樣干,他們可以很容易地獲取證據。這是中共當局自己也不想證明的謊言,卻成了法利博士引用的證據。

捏造證據

作為中宣部的文風,捏造證據是常規,這位大博士也不敢怠慢這一常規,在文中多處捏造證據,尤其是對法輪功教義的捏造。法輪功的教義都公開並以多種語言發表在falundafa.org的網站上,偽造的教義一眼就能識破。

她在文中繞了許多圈子,試圖證明她的論點:“法輪功的教義明確禁止自殺,但還是有人自焚或自殺。”她還用了不少篇幅把文革中的自殺現象——這個與其論點毫不相干的話題——闡述了一番,但還是論證不了她的論點。於是在文中的後面就宣稱法輪功有這麼一個教義:“由於現代社會的墮落,世界末日即將來臨,只有真正的法輪功學員才能獲救贖。”

2015/11/29/20151129202839112.jpg
在天安門“自焚“的劉進東,身上的衣服被燒的破破爛爛,兩腿之間的塑料瓶卻完好無損

她沒有指明這段教義來自何處。事實上,在法輪功的所有教義中,找不到這個說法。但她卻利用這段偽造的教義得出一個結論,法輪功學員會因此教義而自焚或自殺。

另一個造假例子是,她宣稱:“雖然法輪功的領導層試圖與2001年自焚事件撇清關係,但大規模的自殺和自焚一直在持續。”

同樣,她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大規模的自殺和自焚一直在持續”,也沒有說明這個信息來自何處。在她的國家澳大利亞,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自殺或自焚的案例。她對這些事實都視而不見。

法利在其文中還提到,在中共的監獄里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自殺死亡的事件,但她沒有提供證據來證明這些死亡是否出於自殺。

大量的證據充分證明,被中共監獄關押的許多法輪功學員經常遭受酷刑。一些釋放后的學員出面指證,有中共高層指示,如果有法輪功學員被刑訊死亡,打死就算自殺。

如果法利打算使用這種“自殺”作為證據,證明法輪功學員會自殺,這將是對受害者及其家屬更深的傷害。

背後的交易?

法利博士稱她是昆士蘭大學歷史、哲學和宗教系名譽高級宗教研究員,但她的宗教研究學者身份是可疑的。

讀者只要在LinkedIn上看看她的工作經歷,就能發現,在過去10年中,她的學術研究的範圍主要集中在教育和教育技術方面,很少涉及宗教研究。在2013年,她獲得澳洲政府4百萬澳元的資助,用於一個電腦教學項目。這個項目為期三年,在南昆士蘭大學實施。她應該需要全職投入這個項目。

目前,她還是另外一個由南昆士蘭大學牽頭的跨學區教育研究項目的領導。鑒於法利繁重的工作任務,很難理解她在最近幾年有任何時間搞宗教研究。瑪麗亞•辛格教授也質疑,法利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專業資歷?又是獸醫科學信息,又是通信技術,還有宗教學…

然而,那些發表法利文章的中文網站上,卻只介紹她是昆士蘭大學名譽高級宗教研究員,從事了許多宗教研究課題並發表了許多宗教研究文章。

雖然我們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法利及其一些澳洲大學行政官員與中共當局之間有交易,但她的昆士蘭大學名譽高級宗教研究員的頭銜,看起來像是專為那些中文網站推廣她的文章而安上的。同時她是否是這些文章的作者也是可疑的,有可能她只是提供她的名字來充當作者,而真正的作者另有其人。

善意交流失敗

在2015年3月,筆者等人給法利發了一封郵件,指出了她文章的問題,希望這一切是因為她被誤導,並希望能與她坦率地討論這些問題。

然而我們等了兩個月也沒有收到她的回復。於是我們向她工作的大學有關部門,以及她所發表文章書籍和刊物的編輯團隊成員發了郵件,告知他們法利文章的問題,並徵求他們如何處理此事的意見。

南昆士蘭大學校長揚•托馬斯(Jan Thomas)教授很快回復說,對法利文章的指控沒有依據,並把法利學術造假的做法歸結為不同的觀點而已。

另外一位澳洲大學的行政官員來電話,要筆者停止向該大學發這個揭露法利文章的郵件,否則他要報警。筆者要他發一個郵件來說明他的要求,但他拒絕了。

而法利文章的編輯劉易斯教授在看到我們的郵件后,以大首長的口氣,軟硬兼施地要我們停止對這些文章的質疑。軟的方面他說法輪功學員是修鍊寬恕諒解的,就應該停止質疑。硬的方面他說如果我們不閉嘴,他就要說我們是在威脅、騷擾和攻擊法利,是打着法輪功學員身份的中共特務在敗壞法輪功的聲譽。並威脅如果我們不閉嘴,他還會繼續寫這類誹謗法輪功的文章。

他的邏輯是,他們製作這類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是在維護法輪功的聲譽,他還自稱是法輪功之友,而我們質疑他們文章的問題,就是在敗壞法輪功的聲譽,就是中共特務。之後他還發來一篇新的誹謗法輪功的文章,說這是我們不閉嘴的後果。新文章還指我們干涉了他們的學術自由。他的這篇新文章,同法利的那些文章的特徵完全一樣,都是中宣部的文風。因此筆者懷疑,劉易斯很可能是所有這些文章的真正作者。

法利在西方的不同英文書刊發表了一系列這類文章,劉易斯全是這些書刊的編輯,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嚴重不符學術規範的文章能順利發表的原因。

為了迫使我們閉嘴,劉易斯除了耍盡了流氓之外,還叫囂說我們反對他們的這些學術造假,簡直是蚍蜉撼大樹。好像全天下都是中共的了,因此學術文風也都應該跟從中宣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