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8, 2007

西裝店風波 - 快活還是慢活?

匆匆行 - 2007年春天, 在台灣(4)

說也奇怪,大家都同意女人的服飾比男士要繁瑣得多。可是看看我家,每次有個稍需衣妝打扮的場合,我這邊只要一件連身衣裙,適當的鞋子,就搞定;尚察理那邊卻有西服、長褲、襯衫、皮帶、領帶……要一樣一樣找,煩得要死。就連我們當年結婚,我也只有去街上買了一件白色的長洋裝,三十塊歐元,配上一條以前就有的長披肩,而他那一邊卻得專程訂做西服一套,兩三百歐元,再得找一條與我披肩搭色的領帶,又是價值不菲,最後還有皮鞋襪子…。那麼這一次回台參加妹妹婚禮,是不是就拿出他結婚時訂做的深色西服就好了?

不是。

======================================

這一趟回台主要是為了參加妹妹的婚禮。

既然是這樣重要的場合,自然必須打點行頭。行前,我在衣櫃裡現有那些穿過一兩次的較正式洋裝中,檢視一遍,一一拿出來試穿,有的因為我皮膚變黑所以穿起來顯得很難看,有的衣料太纖薄,有的顏色太暗淡,最後選中一件二手衣店買來的削肩短洋裝。這件洋裝背後的吊牌被剪掉,根本也不知什麼牌子什麼出身,買來後,沒遇過適當的場合,一次都還沒穿,我在鏡前左看又看,覺得它既簡單又優雅,加一條珍珠項鍊,就能產生隆重的感覺;顏色、布料與式樣,都滿適合一場春天的喜事,而且我有現有的鞋子與披肩的小毛衣可以搭配。

於是我的行頭搞定,價值二十五歐元。

至於尚察理那邊,就麻煩多多。

說也奇怪,大家都同意女人的服飾比男士要繁瑣得多。可是看看我家,每次有個稍需衣妝打扮的場合,我這邊只要一件連身衣裙,適當的鞋子,就搞定;尚察理那邊卻有西服、長褲、襯衫、皮帶、領帶……要一樣一樣找,煩得要死。就連我們當年結婚,我也只有去街上買了一件白色的長洋裝,三十塊歐元,配上一條以前就有的長披肩,而他那一邊卻得專程訂做西服一套,兩三百歐元,再得找一條與我披肩搭色的領帶,又是價值不菲,最後還有皮鞋襪子…。那麼這一次回台參加妹妹婚禮,是不是就拿出他結婚時訂做的深色西服就好了?

不是。當年那套連在一起要上萬台幣的漂亮西服,後來上裝就擺在衣櫃裡很少穿了。黑長褲由於他上班常穿、常洗,所以上下早就不是同一個顏色;而且後來,有一天他在公司廠房裡跑來跑去,一不小心刮破了褲子,正是結婚的那一條,破得很慘,沒得補、也沒得救。我們商量之後,決定他帶著他那件漂亮的西裝上衣,到台灣以後,那裡西服訂作比歐洲便宜又方便,到時再想法子,做一條顏色相彷的長褲好了。

到了台北,就向消息靈光的妹妹打聽,妹妹正忙婚禮忙得昏頭轉向,她指稱在離家不遠的東區某五星級大飯店的商店街,便有一家適合的店,叫我們自己去瞧瞧。原來妹婿的結婚大禮服便是在那訂作。這一聽,我們覺得應該很有保障,第二天馬上帶著尚察理的西服上衣前往。

大飯店商店街燈光明亮,一副金銀貴氣味兒。這間飯店我並不陌生,以前家中長輩們都還在時,飯店裡的食肆,曾是每年三節家族聚餐時經常中選的地方。後來也來參加過同事親友的婚禮等等場合,不然,偶爾也去喝個下午茶、吃個新開的餐廳,趕趕時尚。那時,像台北街道到處樹立的輝煌五星飯店這樣的場所,是生活裡很習慣的處所。可是老實說,多年的國外生活,每一次重回台灣,我卻感到對這般的場所越來越產生一種疏離感;當我回憶起誕生於這些地方的種種舊時記憶,這樣的場地本身,總是給我的回憶添上一種空蕩蕩的不真實感。

