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11

我好渴~

艷陽七月天
洗曬冬被的好時日




攤在陽光下的枕頭烘照得又鬆又軟
一掃終年晦濕的陰霾

可是真是苦了
怕熱的薄荷啊~

端午前後
朋友來家裡
隨手在池邊摘回了一小枝
在水邊佔地為王   囂張 蔓延 拓長的甜薄荷
插在水瓶裡
本想 等枝葉爛了  再丟吧!

沒想到
這小植物像卜派吃到菠菜般
拼了命的長呀!長~
長得太高
就順手一掐    變成兩枝
別說爛掉被丟
他可是長足了氣根
一副就是要賴定不走的樣子

這麼有韌性的傢伙
到了盛夏
可就沒剩下太多活力啦~
沒吃到水的部份
即使到了傍晚四五點
還是這麼垂頭喪氣   
像沙漠裡拖著沉重步伐   望不到綠洲的迷惘旅人
恍惚著眼神   微張著乾裂的唇
直覺 渴





勤勞的蜜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這小傢伙撞暈了牠~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