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15, 2005

桂花糖酥

CNV00015.JPG
切成小塊的糖酥,讓人一口接一口,當中只有我,嚐到了濃郁的童年的味道...
=========================================================== 米其林星級餐廳的大廚,應邀上電視廚藝節目,主題是甜點. 大家都以為他將介紹一道作工繁複,裝盤花俏,總之,精緻絕倫的甜品. 那種你只能在星級餐廳見到並且嘗到的高級滋味. 而今天,大廚要在電視上公開他廚房的秘密,好吧,雖然可能會有點複雜難做,瞧瞧又何妨? 誰料,大廚首先宣佈,當日所需的材料: 麵粉,butter,細糖. 工具:普通鍋子一只. 還有呢? 主持人問. 大廚突然顯得靦腆起來. [製作單位問我,是否可以介紹我個人最偏愛的甜點,]大廚說,[而這一道,是我生命中最特別的一道,來自家祖母的食譜. 這道甜點沒有名字,我給它起名叫浦氏糖酥. 這是我童年的味道,是與祖母共處時光的回憶......] 製作方法非常簡單: 以小火熱鍋,加入切丁的butter; 待butter溶化,關火,加入與butter差不多等量的麵粉; 均勻攪拌至呈泥霜狀,酌量加入細糖調味; 然後,倒入模子或烤盤,置於室溫中放涼,切塊. 麵粉與butter,在大廚手底下變成了塊狀的糖酥,色調微黃,是butter的顏色. 我從來沒有見過第二道比這做法更簡單的甜點. 酥狀的糖糕被電視燈光拍得很美,後頭是那位不多話的大廚溫柔的微笑. 主持人顯然也有點被這道超簡易的食譜逼得詞窮了,他的聲音顯得有點高昂,在樸素的糖酥後頭出現: [我還從來沒有嚐過這樣的酥點,真想嚐一口啊! 各位觀眾,這是來自浦大廚的私房食譜,這道浦氏糖酥,美味又易做,連沒有時間自己做甜點的人也可以輕易完成! 大家可以在家試看看哦...] 那樣酥狀的甜蜜,激起了我的味蕾的某些記憶; 我想到綠豆糕,花生酥一類的甜食. 西方人的酥狀糕點都是千層派一類的酥皮,那不一樣. 我試做了. 在加入細糖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從台北帶來的乾燥桂花,灑了一大把進去; 我的桂花糖酥,裡頭有一種大家都說芳香迷人的神秘香甜,切成小塊的糖酥,讓人一口接一口,當中只有我,嚐到了濃郁的童年的味道. 桂花在地中海一帶不生. 那種幽遠而甜蜜的香氣,此地人不識. 我想起了最後一趟回台時,重回我出生成長的老屋去憑弔. 屋子和園子都已荒廢得不成樣子,唯獨後院裡那棵桂花,正是綻放時節,細細小小的白花駐滿在葉間,香氣幽幽瀰漫在整座已成荒原叢林的後院. 我無法不想起,就在與後院相鄰的祖父母的起居間裡,奶奶將採下的桂花搗入細白糖裡,放入冰箱冰鎮; 然後她拿那罐欃滿桂花香的細糖,堵我們的嘴饞......那個下午,在記憶裡是那樣明朗光亮,而今,在幾步之隔,昏暗的室內滿是垃圾與殘破的傢俱,人已去,景已逝. 我在庭院與老屋之間,艱難地徘徊,要跨過滿地生了根似的亂藤,還要小心滿牆漫天蓋地的煙塵灰垢,再下一回回台的時候,桂花也將隨著房子的拆除而消逝了. 我想到,在怪手和工人叫囂的吵雜聲中,誰又會知曉,一株陳年桂花所蘊藏的漫長歲月與記憶? 這都不重要了,我只要知道,房子與園子,都會繼續存活在我的小小的記憶裡,包括這一株桂花. 它會被連根鏟起,但不會死去. 它會繼續活在我的廚房,在偶爾出爐一回的糖酥裡,重新提醒它深邃而遙遠的甜蜜.


期盼一個綠蔭,流水與光影的假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收到c的明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