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24, 2005

下雨了!

今年春天的第一場雨終於來了! 幾個月以來,整片地中海灣的大地乾得都要裂開,冷風不息,然而颳得卻是北面一路南襲的陸路風,把已經極乾的大地再狠狠乾擦一記. 潮濕的海風變成奢求,陽光永無止盡,空氣裡多一兩度的濕度都變成奢侈品.
長髮一放下就像刺蝟,一根一根細細髮絲刺向乾冷的空氣裡;手指一接觸金屬就刺起一道靜電,就連輕柔地接吻,也有電流在唇間閃過. 尚查理喜歡甜甜地說:有觸電的感覺... 多虧了我們住在如此乾燥地帶. 原來這就是永保觸電感覺的要訣啊! 總是口渴. 只要一天忘了擦護手乳,一雙手就乾皺地活像七十歲老太婆. 我的朋友,養蜂人K,站在最後一滴水都已經被晒乾吹乾的山頭上,只說,該下雨了. 的確delay太多了.去年的這個時候,第一期春天的蜜都已經可以採了,今年卻連花都還沒開. 滿山遍野的百里香和rosemary都凝結在乾燥裡. 這一天風弱,整個山頭靜悄悄,我們在天地間傾聽雨水的消息. 還不到來安置蜂巢的時候,他說. 又等了整整十天. 下雨了. 氣象預報說這雨一直下到本周末. 春天真的要來了 周一正是復活節 我們將看到,摸到,嗅到,那復活 下周,整座山野都要盛開 K說,妳會來幫忙嗎? 我多麼高興能夠在天地之間工作,揮汗,呼吸春天的地中海,聽鳥兒的歌唱. K的蜂蜜無與倫比, 認識他以後我再也沒碰過超市架上的混合雜蜜了. 他跟我道謝, 我回他謝,他不明究理, 大概還是堅持他的假想: 亞洲人都特別友善有禮, 幫人家忙還跟人道謝.


首頁│ 下一篇→尋找那瓦賽之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