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16, 2005

藍點點與點點藍 - 5(完)

~ 遇見點點藍

藍點點凝視著那雙帶著倦態的眼睛,穿過那因過份苦讀以及雙手的揉搓而血絲滿佈的表面,她彷彿看見了在它們裡頭,很深的地方,所有那些它們曾經看過、凝視過、記憶過而收集在裡面的結晶物,正在一閃一閃地發出光芒...
=======================================

...也許我所需要的東西,就藏在它們之中,只是我還沒有找到提煉的方法…,所以目前我正在苦讀所有我已完成的書卷,試圖從中找出方法…」

「那是什麼問題呢?」

「我有了製造紙張的方法,卻沒有製造筆的。或者說,製造新的墨水。而我的筆終於沒水了。我過去卻竟然從不曾想到這個問題。」那人聳聳肩,用力揉了揉他那倦極了的眼睛,無奈而痛苦地說。

藍點點凝視著那雙帶著倦態的眼睛,穿過那因過份苦讀以及雙手的揉搓而血絲滿佈的表面,她彷彿看見了在它們裡頭,很深的地方,所有那些它們曾經看過、凝視過、記憶過而收集在裡面的結晶物,正在一閃一閃地發出光芒;那雙眼像一對幽暗而深邃的鐘乳石洞,成群地無數地被時間凝結成堅實之柱的石頭,靜靜地在各自凝結當時的每一個瞬間沉睡著,閃爍著幽靜而恆久不滅的光芒……,然而那雙眼的表面正在乾枯!自太久以來,它們只接觸書卷乾燥的紙頁,它們已經太久沒有接受自大地冒出的生命之泉的洗滌與流經,它們曾經沿著那泉旅行,逐水而居,渴了便飲,遇到乾旱的季節,它們便芻食上一季飽滿清甜的泉水所變成的它們的體液來維生;它們喝得太飽,幾乎溢出,它們很知足地以為已經喝夠了此生的所需,於是選了一個乾燥的底樓,在那裡緩慢地進行反芻,準備此後只飲來自自己本身的精華,然而現在它們卻面臨了乾枯的危機,它們的乾燥與倦意,幾乎要把在深處沉居的那些時間之石的光芒都掩住。

那雙眼需要重回它們的泉水邊去。這個苦讀者所需要的東西,竟然是那麼簡單,藍點點忍不住高興地叫了起來。

「可是我有筆啊!」她快活地叫著,「我有筆,而且有很多很多墨水:我用墨水來當燃料,這樣我的筆才可以飛。」

「可是…,」因為一直在苦尋著的東西忽然好像從天而降出現眼前,那人顯得有點激動,可是他卻立刻又猶豫了起來;那雙正在乾去的雙眼,帶著希望與絲絲不安,深深地望向藍點點,「可是,你願意把妳的筆跟墨水借我?」

「這就是我的筆,」藍點點指著她擱在桌邊的筆,「每天晚上我需要它帶我去漫遊,可是白天的時候,我並不需要筆,如果你願意的話,整個白天你都可以使用它,但是…,但是它也常常需要添加墨水,這必須要回到城裡才行,只有在城裡我才能有源源不斷的墨水可以添加,不然的話我的筆也會乾掉的…」

「所以我必須要跟妳一塊兒回城裡去…」那人轉頭望著他成排成疊的書卷,陷入沉思狀,喃喃地說。

「我想是的。如果你願意與我共用一隻筆的話…」藍點點也望向屋子裡滿地滿牆璧的書卷,很為難地說,「這麼多的書頁太重了,我們沒有辦法把它們通通放上我的筆一塊兒帶走。」

「也許只有這樣了…,」那人慢慢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謝謝妳,藍點點,妳不知道妳的幫忙是多麼慷慨偉大,我無法用言語來向妳道謝,即使我必須要將已完成的書卷都留在這條街…;有了源源不斷的墨水與筆,我將在城裡繼續完成比這兒所有加起來還更多的書卷,而我能回報妳什麼呢?如果妳願意的話,妳可以任意地在我的書卷裡品嚐萬物的滋味。」

