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23, 2005

藍點點與點點藍

只有在白天整個完全的沉澱下去、並且連與白天有相連的早夜也消散乾淨以後,在純粹的藍夜裡 - 由最純正的藍色透明空氣塊所堆砌而成的夜裡,她才能看清楚那些她渴望看得清楚的事物...

*這是一個關於愛的童話。關於被愛、渴望愛、不敢愛; 關於乾枯的心泉, 也關於飽滿而神祕的夜。
========================================

藍點點住在一座又白又藍的城裡。

應該說,這座城在白天的時候是白呼呼的一片,等到白天整個地沉入地底下,城就變成藍色的 - 與藍點點一樣的顏色 - 而這時,也才是她出門逛大街的時候。因為,在白呼呼的白天裡,她是這麼地藍,任何時候只要她經過,所有的人就通通放下手邊正在做的事、忘了嘴邊正在講的話,停住了雙腳正在走的路,紛紛抬起頭來,指著她說:看哪!藍點點來了!你沒看見嗎?就是那個正在天上晃來盪去的很藍的點點啊!那就是女巫藍點點!

嚴格說起來,藍點點根本不是什麼女巫。她既不會施法術,也不會熬草藥,只不過相較於其他人有汽車、摩托車、腳踏車、滑板或溜冰鞋,她卻有一隻會飛的筆。這隻筆與她的身高相仿,每當她坐上她的筆,裙擺和筆尖在風中向後飛揚,看起來就很像一個坐在掃帚上飛翔的女巫,所以人們才以為她是個女巫,事實上,在這些人當中,沒有一個看過真正的女巫,更別說一個坐在掃帚上飛翔的女巫了,他們只是覺得藍點點很像他們的電影電視以及故事書裡的女巫,而藍點點不介意、也懶得去跟所有的人說明:她一點也不像女巫。因為她曾經在真正的女巫家裡喝過茶,對方告訴她,女巫什麼顏色都有,就是沒有藍色的。

讓藍點點很在意的是,只要她一出門,所有的人都因為她明顯的顏色而對著她指指點點,大人指著她要小孩兒看,爺爺指著她要奶奶看,年輕女孩指著她要死黨們看,全城都盯著她瞧,這樣她根本沒辦法隨心所欲地漫遊或逛街,反而感覺自己像一隻動物園裡的猩猩;而且,可能是因為藍點點是在一年當中最藍的夜晚裡誕生的關係,她並不太喜歡城裡的白天,白天裡只要一飛出窗外,沒幾分鐘她就覺得全身上下都沾滿了由各種塵埃跟聲音所織成的薄薄細網,就好像人穿越一片透明看不見的蛛網,殘留的破網細絲沾了人一身,既見不著又摸不到,可是卻黏黏癢癢的一點也不舒服,尤其是,當這細網罩住了她的臉跟視線,透過網看上去的一切事物都像夢境,糢糢糊糊失了真,好像一切都隨著塵埃與各種不間斷的聲音一起,蒸發了、被溶化了。只有在白天整個完全的沉澱下去、並且連與白天有相連的早夜也消散乾淨以後,在純粹的藍夜裡 - 由最純正的藍色透明空氣塊所堆砌而成的夜裡,她才能看清楚那些她渴望看得清楚的事物。

時鐘敲響了十二下,藍點點放下她的茶杯,拿起會飛的筆,來到窗前,靜悄悄地起飛,千萬不能驚動鄰居;她飛出她那綴著白紗簾的小窗,飛到對門鄰居的屋頂上方,整條街在她的腳下,像一個正熟睡著的疲倦的人,白天所有的匆匆、庸碌、暈眩、塵沙、汽車的叭叭、商家的叫賣,還有那些因為各種權利與義務的驅動而使人不得不盲目直行前往的目的地,此刻都消失了。街道此刻剩下的只有夢,以及掀去了白天層層黏細網子之後的思緒,神清氣爽地在空中飛來又盪去。整條街彎曲著身子,擺成睡眠中舒適的弧度,躺在街燈的橘色光環裡,在這一把神秘、溫暖而詭謐的光的臂彎裡,街的胸膛輕緩而規則地上下起伏著;藍點點飛得更高一些,飛入了來自底下街上的無數夢境與思緒的中央,在她的四周,那些夢與思緒活蹦亂跳地嬉遊著,她往藍色夜空的深處飛,一直到穿越了整座城的夢境與思緒,她靜靜地觀察著底下那座縮小了的城市,就好像城裡的人抬頭觀察天上的小星星那樣,人們試著辨認出各個星座,在浩瀚星海裡找出那些有名字的星星,藍點點也細細研究著城裡一條一條的街脈,辨認出一塊一塊不同的區域,她幾乎已經熟悉整座城的每一個轉角、每一條隱蓋在建築物底下的通道,那些地圖上不見的街中之街、城裡人也從來沒有到過的城中之城…,她都已經在每個夜晚的漫遊當中,一一拜訪。

