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2/15

日本最了不起的公司

偶然發現一本簡體翻譯(還沒有繁體版)的日本暢銷書《日本了不起的公司》,作者阪本光司,日本經營學專家,專門研究中小企業經營論、地域經濟論、產業論。他認為,從事中小企業研究,必須從“現場”出發,因此每周會花一、兩天的時間, 實地采訪各企業。截至目前,他拜訪過的企業已超過了六千家。由他撰寫的《日本了不起的公司1》銷量在日本過百萬冊;《日本了不起的公司2》剛剛在日本出 版,旋即登上日本銷售排榜。



看了第一部份,有很深的感受!!

相對於一般企業,只是形式上的做社會公益,這才是真正的企業家!!

前言>>

日本理化學工業

 

五十年前,日本理化學工業順應全體員工的懇求:“我們全部的人都願意做她們的後盾”,聘用了兩名有智能障礙的少女。如今,這家公司雇用身障者的比例,約占全體員工的七成。

 

一家公司並不是為了提升銷售量或利潤而存在,它的存在,應該是因為人們有所需要,員工可以帶著驕傲工作,並且能夠帶給所有人幸福。

 

五十名從業員中,有七成左右是智能障礙者,位於神奈川縣川崎市的這家公司,坐落於多摩川附近一處幽靜的環境當中。我推舉這家公司為日本人最應該好好珍惜的公司之一。

 

“日本理化學工業株式會社”創立於一九三七年,主要生產無灰粉筆,大約在五十年前,他們開始雇用身心障礙者。

 

事情的緣起是公司附近一所啟聰學校的老師來訪。一九五九年的某一天,一名女性來到當時位於東京都大田區的日本理化學工業拜訪。她表示:“我是啟聰學校的教員,有一個冒昧的請求,不知道是不是能請貴公司雇用我們學校今年即將畢業的孩子呢 ?我聽說大公司都有雇用身心障礙者的特設名額,我衷心懇求貴公司能夠幫這個忙。”她請求公司雇用兩名智慧障礙的女孩。

 

社長大山泰弘(當時任職常務董事)為此煩惱了許久:

 

“如果要雇用這兩個孩子,就得為她們一生的幸福負起責任。我們公司現在到底有沒有能力辦得到呢..”想到這一點,他沒有自信負擔這個責任。

 

他對老師說:“我非常瞭解您的意思,但是我們公司可能沒有辦法。真的很抱歉。”

 

不過,這位老師並沒有放棄,此後又來訪了兩次,卻還是遭到拒絕。

 

第三次來訪的時候,大山看來相當苦惱,終於老師也不忍心,決定放棄。不過她還是提出了這樣的要求:“大山先生,我不會再請求您雇用她們了,可是,即使不能給她們正職,能不能至少讓她們來實習,體驗一下工作呢 ?否則她們終其一生都不會懂得工作的喜悅。她們的壽命比我們正常人要短許多。”

 

看著老師殷殷懇求,大山也動了惻隱之心,便答應“為期一周”,讓這兩名智慧障礙的女孩來公司實習。

 

一談妥實習事宜,為此高興的不只是孩子們,學校的老師和家長也都欣喜若狂。

 

上班時間是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而這兩個孩子不管颳風下雨,每天早上準時七點來報到。

 

她們的父母甚至老師每天都心懷忐忑地送她們來上班,家長更是下午三點左右就來到公司門外,擔心“她們會不會累倒了”“有沒有給人家添麻煩”。

 

就這樣一個星期過去,到了實習的最後一天。十幾名員工來到大山面前,說道:“我們想跟您談談。”

 

“那兩個孩子明天就結束實習了,大山先生,我們想請求您,能不能不要就此結束,從明年的四月一日起,雇用她們為正式職員。如果她們有什麼不懂的,我們全部的人都願意做她們的後盾。拜託您雇用她們吧。”

 

這是全體員工的心願。

 

那兩個女孩從早到晚全心全意的工作態度,打動了全體員工的心。雖然只是貼標籤這樣簡單的工作,上午十點的休息時間、午休以及下午三點的休息時間,她們的雙手都不曾停下來。她們每天認真地工作,直到有人從背後拍拍她們,提醒她們“該午休了哦”“該下班了哦”。

 

工作的時候,女孩的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

 

由於員工們的懇求,大山決定正式雇用這兩名智能障礙的女孩。如果只雇其中一人,那麼另一個就太可憐了,而且單獨一個人進入職場也會不安,兩個人多少還可以互相照應,因此他便決定兩名女孩都雇用。此後,公司開始慢慢地增聘身障者,不過大山心裏還是有一件事

 

情怎麼也想不通:“與其每天到公司上班,安養院的生活不是更無憂無慮、快活得多嗎 ?”

