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8, 2011

想聽人說故事。關於最近的讀書與買書。

         


這之外,我就讀故事。而且,最近好看的、讀得下去的,都正好是長長的故事。中文,我讀西西的飛氈;法譯本,讀梅爾維爾的白鯨記、讀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尤薩的胡麗亞姨媽(我聽說台版翻成”愛情萬歲”。天啊。)

最近還新收入了我最愛的波蘭作家、”太古和其他的時間”作者Olga Tokarczuk 的新作 Les Pérégrins, (好像中文版還搜索不到任何訊息,先翻做”漂流者”或”行路人”好了。)據說那是一本這麼樣的小說: 用一小段一小段有著不同主人公的文字,編織出這星球上漂流者的面貌與他們的行蹤;一張浩瀚的遊牧捲圖...

(圖片: "漂流者"的小說封面。圖左是法文版,那些長長的,不是長在土中的植物樹木的根,卻是長在我們星球表面上的一條條知名河流的鬚根。圖右是波蘭原文版。把歐洲的心臟打開來,裡面好像也出現那些紅紅藍藍的水根...)

===============================================

聽人說故事。

聽各種不同風味的說故事人,用各種不同的方法,說不同的故事。

像一種忽然染上的、迫切的需要。

所以不知不覺,讀的散文跟各種其他文集,少了。詩、評論、其他的綜合或個別文集,先忍著。畢竟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我也很想再讀一遍浴室中那本鬆鬆的聶魯達詩集,然不知何日方可。冬天,覺睡得多,像動物冬眠;我下定決心等到春來,一定要清晨與天光同起,早上八點就要心無旁騖,吃喝拉撒都已解決,坐在書桌前面。可是現在是隆冬,這麼做是違反天然的。一天,要書寫、要散步、要閱讀,有各式各樣生活上的雜務不能不理,還有夜間也要負責營造並且維持一定的家庭氣氛,不能都不看電視不放空腦袋。得有一些不做正事的時光,就只是在不怎麼樣的晚間節目前,烤烤火、搓搓背,擁抱。

偶爾烤一個蛋糕、做一道稍微費工的菜。耶誕節收到母雞三隻,養在院子裡,也不能不管,得撿蛋清潔給水給食(雞屎真的很臭!!)。還收到一台簡易的製麵機! 可以自己在家作新鮮好吃的雞蛋麵條(送製麵機的人並不知道我會收到母雞)。做了一次以後,味蕾驚豔! 我想我們家再也不會買超市的乾意大利麵條了。

這之外,我就讀故事。而且,最近好看的、讀得下去的,都正好是長長的故事。中文,我讀西西的飛氈;法譯本,讀梅爾維爾的白鯨記(是由我最喜愛的法國作家GIONO親自譯成法文的)、讀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尤薩(Vargas Llosa)的胡麗亞姨媽(我聽說台版翻成”愛情萬歲”。天啊。)

最近還新收入了我最愛的波蘭作家、”太古和其他的時間”作者Olga Tokarczuk 的新作Les Pérégrins, (好像中文版還搜索不到任何訊息,先翻做”漂流者””行路人”好了。)據說那是一本這麼樣的小說: 用一小段一小段有著不同主人公的文字,編織出這星球上漂流者的面貌與他們的行蹤;一張浩瀚的遊牧捲圖。

這樣的介紹詞令我迫不及待。我知道Tokarczuk文字意境的魔力,可是,在這麼零碎的冬日時光裡,同時開展三部以上的大小說,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我忍耐,只要一讀完這幾個故事的其中一本,我就有權利打開”漂流者”。

*

果只有故事本身要讀,那就好了。可是現在我也好想啃讀那些說故事的人自己的故事。以前不會。以前,我對這些”正書”之外的”野史”,從不特別感到興趣。以前我只喜歡讀作家的作品,對於別人要來寫作家傳記、別傳,我想,一個人一生哪有功夫把這些閒人下閒工夫寫的書通通讀過? 可是現在,我忽然想要知道,那些說故事的人,他們是如何面對在每日生活中降臨的種種人生大事呢? 少年的煩惱、愛戀、婚姻、為人父母、為人子女、事業、寫作……,剛好最近就找到了一本這樣的書,把以上這些人生大事,一事一章節分開,講那些歷史上說故事的人是如何面對這些生命的事。可惜這本書只講法國的作家。

其實,原先是拿著禮卷去書店要買親人的耶誕禮物。別人的禮物沒買到,又覺得禮卷不用可惜了,結果自己買書。又因為禮卷有面額,不找零,這一下可買的高興。除了波蘭的親愛的奧爾嘉、作家的私密生活,還為了湊整數,又買了兩本口袋版傳記:分別是卡夫卡,還有我最喜愛的法國作家之一、前兩年的諾獎得主克萊喬(Le Clézio)。

我總是羨慕那些讀書讀得又快又好的人。我真不懂別人是怎麼辦到的。只有這麼幾本寶貝,這下我已經急得慌了。不寫雜記了。去讀書。(天已經黑了,雞忘了餵。還得先摸黑去餵雞。)




理解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故事的終始,與追求幸福的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