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December 16, 2014

貳心

    也許,美的是抵達這無名小寺的那無名的一刻: 這是今早以來,我第一次看到這城有一個地方是不邀人入內參觀的。到處都在賣票、到處都在兜售,可是小廟的院前寫著,本寺非觀光景點,遊客請勿入。 所以現在我非遊客了。我僅是一名入內尋佛心的凡人...



 
十方眾生十方願 不二法門不貳心

*

或有人禮拜或復旦合掌及至舉一手或復小低頭以此供養像漸見無憂佛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聲南無佛皆已成佛道


    
我拿出隨身的小筆記本,開始手抄寺院中庭的一副對子、還有門後牆上的一幅字,在我身後幾步處,有一俗人與寺中一僧人在對談。俗人正請示僧人,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憂。

    僧人說,還可以放生……,我沒聽到先前的對話,不知道其他無憂的妙法是什麼。這位俗人、中年的男士,十步外都可以感到他的著急跟煩憂。僧人似乎很推崇放生法,可他已急著想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僧人也不想再多言了,揮揮手:煩惱都是自找的,解憂還要先解心,您說是吧...

    先前,一跨進寺中的小院,我就注意到院中一角擺著一塊大看板,上面詳列政府所明定各種可以與不可放生的魚龜鳥獸等動物種類,都附有照片。

    每天,有多少困惑的人啊? 每天,多少的育苗養殖作為食物的動物,不知道他們身負著多麼巨大的解脫的願望,從菜市場的籠子裡,一夕迷失在污染的河川與他們從未生活過的天空中? 這些生靈大概也很疑惑吧。

    我所抄的那對子,不知作者是誰。牆上的小幅字句則來自於法華經句。我覺得它們很美。也許,美的是抵達這無名小寺的那無名的一刻: 這是今早以來,我第一次看到這城有一個地方是不邀人入內參觀的。到處都在賣票、到處都在兜售,可是小廟的院前寫著,本寺非觀光景點,遊客請勿入。

    所以現在我非遊客了。我僅是一名入內尋佛心的凡人。

    後海兩岸走來,可以坐下歇歇的安寧地方,沿岸十分缺乏。偶見的飲料零食販賣鋪實在太缺乏美感與靈感,而中國人的吐痰文化,令我對路邊的石塊與樹叢都很沒安全感,不太敢碰,索性往後穿一層,走這條與水平行的小後街,走到了這所寺院。內院,一道矮梯正斜曬著日光,院中的寧靜彷彿穿越時光、又像獨然於時光之外。

    我在梯沿邊坐歇了許久。在當當下下裡,曬當下的太陽。

    午後寧然裡的小寺,多年後我或許還會記得它;倒是,我們後來專程去朝聖參觀的故宮紫禁城,現在已經沒什麼印象了。

    先前沒發現,從寺中出來才見,寺前的小街上盤旋著許多算命仙,都在等那些滿心困惑的信眾。一位面孔可親的算命大哥問我好,我也禮貌地問他好,他就開講了: 姑娘妳是好人啊,妳要小心小人啊,姑娘妳今年有兩個方向不能去啊,兩種人不能近啊,哪兩種啊,您來坐坐我給您講……

    那張可親而真實的面孔被這一串油嘴滑舌一下攪濁了,令我一陣失望。眾生的困惑籠罩在小寺寧靜的上空,被放生的生物與寺前的算命師,都只是這巨大困惑所衍生出的相關副產品;我有點傷感。

    哪裡來那麼多的困惑?

    如果,一生中的一霎,能得到這恩典,一不小心岔進那無二的一心當中,出來以後,是不是就不再有疑問了?




(本來想拍的是一隻從景深處的門前向我走來的白貓。牠走進大片的樹影、走進我的視野,在相機慢吞吞的開機之前,又走出去了,可是仍然停在我腦海裡。)


胡同與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