 

當她們聽不懂別人說什麼而犯錯的時候,如果對她們說:“你們回安養院好了。”她們就會哭哭啼啼。一開始大山總是不懂她們為什麼會這樣。

 

在一次參加法會時,大山對禪寺的師父聊起這件事,詢問師父的見解。

 

師父說:“這是理所當然的啊。所謂的幸福,一是被愛,二是受到讚美,三是對他人有所貢獻,四是為人所需要。其中的第二,受到讚美;第三,對他人有所貢獻;第四,為人所需要,都是在安養院得不到的。這三種幸福,必須借著工作才能夠享有。”

 

“原來,四種幸福的其中三項,要工作才能得到實現,所以不管是怎樣的身障者,還是會很想工作。光是在安養院或是家裏悠閒地過日子、看電視並不見得是幸福。真正的幸福要工作才能體會。”

 

對大山來說,工作不過是件普通的事,師父的話讓他驚訝不已。或許大部分的人都忘了工作所帶來的幸福,反而是身障者讓他們重新體會到這一點。

 

大約同時期,大山偶然在電視上看到大家昵稱為“河馬園長”的上野動物園西山登志雄先生說道:“最近的動物都不會照顧自己的孩子。我觀察了一陣子,好像是因為住在籠子裏,每天都有人餵食,它們就漸漸失去養育孩子的本能了。”

 

這些動物忘了自己到底“為何而生存”。想到這裏,大山終於恍然大悟。

 

禪寺師父和西山園長的一番話,使大山瞭解到:“人所謂的‘生存’,就是透過工作被人所需要,也透過工作,能夠自立更生。那麼,公司不正是可以提供這種機會的場所嗎 ?這不就企業的存在價值和社會使命嗎 ?”

 

就這樣,五十年來,日本理化學工業長期積極地雇用身心障礙者。

 

雇用身障者看來簡單,但起初他們也遭遇到許多困難。關於工作上的細節,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教起。平常都是人力去配合生產線,但是為了讓這些孩子能夠全力發揮,大山根據每一個人的狀況,去調整機器、工具和零件。

 

“這些孩子有的是徒步走來公司上班,有時候也搭公車來,都會經過有紅綠燈的道路。這麼看來,他們至少都具有辨識顏色的能力,就利用這一點吧。”大山就是這樣來作判斷的。

 

公司製造的產品是粉筆,有各種顏色,那麼生產線上的容器也配合材料的顏色來區分就可以了。此外,為了讓看不懂數字的人,不用看秤上顯示的重量也能進行工作,事先做好所需分量的砝碼,教他們“藍色容器的材料就用藍色的砝碼測量,再混合”,這樣就不會弄錯了。

 

至於機器要操作幾分鐘的問題,也是先量好所需時間,定制沙漏,讓作業員可以一目了然。“按下按鈕以後,把沙漏倒過來,等沙子全部漏完,就把機器關掉。”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依照指示作業。

 

大山仔細地觀察每一個人會做什麼、不會做什麼,慢慢地瞭解他們,然後再依照他們個別的能力,去調整工作程式。

 

大山說,只要配合他們的能力去作調整,給予最適合的工作,就能讓他們的能力發揮到最大極限,成果也絕對不輸人。就這樣不斷地花心思調整工作程式,持續聘用智慧障礙者,一轉眼就過了五十年。

 

公司對智慧障礙者錄取的標準是:可以打理好自己,能夠與他人應答,認真工作,不給其他人添麻煩。這些孩子多半性情都很好,如果他們的工作能力達到一定程度,還可以升任領導職務,使他們更積極投入工作。

 

依照法律規定,所有企業都有義務雇用一定比例的身心障礙者。雇用肢體障礙者的規定是在一九七六年確定,而對於雇用智慧障礙者的規定,則是到了一九八七年才總算定案。

 

由此可知日本理化學工業在這方面的貢獻。我之所以會將這家公司列為最了不起的企業,也是因為大山社長的情操感動了我。

 

沒有達到身障者法定雇用率的公司,是會被徵收罰款的,但是全日本四十七個都道府縣中,達成法定雇用率的公司卻只有42%。比例最高的大分縣也不過,而最低的東京都則只有27%。(2006年的統計)

 

許多企業都寧可付罰金,也不願意雇用身障者。日本有六成以上的公司都是付錢了事。

 

