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16, 2006

春天,花園

 
 
 
 
 
 
 
 
 
 
 
 
 
 
 
 
 
 
 蕃茄籽正在破土而出。新生的嫩葉, 散發濃濃的蕃茄甜香, 他們要在這一個春裡蓄勢待發; 在夏天的尾聲, 他們會以肥碩多汁的紅豔炸彈, 綻放在這一個花園元年嗎? 這是頭一個我有榮幸正式參與的花園之春。從這個春天起, 我但願春來冬去、 年年日日, 有緣繼續與這座地中海畔的小花園, 一同呼吸、一同生長, 一同休養...
 
~~~~~~~~~~~~~~~~~~~~~~~~~~~~~~~~~~~~~~~~

早春的第一棒:野生紫羅蘭, 在一株株樹腳邊, 生出紫影。書上說, 她們是冷暖變化不定的早春時節裡最佳的入眠藥草茶。

 

 

 

 

 

 

~~~~~~~~~~~~~~~~~~~~~~~~~~~~~~~~~~~~~~

野百合, 身段最豔麗嬌媚; 她的雍容花姿, 讓人幾乎不敢直視, 這般華姿, 卻是春花裡壽命最短暫的一員。不到五月中, 已經一株株枯黃悽倒去。

 

 

 

 

 

 

~~~~~~~~~~~~~~~~~~~~~~~~~~~~~~~~~~~~~

榨漿草, 是連接童年與現在的絲線。 由於找不到熟悉這個秘密遊戲的伴兒, 我已經不玩拉絲鬥草的遊戲了; 然而, 滿園的小粉紅花, 卻從童年的花園, 一路蔓生到這裡...

 

 

 

 

 

~~~~~~~~~~~~~~~~~~~~~~~~~~~~~~~~~~~~

這裡的草莓, 自冬天凋落的那一日起, 便開始蘊釀紅果, 綻生一整個春與夏, 直到第一片綠葉開始染上橘黃的那一天。 在我長大的那地方, 草莓是冬日的果實。我不知道為什麼, 只知道, 這裡, 草莓似乎比較嬌小, 更平易親人; 並不特別甜膩, 但更肥嫩、更多汁...

 

 

 

 

~~~~~~~~~~~~~~~~~~~~~~~~~~~~~~~~~

我的第一塊田。 長兩公尺, 寬一公尺餘。我雙手拔去半人高的各式多年蔓草, 一鋤一鋤將地整, 在月亮約定了將大地裡的力量都牽引出地表的農歷上那一日, 灑下種子; 每一天, 我看見, 兩排綠萵苣、與兩排四季紅萵苣, 都明顯比前一天長大一些...

 

 

 

 

~~~~~~~~~~~~~~~~~~~~~~~~~~~~~~~~~~

四季萵苣,疏苗前。

~~~~~~~~~~~~~~~~~~~~~~~~~~~~~~~~

小絲瓜也破土了。 我以一個新手園藝家什麼都不懂、處處擔驚受怕的小心眼兒, 無故擔心他們不肯萌芽、不願出土, 誰知道, 他們自有自己的韻律, 自接受泥土、清水與陽光的那一刻起, 就無法回頭地, 順著他們的命運而去了...

 

 

 

 

~~~~~~~~~~~~~~~~~~~~~~~~~~~~~~~~~

在這裡, 人們相信, 幽香襲人的白色小鈴蘭帶來好運。她們總在五月初綻放雪白鈴鐺朵朵, 好像那看不見的好運與幸福, 隨著鈴聲在心中響起, 遍佈空氣裡...

 

 

 

 

 

 

像一株初生的植物一樣, 最初只是靜靜地發芽成長, 當它蔚然成形, 開始奮鬥時, 它才明白自然律的道理。

~ 玻璃珠遊戲, 赫塞

 


關鍵字: 清水 幸福 尾聲 地方

我的科西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春天, 大夢 ~ 尋找一隻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