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ly 5, 2005

流浪者的行囊

~ 歲月大街與天堂巷的交叉口, 卷一, 旅、途
 
F1000023-0.JPG
什麼我都打包過 流浪的人說 有人叫我大旅行家 充其量我不過是個善於打包的人...
========================================================== 眼角與鼻翼在蒸發, 在萬呎青空裡; 水與淚通通都乾枯。 再來一口乾堅果, 乾脆。
F1000035-1.JPG
~~~~~~~~~~~~~~~~~~~~~~~~~~~~~~~~~~~~~~~~~~~~~~~~~~~~~~~~~~ 腦也蒸發了 乾了的耳朵裡冒出記憶與思想的煙 剩下空白一片 不想。 不想填滿 空白。 ~~~~~~~~~~~~~~~~~~~~~~~~~~~~~~~~~~~~~~~~~~~~~~~~~~~~~~~~~~
F1010032.JPG
~~~~~~~~~~~~~~~~~~~~~~~~~~~~~~~~~~~~~~~~~~~~~~~~~~~~~~~~~~ 行李堆滿心裡, 早上才打包的; 大把大把陽光鋪在紅磚地, 上頭蓋上四面牆, 還剩一點空間, 塞進一隻鬱金香的靈魂、 藍陽傘掉在露台上的一塊影子、 床單皺折裡快涼了的一絲昨夜。 家在行李裡 行李在心裡 心在身體裡 身體 在 天 上 ~~~~~~~~~~~~~~~~~~~~~~~~~~~~~~~~~~~~~~~~~~~~~~~~~~~~~~~~~
21810037.JPG
~~~~~~~~~~~~~~~~~~~~~~~~~~~~~~~~~~~~~~~~~~~~~~~~~~~~~~~~~ 什麼我都打包過 流浪的人說 有人叫我大旅行家 充其量我不過是個善於打包的人 天上真乾 高壓榨乾了腦子什麼都不想想 不能去想。 又要著陸了。 到那時候 精心壓縮打包好的行囊 就要與地心引力重遇 變得很重很重 很 重 很 重 。 ~~~~~~~~~~~~~~~~~~~~~~~~~~~~~~~~~~~~~~~~~~~~~~~~~~~~~~~~~~
21810047.JPG
~~~~~~~~~~~~~~~~~~~~~~~~~~~~~~~~~~~~~~~~~~~~~~~~~~~~~~~~~~ 你看著好了 我可是經驗十足, 流浪的人說 。 圖說:流浪的人曾經打包過的一些行囊。它們之中, 有的, 已被拆解, 面貌不再, 繼續在歷史裡漫遊過新人的氣息與生命; 有的, 則遭煙滅, 在三度空間裡煙消雲散。


旅行, 在時間的國度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