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20, 2014

茶花女


    萬萬想不到, « 茶花女 »竟把我弄哭了。 還好我不是唯一的一個。與我隔走道相鄰的那女孩,她也自第二幕中場的時候,當女主角與愛人之父雙簧唱得正精彩、純潔的愛情與世俗的價值衝突最劇烈之際,因為她坐在我的觀賞視角內,被我留意到一直做出輕微仰頭的怪動作...

==================================

看了« 茶花女 »。

« 茶花女 »歌劇今夏在M城大劇院全新推出,聲勢很盛大,原因之一是六場演出的首場,因幕後約聘人員罷工並霸佔舞台而被迫取消,被噓翻了天。我其實有點懷疑,在我們這南方城市,據說常態古典音樂人口不過萬餘的地方,一個茶花女可以演那麼多場 ? 我天天聽的古典電台也十分配合,弄了一堆訪問與介紹,這一切,令我憶起九歲時第一次出國、與爺爺遊日本,有一個晚上他帶我去寶塚歌劇院看 « 茶花女 »演出的記憶。其實九歲說小也不小了,但當時我所記得的幾乎就只有劇名、這令令我聯想到美與芳香的名字;舞台上花花的色彩與誇張人物使我著迷,與劇名深深連結在一起,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茶花女之名原由如何;直到今天,我對古典音樂的喜好也只衷於樂器,始終未及演唱與戲劇。

也許我想回憶的是爺爺的心。那即使拖著一隻懵懂的小拖油瓶也不願錯過異鄉« 茶花女 »的七十歲男子的心。再說,尚察理出差,整個月我可以自由安排晚上的時間,這好時光,夜裡十點,星空裡還會有一抹紅霞,難得去賞賞城裡的夜色,看戲倒好像變成次要,萬萬想不到, « 茶花女 »竟把我弄哭了。

還好我不是唯一的一個。與我隔走道相鄰的那女孩,她也自第二幕中場的時候,當女主角與愛人之父雙簧唱得正精彩、純潔的愛情與世俗的價值衝突最劇烈之際,因為她坐在我的觀賞視角內,被我留意到一直做出輕微仰頭的怪動作。正猜她是否也在抑制腦中突發的液體從鼻子流出,她已顧不得被人看破,緊急拉開皮包找紙了。當她發現我也在掏紙,暗黑裡可以感到她的欣慰之情。可是,我倆也並非全場唯二。

差不多就同一時間,此起彼落,雖不能說萬眾同悲,隱匿的唏唆聲確實自全場上下左右對面清楚而來。

這又有什麼好拿來大書特書的呢 ?

也許是大驚小怪,可是這讓我很感動。在現場各種使我涕淚齊奔的原因之外,又加了一樣美好的感動。我覺得在我們今日這電影從3D起跳、手機4G已不夠看的時代,眼前這麼一套、說起來實在是老掉牙的愛情故事,已這種百年前除歌劇外沒有其他娛樂的古老時代之方式演出,竟還能讓人落淚,能說不是奇事嗎 ?

苦命的交際花,愛上了好人家的公子,為對方家庭所不許。愛情升華她的心靈、也帶來種種懷疑與懼怕,同時年輕女人自知一天天病重。終於,當愛與希望排除萬難向她綻放,也正是其生命之火燃到盡頭之時,徒留欷噓一片......

我坐在三樓(我聽音樂會所一向最喜歡的側翼位置),在這個角度,舞台、藏在台下的蒙城交響樂團、台前的觀眾席與環繞的包廂全都一覽無遺。視線從舞台上稍一拉遠,就能觀賞眾人凝縮在一個飽滿著音樂、感情與美的小宇宙內、聚精會神的畫面,不管欣賞的什麼節目,我一直覺得這幅圖畫本身就是另一齣動人的演出。時光駋迢前行,每個時代裡,人類的生活總是充滿可笑的規則與作繭自縛;每個時代裡,人總是繼續無望而不死心的追求歡樂跟幸福,我想到百多年前那些盛裝坐在包廂中的女子、她們的夢想與虛空,想及古往今來那些不被祝福的愛、與註定錯失的幸福......,同時又為人類情感與藝術所結晶之美感動得不能自己 – 想想,這麼可笑的生命,卻能夠將他們蟻般不足為道的感情與夢想,在小小的舞台上搬演、展現,成為這般波濤洶湧 – 洶洶的暗濤彷彿真在MONTPILLIER大劇院(其實以今日眼光來看很小,內部完全保持著OPERA時代的裝璜跟氛圍,格外具有一種私密沙龍的味道)的蛋型空間裡逐漸凝聚、堆積,壓在大家的頭上、撲在大家的面上,太陽底下豈真有什麼新鮮事嗎 ? 人類的悲苦與快樂,難道不是自古重覆著相同的旋律嗎 ? 我就是在這時,擋不住液體漲滿整個腦袋、從眼鼻衝出,只好跟鄰座一樣,顧不得窸窣,快伸手往包包掏面紙了。

我想到,再古老的、再怎麼老套的故事與情節,只要找到了能讓它發光、發亮的語言與旋律,就可以將當中亙古的情感傳達給現在與未來的觀眾。讓未出世的靈魂為它落淚,在下一個世紀,繼續使人想起自己與眾人的悲苦跟美麗。

但願我的故事也能找到它的語言跟旋律。

但願我已找到 ?

看歌劇,也許需要的是一種比較單純的心。像青春年少時讀瓊瑤那種感情大概差不多。尤其在今天這精彩多樣而選擇永遠過多的時代,這種單純好像更難了。而一但進入這個天真的世界,舞台上的情感竟如此逼真、迫人,真到,當披著一襲白衣的茶花女在終場即將嚥氣之際,有那麼一刻,在眾人屏息裡,我彷彿真地嗅到死亡的氣味。

能再重拾這份單純的情感真好。老實說,長年以來,我為不專心的毛病所苦,很多嚮往以久的時刻,到了,卻往往苦於難以全情進入;我一直很懷念童年時期看電影的經驗,那時,只要影片一開始,我就能輕易在暗黑的空間與螢光幕粒子間飛翔,全然忘記自身......不知這是反樸歸真的表現呢 ?還是根本只因為老了?

早夜裡的COMEDIE大廣場是那麼繽紛。站在劇院樓台欄前,近景是大廳中手持香檳而衣香檳影的男男與女女、金璧輝煌的吊燈與壁畫,遠景是挑高的大窗外廣場上一片霞紅紫藍、華燈初上。遠景近景皆燈火燦爛,多令人讚嘆的人間舞台;多麼怡人的夏夜。

圖片: Opéra Comédie Montpellier,蒙城歌劇院。這是去看另一場演奏會的時候拍的。



紅月亮←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