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GIONO
April 15, 2015

丘陵


        « 丘陵 »是季奧諾的第一部小說,出版於1929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加速了工業時代的起飛,世界的模樣正在急遽的變改,世人對於環保以及愛護地球的概念還從來聞所未聞。人與自然界的關係,差不多就是人與神的關係。季奧諾筆下的人物都是普羅旺斯鄉間純樸的鄉民,以天地為生,恐懼於水、火、風、土各種超出於其智識以外的大自然現象,在大地上,以小小的村落作為他們的雕堡,在村高處豎立起教堂與聖鐘,祈求著天祐...

<原刊華副2015年2月>

繼續閱讀
July 20, 2013

天空



個地方終年刮著從法國隆河河谷而來的刺人的北風,那裡的天空因而鮮有陰雲,而常常呈現一種攝人的蔚藍,不知情的浪漫者把它叫作[普羅旺斯的天空],以為那裡的人整天躺在薰衣草田間喝葡萄酒,做著浪漫的事...

圖說: 這藍天,藏有什麼奧秘?

繼續閱讀
March 9, 2012

山丘上的聲音

如你也聽過松風,你會怎麼寫它呢? 你又會怎麼寫漫漫炎日裡清涼的澆水聲、空氣中飛舞的蜂聲;白楊樹葉的舞動,跟海浪的聲音? 也許你喜歡其他的聲音...

<2012年2月,國語日報少年文藝版>

 


繼續閱讀
December 23, 2011

<譯癮>聲音。譯紀諾,之一


從來就不相信單單學校教育可以養成一個人。灌溉一個人的是長長的一生。在這一點上坦白說動物們比我們運氣好。一隻小狐狸受到天與地的指引而逐漸地長成,某一天,牠必然一定變成一隻成熟睿智的狐狸。而人與生命之間卻夾雜著太多人類有的沒的各項的發明與物件,這些東西的聲音常常很難聽、顏色不美,味道很難聞。今日小小的人兒們,有很多,除了這些人為物件之外,就從來沒汲取過世間其他的養份,所以相當正常自然,並且完全符合邏輯地,這些人還沒來得及長成就已經凋謝,死翹翹了...

--本文出自Les terrasses de l'île d'Elbe一書,為紀諾晚年為報章雜誌所寫短篇雜文之合輯--

紀諾(Jean GIONO,1895-1970),圖片出自http://jeangiono.mes-biographies.com/biographie-Jean-Giono.html

相關閱讀: 沒有國家的人

繼續閱讀
May 27, 2011

沒有國家的人


如果今天我們必須去護衛一條河、一座丘陵,我們必須去護衛山巒、天空、風和雨,我會說,沒問題,這是我們的使命。為了捍衛我們的幸福,大家一起拼了吧!

可是不然。我們所拼了命保衛的,竟是這一切事物的虛假的名字。

如果我看見一條河流,我就說 : 河啊;如果我看見一棵樹,我說 : 樹 ;可是我絕不會說 : 法國。法國是什麼 ? 天地間根本不存在這樣東西。如果可能,我願意把這個虛偽的名字完完全全拱手去送人,只要能夠換回為這個名字而犧牲了的我的弟兄們當中任何一個的性命......

世上不存在所謂 « 身為法國人的驕傲 »。只有好好的活著、珍惜生命這項最偉大的奇蹟,才是生為人唯一的驕傲。

- Jean GIONO


* * *


不再移動了,毫不想再東奔西跑,甚麼顏色的護照變得一點關係也沒有。卻在這時,他們頒給我一本他色的旅行證件。暗紅色的,帶著褐與紫,好像會在陽光的拂穿下變成透明而晶瑩,比我原有的深綠色證件要透明得多,很像這裡的葡萄所釀成汁液的顏色...


本部落相關閱讀連結: 圓圓的日子...春日小譯尚、紀諾

           當星塵再度成為一枚精子 - 紀諾的普羅旺斯


繼續閱讀
June 26, 2010

當星塵再度成為一枚精子 - 紀諾的普羅旺斯



這裡有生命跟宇宙的奧秘。那是沾滿我指間的詭異而黏稠的綠色濃液。有那麼一天,當我也步上轉換之路,從肌肉到綠葉、從綠葉到石頭、從石頭到藍天;從星塵,而再度成為一枚精子......,當那一天來臨,我也許會更加明白這一切奧秘
-
Jean GIONO, Rondeur des jours(尚、紀諾,圓圓的日子) 。恰唯譯。

天的世人知道普羅旺斯這名字,大概多半來自於彼得梅爾。而紀諾的普羅旺斯是截然不同的。梅爾描述的,是水果派上面華麗而甜膩的鮮奶油,而紀諾說的是那果肉與果粒的來歷,是果園裡的小宇宙,是果樹頭頂上的星空與它腳底下的腐土;是那用以熬煮水果的糖漿濃稠而真實的香味。是這片土地的味道,微焦,燒灼喉頭,帶著苦澀...

圖說:2010夏,途經普羅旺斯。

繼續閱讀
April 21, 2010

圓圓的日子...春日小譯尚、紀諾


子並不是長形的。「長」這個形狀有方向,總是要企及某個目標,好像箭頭、像道路,像人們的各種競賽...。而日子,是圓的。是永恆與靜止的形狀。像太陽、像世界;像上帝...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