我的本性是不屬於這類場所的。當時我並不知道這一點,也不知道生活有其他的選擇,於是大部份舊時的回憶都在這樣氛圍裡渡過;不只是豪華寬闊、珠光寶氣的大飯店,還有很多其他的、氣質類似的所在,我就這麼把年少最珍貴的時光都流連在這裡面,如今要想拾起回憶,往事卻都憑添上一種距離感,顯得遙遠而不親切。

或許也因此,在我的心靈裡,在台灣渡過的歲月竟不是最親切的;我始終難以把故鄉視做心靈的家鄉。



妹妹介紹的西服店,小小窄窄的,夾在其他門面更輝煌的西服店中間,並不是最顯眼的一家。據妹妹他們說,這一家老字號,很多名門政要都來訂做衣服,而且價格公道,技術沒話說。我們直直走進去,手裡捧著尚察理的上裝,跟店裡師傅說明來意,師傅眉頭皺一皺,也很坦白,跟我們說,要配到一模一樣色澤的布料很難。要試試看的話,他可以拿一些布料樣本給我們選。

於是我們面前就一下擺滿了一冊又一冊的布料樣本。師傅另外有其他的客人要招呼,我們也不介意,一塊一塊布料,慢慢挑了起來。原來事情遠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並不是光找到一塊顏色一樣的布就可以,還得看布的質料、光澤、跟其製衣裁剪的方向,通通都要一樣!這就很不簡單,幾乎是不可能。我們舉起布料,對著燈光、又背著燈光,東挑西選,快絕望了,最後終於相上了兩塊布料。一塊是「百分之八十像」,另一塊是「真的幾乎百分之百像」了,可是這塊布的裁剪方向不對。

尚察理的西裝外套,布料是直線的剪裁,眼前這塊布卻是橫的水平剪裁。沒有親眼遇上這樣問題,我也很難想像,可是眼前活生生,兩塊布的剪裁方向,卻是肉眼便可見其不同。

怎麼辦呢?尚察理這人有時是有些龜毛。僅管我真覺得那個差異沒有這麼嚴重,不說的話,誰會去盯著他的上下兩截西服,去找其差異呢?可是衣服是他在穿,西服我的確從沒穿過,當然還是他說了算。跟師傅示意一下,師傅這時又靠過來了。大概長年浸染在這門講究又嚴肅的行業裡,也或者平日習於接觸身份敏感之顧客人士,也可能是他本身個性,這位師傅一副靜默狀,光盯著我們,細瞧慢察,思量顧客來人的底細,嘴巴裡卻不多吐出幾個字。他的服務態度,就很像那種百年老店前衣裝畢挺的咖啡侍者、或是店內深櫃後驕傲的大廚。假如客人有默契,交易迅速,那一切都沒問題,可是假如客人開始囉囉哩唆,那他就要吃不消了。

「布料一定要這個方向剪裁嗎?水平的布不可以轉過來直線去做長褲嗎?」完全外行的問題。

「外面有沒人願意做我不知道。我這裡絕對不可以。我做的褲子我要品質保證,布料換了方向裁出來整個就不對,到時候你才要抱怨說不能穿那怎麼辦?」好有骨氣的師傅。

「真的沒有其他布可以選了嗎?」尚察理這人真是很不死心,有的時候這叫不識相。

「我店裡的布已經全部拿出來。要不然你們就去別家試試看。不過我已經跟你講說,你要拿現成的衣服去找一樣的布很難的啦!法國的布你要在台灣找一模一樣的,這跟本不太可能嘛!為什麼你沒去當初做西服的店去找呢?」

「店倒閉了。是傳統小店,別無分號。」

「哦,這樣哦。」師傅說,「那不然你就做一整套西裝,以後還可以穿啊。」

話是沒錯。師傅態度也很明白。他已經給我們找出最明確簡潔的方案了。事情不在預期內,當然方案也是可以考慮,可是畢竟要考慮一下吧。

「你們考慮看看啊。要嘛就做褲子,要嘛乾脆做一整套啊。」師傅一邊說,手裡一邊開始寫給我們看西服整套與半套等等的價錢估算。尚察理本來是個慢吞吞的性子,遇到這種狀況,東敲西算,加上還要換算台幣跟歐元,那他就更是慢上加慢了。

