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15, 2005

都是歲月

19030031.JPG
你能想像嗎? 那樣的話,還有人會對歲月的令人歡笑也令人哽咽的神秘力量感到敬畏嗎? 那時,還會有人有興趣去深入任何別人生命裡的時時刻刻嗎?
========================================================== 那些欲言又止的語浪,濤濤奔湧卻又抓不住流向的; 那些輕飄飄的心稻,想將之一一收納,整齊地插入記憶秧田裡,卻又終究從手中被風吹散去的, 都源於歲月. 你能想像嗎? 如果人人都能輕易掌握那些急流的去向,都能信手拈來,將那些飄忽的稻穗插整在心田裡,在文字田上,那麼,歲月就再沒有秘密,每個生命的每一個時刻分秒,都被鑲嵌成一幅偉大的傑作,供人瞻仰. 我們將擁有一百億,上千兆兆的動人詩篇. 你能想像嗎? 那樣的話,還有人會對歲月的令人歡笑也令人哽咽的神秘力量感到敬畏嗎? 那時,還會有人有興趣去深入任何別人生命裡的時時刻刻嗎? 幸好我們不能. 於是,那些歲月的痕跡,終究在一夕間激烈湧上過後就風飛雲散了. 我們抓不住任何片段. 於是,我們在多年後的世界另一端的暫居的旅店客房裡,偶爾看見了年幼時與雙親同上電影院觀賞的某部精典影片的重播,我們的眼淚隨著感人的結局一幕而落下,我們回想起當年,周遭的氛圍,光線,與氣味湧上; 我們回想起童年,想起當時的雙親,當時的幸福,當時的不知世事,當時的天真奇想...,於是與當時相關的一切都被抖出了,記憶的那一格抽屜嘩一記倒翻了,天女散花! 父親與母親當時是相愛的,他們是年輕的,充滿了活力的,會彼此說笑話,也會鬥嘴,他們一人一手,將當年的我們牽在中間,過馬路,從電影院出來,天色暗了下來,我們的心還留在暗沉沉的放映室裡,那個剛剛結束的奇幻的故事,就這麼樣被我們夾帶了一部份在小夾克裡; 我們仰望著正在暗去的天空,華燈初上,有些什麼神奇的物質正在空氣裡流動著...... 那是相隔了幽幽時空的遙遠的我們的注視. 我們透過那一片奇妙的天色,彷彿看見了. 歲月過去了,雙親當中,已經不在了的那一位,特別令我們忽然一陣鼻酸,如果可能,我們希望看得更真切一點,更近一點,只要看一眼就好.... 歲月以海嘯之姿狂捲而來,我們的沙灘被重重打過,所有記憶破裂四處,我們急著想將它搜齊,一片一片拼好,一支一支插成列,可是我們抓不住那浪頭的流向,浪又撲上來,好不容易拼湊好的片段又散了,於是,我們的故事永遠只屬於我們自己這唯一的讀者,這故事永遠也無法憾動千萬人心,只能擊打我們內在那個最善感多情的觀眾. 我們只能默守在我們的沙灘上,我們知道同樣的一道浪頭還有再重捲上岸的機會,也許在再一個,再兩個二十年之後的,我們不曉得是哪一天的某一天,我們不曉得是哪一處的某一處,我們打開電視,這同一部老片將再度被重播;我們聽收音機,那主題旋律會突然間播送出. 於是海嘯再度瘋捲上岸,我們再度仰頭閉目,等待被吞沒. 也或許這一道浪永不再現. 一生中只就這唯一的一次. 其他的千萬道浪,繼續不間息地拍打我們. 當它們高高狂捲,以巨人之姿,恐怖地向我們打下時,我彷彿聽見浪頭高處有個聲音,嘲笑地說,可憐的小傢伙啊! 那算什麼呢? 二十年算什麼? 四十年,又究竟算什麼呢? E.T.回家了. 我們還在路上.


知道與快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軟弱的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