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18, 2006

春天, 大夢 ~ 尋找一隻貓

尋找一隻貓, 在春天的某個角落裡, 正做著大夢。 尋找那個夢。那夢藏身時間之外, 夢裡沒有歲月的軌跡, 沒有年華漸去的感嘆, 沒有過往的愁懷; 只有當下, 只有呼吸的起伏, 只有整座天與地, 與正夢著的, 這個我...

 

這個正在夢著的我, 不知道一天有二十四小時。

 

 

不知道青春的苦澀, 也不知道, 在那般拉鋸的困苦之後, 隨即還得嵌自己入"社會"那玩意兒裡, 謀求一位...

 

 

不, 我不知道"社會"為何, 不知道這玩意兒幹什麼用。我不知道受人景仰什麼滋味, 不知道成功與失敗, 不知道成就感與空虛感; 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律師好過一個油漆匠, 不知道為什麼, 比方說, 一個生命, 在經過二十載天地精華的培育以後, 要去坐在一具螢幕前面, 成天到晚撥電話叨擾, 向人推銷寬頻存款保險防盜鈴以及最新款的廚具跟手機...

 

 

我不知道人為什麼需要這些東西。我知道吃與睡的需要。

 

 

我知道肚子餓的滋味兒, 知道疲倦時回到我的臥榻前那種快意...

 

 

我知道的真是不多。我知道我有打獵的欲望與需要, 有時候我想要全速奔跑, 有時候卻想要凝止不動, 在暖暖泥土間, 閉目, 聽緩緩清風, 聽空白, 聽沒有; 聽見自己不見了, 聽見時間之河在旁邊流過, 聽見岸邊上樹葉沙沙, 聽見好遠, 好多...

 

 

他們說這叫做"禪"。

 

 

必須要用力推開"社會"那玩意兒, 還有那當中推銷與製造的種種需要, 還有其他更多更多..., 然後, 他們才能也和我一樣, "禪"。

 

 

我在"禪"裡進進出出, 好像拉起我家的門廉; 我在它的裡裡外外, 覓食, 嬉遊, 發呆, 做大夢...

 

 

我不知道這一回, 又究竟是在夢裡? 還是夢外? 是這個我正在夢著? 還是, 在夢裡又出現了這一個清醒的我, 喃喃地又在胡言亂語?

 


關鍵字: 滋味 推銷 清醒

春天,花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雨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