「真的?」藍點點快樂極了,「這真是太棒的禮物了!太謝謝你了!我太高興了!」

她幾乎跳了起來,一不小心把他們身後的一整個書架都撞倒了,成疊成疊的書劈哩啪啦地砸在地上,要不是他們跑得快,一定通通砸在他們頭上了。

他們倆一起坐上了藍點點的筆,飛過交接處最後一抹淡淡的邊線,飛過曲終人散了的靜寂的童心大街,飛過正在醒來的城市上空 - 一如每一個天明,在那城裡,一軌一軌單調的車引擎正自四面八方輕輕地將夢劃破,並逐漸匯流成一隻雄壯而低沉的曲子;一股一股豆漿的咖啡的燒餅的麵包的還有煎蛋與飯糰的蒸汽,紛紛自地面無數的鍋爐升起,在低空處形成一張香氣撲鼻的暖暖罩子;一盞一盞的燈光亮起,在燈下,沉睡的氣息被抖落,抖擻成新的一天,然後所有的燈光通通都溶入了白晝的無垠裡頭 - 而城市便醒來了。冒出欲望的泉,此刻正湧著源源涼水,他們飛過它的上方,然後又飛過無數座像這樣的泉水,有些盛大而豐沛,有些比較小,細細淙淙地吐出一線水的珍珠,珠落珠起,細線不斷。

白天的珍珠逐漸顯出它最晶瑩的光澤,即使稍晚之後將會有無盡的聲音、塵埃與人煙將它層層包裹,然而第二天它仍將再升起,重現最晶瑩的光采,反反再覆覆…;藍夜的珍珠睡了,但是每當白日的喧囂升到最頂點,它依然會再回來,以不變的寧靜再重新將一切洗滌,反反再覆覆…,不過,這個故事倒要暫時接近尾聲了。

那位苦讀者 - 他名叫點點藍,卻一點也不藍,他從來不曾明白為什麼自己有個這麼奇怪的名字,直到他遇見了大方地與他分享日夜的藍點點之後,才終於恍然大悟 - 他繼續用藍點點的筆寫下了無數的紙卷,其中,當然也很詳盡地記載了他曾居住並遇見藍點點的那條街的故事,那故事便以那街的名字命名,叫做「在點點藍幾乎忘了如何呼喚藍點點的那條街」。

藍點點依然繼續她每夜的漫遊,每個清早她經過交接處回到家裡,為點點藍轉述萬物的新消息;而在點點藍收納其結晶的書卷裡,她也滿足地飽嚐萬物的味道。有時候,他們會在白天裡一同整理點點藍的結晶,而在夜裡一起出去漫遊 - 現在他們不但曉得那些眼與心所見之物的過往與近況,也認得它們每一種不同的味道。偶爾他們一同在最深的夜裡飛回「點點藍幾乎忘了如何呼喚藍點點的那條街」,一塊兒窩在點點藍的舊居裡,細細地回味他昔日辛苦工作的結晶,品嚐那些舊日的味道 ,當作深夜裡提神的香茶;他們有時經過紙快樂與清潔檢查員的居所,窗內也總亮著燈,偶而可見人影晃過。點點藍對藍點點說,雖然很難,但也許有這麼一天,紙快樂會找到一張快樂紙,而清潔檢查員也將發現一間能讓他覺得自在舒適的清潔屋,不過在這以前,他們都將繼續住在這條蜿蜒而曲折的街。

至於藍點點與點點藍呢,一直到現在,他倆就這樣,快樂而無間地 , 共享每一個二十四小時的日與夜。






~ 後記 ~
世界上有無數的靈魂, 始終還住在這一條漫長而蜿蜒的街上。這裡的人們不知道如何愛, 混淆著快樂的真諦, 懼怕分享, 懼怕受傷, 懼怕生命本身的一切必然。他們來到這裡住下, 有各種的原因, 這並不是一種懲罰, 只是一個學徒的過程, 一個將內我釐清的途徑; 事實上, 我們往往都需要住過這樣的一條街, 有些人最後學成結業了, 但是也有另一些, 就一直留在那裡...

說故事時間裡的故事,著作權均屬作者所有. 如有抄襲情事,作者必究.


藍點點與點點藍 - 4←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