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ly 6, 2007

幸福頂端的圈圈

匆匆行 - 2007年春天,在台灣(1)

媽媽進門的模樣顯得急匆匆的,小步小步快快地走進來,一下子看見我們,就咪咪笑。媽媽看起來小小的。出國以後,我每回久不見媽媽,再回去看見她,都覺得她又縮小了。捲捲的頭、小小的肩膀、瘦瘦的腿,略圓的腹部…,而在我的心中一直存有另一個高挑、健美、美麗大方而活躍的媽媽的形象,那是與童年一起留存下來的記憶。那個媽媽令人景仰,而眼前的媽媽,令人愛憐...

======================================

我們三人圍坐在新鼎泰豐裡的一張圓桌前。

正是晚間吃飯的尖峰時間,寬敞簇新的空間裡,桌子一張一張、一列一列,從這一頭直往另一頭排開去,店裡面燈火大明,景象豐攘,人聲嗡嗡,偌大的飯堂裡,沒有一張桌子是空著的;姿態專業的跑堂們,各各儀表端莊,看就訓練有素,有專門輪桌添加茶水的、有端著一落十來隻蒸籠而面不改色的,他們在我們桌邊穿過來又穿過去,忙得不得了,光看著這些景象就十分有意思。我們三個,媽媽、尚察理與我,面前正中央,擺著三只圓蒸籠,還有小菜兩碟、茶水幾杯。

三個人都滿意的吃著。只除了那杯飯間的熱茶尚察理無法接受之外,他細細地慢嚼著蒸籠裡面的素菜蒸餃、小籠湯包、鮮蝦燒賣等等;媽媽胃口也很好,樣樣都來,吃得比我們還快,吃得比我還多。

當我以前更年輕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想過,看著媽媽吃飯的好胃口,竟會讓我感到如此的快樂。

我一口一口慢慢品嘗著。我所品味的,不只是這一頓久違的鼎泰豐的招牌美味。在周圍熙攘熱鬧的氛圍當中,我安靜地,品賞著生命裡無上的滿足與喜樂。

我坐在幸福頂端的小圈圈裡。這張不起眼的大飯堂裡的小圓桌,就是那幸福的圈圈。一張普通的飯桌,桌前,剛才已經輪坐了好幾輪食客,之後也會再坐上好多圈客人,就這麼忙忙團團轉,一直到夜深。可是此時此刻,也許二十分鐘?我但願更多一點,三十、也許四十分鐘,在這段小小的無人留意的時光裡,我們一同圍坐在宇宙裡的這一圓點上,在我的身邊,是生命中我所最深愛的兩個人。

這兩個人,因為我的緣故,而偶而的同坐在這裡,一起吃著這一頓滿足而簡單的飯。他們原本是一生都不會有任何機緣交錯的兩個人,而如今他們交會了,在他們之間蕩漾著愉悅的敬意與愛意,在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習慣底下,交插出了某一些只能會心、無需言語的小火花。我坐在他們的中間,在我們之間,在一把一把小小而無聲的火花當中,映照出底下深邃而豐厚的愛、那些綿綿密密的情感,不論哪種言語也無法說之。

我想更緩慢的品嘗這一段時光。它在無人察覺中,正輕輕地滑過生命的小河;我想要它更長一點,一點點就好,五分鐘或十分鐘也好。我放下筷子,給媽媽添點茶,再給尚察理加點水;媽媽笑咪咪,看著尚察理笨拙的以筷取餃,尚察理也傻笑,而等他終於成功夾起了那餃子,傻笑當場換成了得意洋洋的笑,還配上卡通式的「嘿-嘿」兩聲。更是把媽媽呵呵的眼睛都笑瞇了。

這天我們臨時決定上鼎泰豐。由於尚察理的時差,我們往往華燈初上才出門溜噠。漫無目的的逛大街,正好經過了,看見門前人群躦動、看門的大聲叫號,看見大家衣冠潔雅,無怨無悔地在站在門外等著吃小籠包,一下興起尚察理的欲望。其實我們已經安排好另一天要與妹妹等人一塊去吃的,可是跟尚察理一起,就時常有這種突來與臨時興致下的行程。我一看門前盛景,心想今晚八成無望,跑去前面跟負責帶位的服務人員一問,對方居然說只要等二十分鐘就好,尚察裡臉色一喜,於是我們就臨時登記了,在店外又只好繼續晃晃。

等待的時候,我想到差不多剛下班的媽媽。媽媽吃飯吃得早,平常下了班,妹妹還沒回來,她就自個剩飯剩菜解決了。我們打電話給媽媽,問她有沒興趣一塊來吃個鼎泰豐。家裡電話沒人接,難道還沒到家?我又打手機,電話那頭,媽媽聲音明朗,有點氣急拜壞:

「哎吆,忘了帶鑰匙啦!下班回家進不去,打給妳妹她又不接…,我剛有聽到家裡電話有響啊,我就站在門口啊!那是妳打來噢?我本來正要下樓去找一間咖啡廳坐一坐,等晚一點看看你們誰回來給我開門啊…」

我一聽,心裡一驚。跟尚察理一起,行事興之所來,又是過著觀光客的作息,本來也沒特別安排晚上要吃啥,結果卻決定了在家附近的鼎泰豐排隊。幸好有打電話給媽媽。我想到我倆在鼎泰豐大嚼小籠包,悠悠哉哉壓馬路,幾百公尺外的媽媽卻有家進不得,坐在不知道哪個咖啡店裡餓肚子…。問她一起來跟我們吃飯,她大聲應著好啊好啊。掛了電話,沒幾分鐘,我們便被帶進店內,安置在大廳一進門處正中央,毫無遮攔的一張桌子前。

「這樣也好,我媽一進來就可以看到我們。」我對尚察理說。

媽媽進門的模樣顯得急匆匆的,小步小步快快地走進來,一下子看見我們,就咪咪笑。媽媽看起來小小的。出國以後,我每回久不見媽媽,再回去看見她,都覺得她又縮小了。捲捲的頭、小小的肩膀、瘦瘦的腿,略圓的腹部…,而在我的心中一直存有另一個高挑、健美、美麗大方而活躍的媽媽的形象,那是與童年一起留存下來的記憶。那個媽媽令人景仰,而眼前的媽媽,令人愛憐。

在這個偶而的夜晚,在這座龐大而紛擾的城市中,在這間正快速運轉著的忙碌廳堂上,在那些正說著、吃著、笑著的偶然的人群中央,我們這三人圍坐一起,三個人都健康而有胃口。在這一刻,我們是滿足而喜悅,別無所求的。我們在一起。我小心翼翼,在品賞小籠包與素蒸餃的同時,一小口一小口,靜自地,把這段時光嚼進了心底最珍貴的袋囊中。把袋口紮緊。

我知道,在未來,在那個我們所不能想像的未來,有一天,當時空變遷、當人事流轉,當歲月不再,我將可以把這一份小小的光陰,再重新取出,再細細地回味…。那時我將微笑,在心中,重新看見媽媽含蓄的笑意,看見尚察裡拿著筷子的笨拙姿態,看見我自己,坐在他們當中,坐在幸福頂端的小圈圈裡,微笑著。



一個故事, 關於一台七歲的小電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仁愛路的木棉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