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2, 2005

尋找那瓦賽之圈2~橄欖爺爺

我們一下車往村子的方向走去,沿著山路一排的老房子裡原本探出頭來的兩三個影子,就通通消失無蹤. 只剩下老人依舊柠著杖彎著背,望著我們的方向.
=========================================================== 我們已經離省道越來越遠,天色繼續向下沉澱,八成是要下雨了. 車子繼續在不認得的山路裡左拐右彎,這時候,眼前出現了人跡. 首先映入眼廉的是一道破舊的綠色木頭門,旁邊是另一道,一樣斑駁,一樣深綠,一樣地半掩著. 我們來到了一個被山路貫穿的迷你小村. 半掩的綠門前,站著一個柠著枴仗的老人,我們滑過他的門前,他的面貌與背影,一如所有隱藏在鄉間深處的老靈魂,堅毅,沉默,了然. 我在餘光裡看見老人門前的牌子寫著"lucque橄欖自產自銷",虛掩的小門前面,另外有一塊寫著大大的"今日營業"的板子,在涼風颼颼裡晃來晃去. 我一面對尚查理說:有賣橄欖,我們去看看吧. 一面已經把車子打入山路旁的空地. 〔妳妳要買橄欖啊?〕他顯得詫異來不及反應,〔這有開門嗎?〕 他回頭看看那道詭異的綠門,和門前的面無表情的老人,好像有點害怕. 〔你忘了我們耶誕節吃的橄欖嗎?那就是這種橄欖.如果價錢不貴的話我們可以買一點啊!〕我說,〔順便可以問問那瓦賽之圈的事,看是不是還很遠.] 我在城裡的耶誕市集買到本地附近橄欖園自產的這種叫做lucque的橄欖,顆粒肥碩,形狀美麗,長而微彎,芳香甘甜. 光聞起來就有一種天然的甜香,好像混合著草香,乳脂香,和一些說不出名的芳香.這種橄欖只用鹽巴與水處理,再加上其他的調味都是糟蹋了它. 我們一下車往村子的方向走去,沿著山路一排的老房子裡原本探出頭來的兩三個影子,就通通消失無蹤. 只剩下老人依舊柠著杖彎著背,望著我們的方向. 〔先生您好,〕我們對他說,〔有橄欖嗎?〕 他讓我們自己推開那道裡面不知是什麼暗漆漆一片的綠門,一面拖著緩慢的步子在後頭跟了上來,一面說,〔燈啊...開關在右手邊..對對對...進門右手邊,麻煩你們把燈打開..麻煩往右邊走...橄欖舖在那裡,對對就是那道入口...〕 我們自己在漆黑的車庫兼儲藏間裡摸亮了電燈,又找到儲藏間一旁的通往一間小室的入口,在那裡面有幾只架子,上面陳列了一罐罐的橄欖,和其他林林種種的土產. 老人這時趕上了我們,他一面微微喘氣,一面說,〔我太太啊,她不在家,是我太太在管店的事,真不好意思啊,你們隨意看看好了...] 我們挑了兩罐橄欖,又覺得老人的兒子自製的新鮮葡萄汁好像也不錯,那是在葡萄成酒之前的產品,百分之百的葡萄汁液,呈淺淺的透明淡玫瑰色,味道比市售的任何加了一堆添加物防腐劑的葡萄汁都要更甜! 付錢的時候,老人要我們自己打開桌上的錢箱,〔麻煩你們自己算一算一共是多少錢,請幫我擺進那只小箱子裡就好了...順便再麻煩你們把產品名稱跟價錢寫在這個紙上,我好給我太太看..] 他扯來一張紙片,然後,興致很高地跟我們說起了那瓦賽之圈的事. 〔啊!真是無比絕倫!那地方真值得去看看. 我們去了一趟又一趟了啊,每一回要有客從遠方來,我們都還是帶他們再回去那裡參觀..〕他嚥了嚥口水,頓了一下,又說,[夏天觀光客很多哦,我兒子也在那裡賣葡萄汁和橄欖...] 他又說起這山這村與他的家人的故事,說起那瓦賽之圈的他所知曉的種種...,我不忍心打斷他,越是微笑著聽他說,他說的越多. 〔嗯,那...,我們是不是要趕早繼續上路了?]終於找到一個停頓點,尚查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不然天就要黑了...〕 〔啊!是啊是啊,您說的是,〕老人說,〔那我就不留你們了.真是一對好人啊!這年頭好人不多了...,我給你們保證你們一定喜歡那瓦賽之圈!你們一定會再回來的!〕 〔再回來的話我們再來看您.〕我說. 〔下回來一起喝一杯啊!別忘了啊...〕老人送我們出門,我們還有兩三公里的路途.


石頭田裡的迷迭香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晴朗的蜂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