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September 27, 2011

蜥蝪、蜘蛛網,還有滿地的松針


    位文明世界來的人客不知道,在漁人老屋,長一個蜘蛛網不用花上半年,只需一天不清,第二天馬上就又編起來了,一天比一天更精巧,弄得你終於感到,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毀人家園,實在很不道德的...


==========================================

月底了,園中仍然不少蜥蝪的影蹤。還有很小很小的幼兒呢。

盛夏的小恐龍,今年牠們的季節好像比較長。

將腳翹在花園中的桌上看書,看著看著,一隻小蜥蝪從光腳的後面探出頭來,東張西望,縱身一跳,從桌上,跳到滿地的松針裡去了。

牠好像也不怕人。還是,牠安然於那些也並不怕牠的人兒,並且能夠應感誰的心中存在不存在侵擾作弄牠的意念。

倒是鄰家的白貓,在草樹間東躍西跳,從早到天黑,專注享受著精彩的季末大補獵。肥頭大肚,自以為很厲害。

真高興我如今沒有貓了。

*

松針掉了一地,沒有人掃。

搬張椅子坐在松針間讀書寫字,也挺有風味。

如果認真的要整理一個庭園,一整天大概差不多也就報銷了。

屋中也是一樣。如果認真地要維持一個隨時見得了人的屋子,每晨一動手起來,便差不多到天黑也才會完結。

許多人以為我是家庭主婦,因為我大量的時間都在家中。他們不知道,我當家庭主婦的時間,大約只暫總時間的百分之一還不到。一個禮拜,連洗碗洗衣加煮飯燒菜烤蛋糕,偶然將地板掃抹一圈,大概不到兩小時。至於陽光充足的窗門前那些蜘蛛網呢,曾經我被某位客人當著面這樣說,哎喲,連蜘蛛網都長出來啦! 那位文明世界來的人客不知道,在漁人老屋,長一個蜘蛛網不用花上半年,只需一天不清,第二天馬上就又編起來了,一天比一天更精巧,弄得你終於感到,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毀人家園,實在很不道德的。

以前我也以為自己算得上是個家庭主婦。還興致勃勃,要弄園子、理美居,要讓大家稱讚羨豔夢幻般的家居。直到越近不惑、越隨己心,才發現那些俗世的光榮於我根本不值一銀。

學了花好花謝以後,我很滿意於純欣賞,最後一絲想要將這些好花據在己園的心意,也都煙散掉了。因為我也同時學了天、地、風、雲,河流與山脈的事。難不成將這一些也都要購入自己家的花園嗎?

家屋裡面,也不再以他人的眼光來評判整齊清潔與否。因為幾乎從來也沒有別人會被邀來。能夠對話者幾稀,而法國人的高談闊論與唯我中心的本事,這些年是真的嚇到我了。因此凡飯局、訪客、不速之客,幾乎通通沒有。

如果能夠,真的,我只對那些肉眼不見的活動與時刻感到興趣。那些神遇、突破、躍升、沉吟……。於我,這便是寫字跟讀書。也及發呆跟散步。這些事情之後,已經渾身發熱、腦汁絞盡;累。而且還不太能對人說,因為人家覺得這累來的很奇怪,而相反認為像我這樣的人應感無聊到爆。

所以找誰來吃飯談心呢?

所以呢,就我們兩個。那另一個人,是一位天生有快活本事的人,豬窩狗窩裡他都快樂舒適得不得了。以前我覺得這很不可取,現在慢慢發現,這項人格特質也是一種優點。他唯一不快樂的時候,那便是當窩裡的凌亂到了連我這個只管”精神躍升”的人都受不了的程度,要求他清理肅整,他便會很不情願的嘟嚷著,說,都已經整理過了,秩序自在,天見他見,便好。

所以現在,最怕有人來。無人靜好。最後一個可能的淺在客人,萬一他不小心看到這一段,恐怕也不大敢來了。不過幸好他看不懂的可能性比較大。

*

臉書居然這樣不要臉。

不久前才剛巧在報章上讀到,說臉書的全球使用率下滑了。就是說,從爆紅變比較不紅了。本來嘛,世事哪樣不如此? 偏偏若有許多人是靠這種爆紅吃飯的,而且越吃越貪得無厭,那怎麼樣都要讓它繼續紅下去才行。

可是,大家的新鮮感有限度,一開始臉來臉去,找到八百年不見的故友舊人,很好玩,久而久之,發現自己的現實生活跟故友舊人實在八竿子打不著什麼關係,再加上隱私權的種種顧慮,大家漸漸”臉”得不勤了,也很正常。我沒有因為隱私顧慮而去退出臉書,因為也沒什麼特殊的機密與見不得人;幾個禮拜、一兩個月,上去看一看那些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舊友,活得很好、很精神,有許多的心願與計劃,我心中也很快慰。可是就在不久前,我居然開始收到這樣的訊息:

親愛的某某,你好幾天沒上臉書了,你有幾封新通知哦,請上來看看……

而結果這卻是一個謊言。根本沒有新通知這回事。

臉書居然輕輕易易就將自己搞到這樣不要臉的程度。這麼可笑的謊言。

是真的撐不下去了嗎?

沒有什麼能比這類拙計更能嚇跑我這種人。馬上我將臉書的通知通通設為垃圾郵件。

從此不臉了。

*

找資料,不小心找到的兩個精彩的網站:

書之驛站 (關鍵字: 書事)

河馬教授的網站  (關鍵字: 生態、水、自然、台灣)

 

也許我是很後知後覺,大家,自己有興趣的,說不定早就都知道了。不過我還是很高興。

網路上就是總會有一兩個像這種讓人感覺不枉花光陰的站。

希望,不小心來到這裡的人,也會感覺不只是枉花了光陰。



耶誕老人與襪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漫水的王國。與流離的子民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