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於是,這就是中國。
January 31, 2015

北國之秋

 
    
        北國的秋天,在各種的文獻與文學、傳說與小說中,在在透出她所特有的乾爽、明白、硬朗與真切的氣味
 :是不是老北京胡同深處的秋,青空裡的馴鴿真比別處飛得更高、槐葉底的日光真比他方攪得更稠 ? 塞外,當走過那些屋兒冒煙、驢兒吐氣的村莊,走過紅柿纍纍的小徑,是不是那«胡茄互動,牧馬悲鳴»的秋哀真格外使人涕零...

 (原刊於2015年1月中華副刊)


繼續閱讀
January 31, 2015

中國美術館與北京烤鴨



        不如晏起後,就到樓下的中國美術館一走。有什麼其他行程比逛美術館博物館更適合這種天啊 ? 走完了,去吃個烤鴨,回酒店休息、消化,喝茶、看霾……
繼續閱讀
January 20, 2015

口水


   
        北方當季的水果,可口得無言以喻,最奇特的是那小梨的果肉本身有著一種濃厚似香水的芳香。我看見一旁的地上整齊擺著一落贈書,是一個佛教單位編的、叫
的小本雜誌。怎麼在街上贈送都送不完,被扔在這寧靜的街頭麼? 隨手一翻,裡面有一篇弘一法師年輕時在杭州第一次嘗試斷食所寫的斷食日誌節選,還有幾首如詩般、頂有禪味的佛歌歌詞,吸引我的興趣,使人禪心忽起。

        午後深深,槐樹的小葉映在朱門上的影子越來越濃、牆垣後透出來老松的綠意也越來越豔。我終於來到目的地門前,赫然發現,這清寂的景點,竟也要掃瞄包包...  


繼續閱讀
January 8, 2015

泳者



    上圖,是第一天下午獨自在后海散步時所看到的景象。當時我直覺這是奇景,由於不清楚兩位陽光沐浴男裸露的程度(我不知道他們穿的是泳褲),又不好意思大喇喇站在人家對面看,所以是隔著馬路,躲在路邊矮樹叢後拍的照。

    城市裡人們的家居普遍窄小,中國人將公共空間利為己用的效率是世界有名的,旅行中我看過在馬路上舉鍋炒菜的、搬床夢周公的,亦或搬桌搬椅,把客廳飯廳都移上街的,可是,不浪費這大好午後秋陽,而直接在大街上洗澡的,真是第一次見。一旁還坐著一位背部半裸在晒太陽的女子,而地點是在所謂[中華宗教文化交流協會]的門前。這畫面,不管怎麼說,也太妙了...

 
繼續閱讀
December 16, 2014

貳心

    也許,美的是抵達這無名小寺的那無名的一刻: 這是今早以來,我第一次看到這城有一個地方是不邀人入內參觀的。到處都在賣票、到處都在兜售,可是小廟的院前寫著,本寺非觀光景點,遊客請勿入。 所以現在我非遊客了。我僅是一名入內尋佛心的凡人...



 
繼續閱讀
December 13, 2014

胡同與水


    到了哪個城市我都要先找水。近在水邊,整整三天的時間,我可以漫無目的,只是在兩岸的胡同深處晃蕩,看人、看水光、看生活、看季節,看這城。尚查理是需要目標的。大多人也都是這樣吧,必需知道今日要去哪裡、去看什麼,旅行才明確。那些叫得出名字的景點就等他吧,我決定趁這幾天完成我的無目標的旅行...

繼續閱讀
December 9, 2014

故人

歲月匆匆人事已往,我對於童年在表叔家中作客的印象仍非常鮮明,並且始終珍藏著那張合照;那次的會面,聯繫著我與爺爺一同的日本遊、聯繫著我的童年,聯繫著一位早已逝去的親愛的人...

繼續閱讀
December 9, 2014

水墨畫


 
讓旅程從這幅畫兒裡展開吧。

先是在巴黎等不到行李、再是接續的班機機件故障不能起飛。我也曾獨坐在黑暗不安的機艙裡(機長廣播說為檢查電路系統需要短暫關閉電源),問自己為什麼要走這一趟。

彷彿著了魔,我從來沒有對旅行計劃如此執著,就是在這年、這時、這刻,一定要去一趟北京與哈爾濱。

旅伴的行程難定、北京繼續大霾;其他可能的行程與因素在招喚,種種的原因都不能動搖我。

北京的一日之中,天色隨著飛機高度的下降逐漸渾濁。我們突然置身傳說中的霾霧中心。那想必就是西山的叢嶺峻關,像夢裡的叢嶺與峻關,像一張無邊的水墨畫兒。

我拿出手袋中的相機直按快門,心中的疑問頓時全都無蹤。

底下的那座城市裡,也有許多的不堪、許多醜陋與無奈,這將是一場走進真實的旅程,不像世上某些其它的目的地,帶我們走進天堂與美夢。可是故都,連霾都這樣美。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