她看見,在城的邊緣,有一小塊閃爍著微微紫光的星形區域,那裡就是曾請她喝茶的真女巫所住的地方,在那一區裡住著城裡所有的巫師,他們每一個都各有專長,擅變不同的戲法,他們的星形區,以魔法很安全地保護著,那一道包住整個區的神奇紫光,白天在太陽的幅射下就變成透明而隱形,行人們眼看過去只能看見城市的沿伸,就算自前面經過也渾然不覺,至於在夜裡,由於總有永不熄滅的城市燈光的保護,正常人的肉眼,仍然看不見那一道隱隱閃爍的淡淡紫光,巫師們就長久居住在這一道紫光牆的後面。在這個紫星區的旁邊,大概三四條街的距離,有一條寬闊筆直的大道,自夜深直到天明,都總有無數熱鬧而生動的遊戲與活動在這裡進行著,不管是什麼遊戲、什麼活動,只要想得出來,在這條大道上人人都有足夠的空間可以進行他們的活動,這是童心大街,城裡所有居住在男人、女人、先生、夫人、老師、教授、長官、小職員…的外表底下的孩子,夜裡都喜歡跑到這裡來聚會嬉戲,由於人的外表受到歲月引力牽引的速度非常驚人,這些孩子總是還在童年時就長了一副大人的模樣,而且引力還不就此停止,總要繼續飛快地把他們拉扯入老年,然後很快又到生命的盡頭,因此這些可憐的孩子,整個白天裡都忙著與這股強大的引力對抗,同時又還得兼顧一個由所有患有加速老化症的外表所共同組成的組織內的工作,這個組織叫做「舍燴」,這裡面的工作,內容不一,有時候完全無事可做,這種情況下,工作者就要來來回回地跑來跑去,保持一定的忙碌狀態,以維持他所扮演的角色的基本動作 - 因為,完全沒動作的角色,在「舍燴」裡也就是已死的人;但是相反地,也有很多時候,這個工作忙到工作者連喝口水都沒時間,他們就這樣,每一個白天都如此忙碌著,永不歇息,等到了深藍的夜裡,就紛紛跑出他們一天天快速老化的外殼,來到童心大街上,玩一些在「舍燴」裡從來不玩的童年的遊戲。

藍點點聽見自童心大街隱隱飄上來的一陣陣叫鬧聲與快活的笑聲,於此同時,在寂靜的城的另一頭,也有一座廣場正在喧囂著。自那廣場的中央,在白天時總咕嚕嚕地冒出地下泉水的噴泉水池裡,正不斷地湧起一股燥動的聲浪,這股嗡嗡鳴叫的氣流之浪,取代了泉水,自城的地下湧出,穿越沉睡的居民們的耳朵,再不斷地想要往上竄,竄入他們的夢與掀去了網子的思緒裡去;沉睡的居民被聲浪攪得在睡眠裡左翻右轉,將被子扯掉了又拉上、拉上了再扯掉…,藍點點靜聽著這股聲音噴泉,聽見了最新款迷你手機、最新型影音設備、全套家庭電影院、名牌的優雅洋裝與涼鞋、位在清淨市郊的公寓房產、名車、鑽錶、組長的位子、經理的位子、多加一個零、多加十%、二十三十%的薪水袋、一個當律師的兒子、一個當老師的女兒、可愛健康的孩子、孫子、一個令人豔羨的另一半、一份有熱情的愛、一些什麼不同於平常的東西……,所有這些東西通通混在這泉裡,互相撞擊著、推擠著,往上躍,這兒是寂靜的夜裡最嘈雜的地方,藍點點縐了縐眉頭,飛離「欲望噴泉廣場」的上方。

這時,她看見一條她從來不知道的街。

這條神秘的街,自遙遠的城外,沒有燈光的地方,一直沿伸到城的邊緣;長街的起點隱沒在無人的暗渾裡,看不清楚,一路彎彎曲曲,以一種很離奇而全無章法的方式,向著城裡伸展來,藍點點從來沒看過設計得這麼差勁的街道,如果這街的目標是通往城裡,那麼就應該儘量取直線,如果說它是要先繞經一些交通不便利的郊區,然後再轉往城裡,藍點點在空中翻來倒去,卻怎麼看也看不出這街有這種作用。總而言之,這條街,一下子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圈,轉回比原點更遠的地方然後又重新回頭向著城裡來,一下子筆直地延續好一陣子,然後忽然整個呈九十度直角,向左或向右拐去,等到它看起來幾乎是要往另一座城去了,它又忽然自極遠處再拐回來,然而又是筆直向前、又是三百六十度轉圈…,這條街給人一種感覺,就好像它明明不想向著城裡來,可是同時又非要這麼來,所以造成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矛盾,錯綜複雜,剪不斷理還亂…,當然啦,藍點點並不打算剪斷這條街,她決定,今夜就到這條陌生的街上去逛逛。這街的複雜曲折正合她意,在摸清了城裡的每一個轉角之後,她忽然很希望重新經歷迷路的滋味兒... 


繼續閱讀藍點點與點點藍


說故事時間裡的故事,著作權均屬作者所有. 如有抄襲情事,作者必究.


首頁│ 下一篇→藍點點與點點藍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