「反正你決定吧。」我對他說。我站在玻璃櫃檯前,看尚察理俯首沉吟,低頭細思,又拿起布料比來比去,然後又要來計算機算來算去…。我環顧四周,感到師傅好像開始不耐煩,正覺不妙,這時師傅卻從店後火速拿來一個凳子,叫我坐下。我說不用,師傅卻堅持:

「坐一下啦。妳站那麼久。我看他還沒選好啦,還選真久。噢,法國人真有時間。」

我都沒抱怨,卻是師傅先抱怨起來了。的確我們是回台渡假,並沒有待會要趕回去上班或做飯,可是因此就說法國人很有時間,好像也誇張了一點。選布料做西服,是要穿上好多年的,有預算跟品味喜好各種考量,畢竟不是去菜市場買個菜那麼簡單, 難道這位師傅其他客人都那麼阿沙力,而我們就真的是特異族群嗎?

要是在菜攤前面挑了二十分鐘還沒挑好要買的菜,那菜販是可能會催你,可是在西服訂作店這種地方,二十分鐘的猶豫,應該不算太過份吧。起先我以為師傅不耐煩,後來發現他不是不耐煩那麼簡單,他根本是感到不可思議!因為他又說了,而且還說給店裡其他師傅聽:

「啊,法國人的確不一樣,很有時間啦!那麼悠哉悠哉的,好命哦!」

我一下不知如何反應,只能慶幸尚察理聽不懂,還在那裡慢慢敲算,猶疑不決。沒想到師傅又已轉過來對著我講:

「小姐妳很有耐性耶!我看他們法國人是不是都這樣慢條斯理的啊?妳是跟他住在那裡噢?那妳都不會急啊?我看妳都沒有催他,妳脾氣真好噢!」

其實我不耐煩催尚察理,這種事是有的,並不稀罕;我們兩人相處中,我性子比尚察理急,這也是真的。可是今天在西裝店這樣的情況,我覺得尚察理表現還在合情合理範圍內,雖然他還是一貫的慢摸,但我贊同他今天這個事本來就需要一點時間仔細考慮,再說我們又沒有趕時間。倒是西裝店師傅的態度比較令我詫異。難道台灣的客人選西裝布都是五分鐘搞定嗎??大家到底在趕什麼?

一直到終於要走出店門,師傅在後面,擺出笑臉跟我們道別之前,還忍不住先長噓好大一口氣;然後,不知是想要對他先前不耐煩的態度表示一些彌補,還是真的想說幾句真心話,總之他有點多餘的跟我說:

「在法國生活真的比較好噢,看你們那麼悠閒,這樣慢慢吞都不會急,這樣生活水平比較好啦!不像我們台灣人生活緊張,我看你們住在法國大概可以多十年壽命噢!」

我猜這應該算是好話吧,所以原原本本翻給尚察理聽。一邊講,我心裡升起怪怪的感覺。

尚察理並不知道師傅先前嫌他慢,只知道師傅說我們比較有時間,平日生意的客人都沒那麼多時間 。尚察理覺得有點驚訝,他覺得他並沒花這麼久的時間,久到被人家說「真有時間」。

這事久久之後,我也仍感狐疑,我們真的有「特異」到要這樣被另眼相看的地步嗎?如我自以為算是急性子之輩,還被說是「有耐性」、「脾氣好」,那活在台灣到底要活成什麼速率才行啊?法律並沒有規定一定要「生活緊張」才是好公民,假如自知生活不要那麼緊張可以多幾年壽命,為什麼還要繼續把那些「沒那麼緊張」的少數人看成奇特異類呢?

緊張什麼?忙什麼?趕什麼?這些種種當中,有多少,是我們身心與生活真正需要的?又有多少,是無事窮忙一場團團轉?




烤玉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另一種甜美的旅人生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