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席蘇貓看人生
April 28, 2006

漁人老屋之春

 
 
 
這種不知時辰的白晝好覺,是生為一隻貓的幸福極致。連夢境的顏色和濃度,都與夜晚的長覺不同。黃梁夢醒一場,窗外依然是炎炎白日,挾著微鹹海味的南風開始送爽,正好舒涼我漸熱的皮毛,我開始期待著另一個春夜的降臨...

繼續閱讀
February 4, 2006

好個狗年

天晚上,有十多口人要來家裡吃飯,慶祝「狗年」夜,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能清清靜靜渡過這個陰雨天的原因。依我看,請客作主,這種人間事,她始終就還沒學會真正去「愛」它或「不愛」它。對啦,她的問題,就在於又愛又恨。人間所有麻煩都是這種矛盾的情懷所引起的。你如果百分之百的愛、或百分之百地不愛,所有事情都很簡單...

繼續閱讀
January 16, 2006

席蘇貓開口說...

""

我與她,維持著這種黑夜-白天、相互依偎-各自獨立的完美型態過日子。說句有點冷酷的話,內心深處,我知道我並不需要她也可以活得不賴,我想,在她是一樣的...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