在這個講求“心靈”“人性”“保護弱勢”的時代,事實上卻還有六成的公司為了雇用身障者的問題猶豫不決。

 

我想,可能是因為有工作意願的身障者不多,為此我做了一項調查。以三月底從學校畢業,並且回答“想工作”的身障者人數作為分母,實際就業的人數作為分子,計算出來的結果,最多也只有三成左右。換句話說,有效求職率只有。這顯示有七成的人即使想工作,也找不到容身之處。這是因為很多企業都抱持著“付罰款省事多了”的想法,才會有這樣的統計結果。

 

日本理化學工業只是一家擁有五十名員工的小公司,為什麼他們做得到,那些大企業卻做不到呢 ?

 

日本理化學工業的無灰粉筆擁有三成的市場佔有率,然而近年因為少子化,加上學校的授課電腦化,使得粉筆的需求量逐年減少。他們必須開發新產品以化解危機。

 

如果只有身障者的話,或許沒辦法想出什麼好的點子,但是加上其他人的協助,就有可能激發新的創意。“先不說我們自己,為了支付這些孩子們薪水,公司一定得賺錢才行啊。”公司有這樣的自信和使命感,所以不斷地開發出創意商品。

 

舉例來說,來自社長提案的“Korobars”(注:取日文“転zhuàn”的諧音,意指“不會跌倒”),望文生義,就是用在雪地或是結凍路面上行走時的止滑帶。

 

還有,畫在玻璃上也可輕易擦拭乾淨的“Kitpas”,是最適合塗鴉的商品。孩子可以一邊眺望窗外的景色一邊作畫,而且因為可以馬上擦拭,家長也不會因為孩子的塗鴉而生氣。他們更打算活用這項商品,尋找適合學校或辦公室使用的板材,進而開拓新的市場和需求。

 

而在本業—無灰粉筆方面,他們利用回收的乾貝貝殼,開發了環保商品。

 

日本理化學工業就這樣做各種嘗試來擴大事業,而這一切的起點,都是大山社長為了幫助身心障礙者增加就業空間所作的努力。

 

曾經有一次,我去拜訪日本理化學工業,那次的經驗令我永生難忘。

 

當我與社長訪談的時候,一位老婦人端著咖啡來到會客室。她小聲地說:“歡迎光臨,請喝杯咖啡。”然後又端著託盤走了出去。

 

等到她離開之後,大山社長才緩緩地跟我說:“她就是我以前提過的最初的那名員工。”

 

原來她就是五十年前那兩位智能障礙少女的其中之一。

 

當時她也才十五六歲,現在已經六十五六歲了啊。

 

背駝了,頭髮也白了。

 

自從她進公司服務這五十年,大山先生還有其他同事、上司一直溫柔地守護著她,一起為公司打拼。這期間有世事的起伏,當然也有歡喜和悲傷,而這一切都起源於五十年前啟聰學校老師、全體員工的心願,還有大山先生的決定。當我想到這些歲月所累積的一切,再也忍不住淚水。

 

當她六十歲,理應退休的時候,公司又繼續聘她為約雇人員,請她做一些雜務。只要有員工提出要求,公司都會繼續雇用他們到六十五歲左右。

 

事後我到工廠參觀,發現剛才端咖啡給我的老婦人,隨後又回到工作崗位,繼續認真地製作著粉筆。

 

當初曾經為了“能否照顧這個孩子一輩子”而煩惱該不該雇用身障者的大山社長,現在已經貫徹自己的信念,充滿了自信,他臉上洋溢的笑容只有辛苦走來的人才懂。

 

我拜訪過很多公司,日本理化學工業的一般員工,臉上的表情確實都相當開朗。我不禁詢問社長:“為什麼你們的員工臉上都充滿了自信呢 ?每個人都很有活力的樣子。

 

他對我說:“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對社會有所貢獻吧。我們雖然只是一家中小企業,但是他們在這裏工作,同時也為弱勢者、為社會盡一份心力,就是這樣的自信,大大地提升了他們工作的動力。”


大家都在利用網路賺大錢了,你卻還在傻傻的過著領死薪水的上班族生活嗎? 
正處於網路時代的您,再不懂得順應趨勢,就只能等著被淘汰嘍.. 
現在有套”來自未來的系統”的先進賺錢方式~ 
http://lovelife2012.weebly.com/
留下基本資料即能立即免費體驗與瞭解此系統的強大威力~




商業週刊:2011年七大管理挑戰←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