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1, 2005

天堂的代價

CNV00008.JPG間小小的屋子, 她已經在歲月裡漫遊過一段時間, 因此而有了她的靈魂, 在她裡面, 有窗外灑進的樹影與光, 在窗檯、地板與牆角之間嬉遊; 她的廚房開向庭院, 門邊, 隨時有新鮮的香草可以摘採來入菜; 洗碗料理的角落裡充滿陽光...

===========================================

如果把這一切, 就這樣啪一記給擺在十年前、或者五年前的我面前, 也許都不是太合適。

我會被狂喜吞沒。會用力花盡每一分每一秒, 要去享用這一切當中的一切, 而終究很可能什麼也無法享用到; 我會徹底迷失在天堂, 完全忘了為什麼一心想要來到這裡。

十年前的我, 全然不知世界上存在有這樣的東西可以去追求。在我出生的那座城市裡, 我與其他的新浪一塊兒, 一股腦就被潮流推進在那裡建成的社會的中心, 那是一個在短短數年的時間憑那裡驚人的人口的驚人的求富求更富的心願力量所砌起來的社會, 我進去的時候, 那個社會已經堅硬頑固如一座圍城, 許多當初一心擠進中心去的人們, 在他們額際冒出第一撮白髮之前, 已經想退出, 可是我們年紀輕輕不知道厲害, 拿淺淺的年齡當作本錢和武器, 以一把強要往世故那一邊倒去然實際上卻很稚嫩的力量, 企圖旺盛, 以多結識一位重要人物、多加薪兩千塊臺幣...等等這樣的目標為生活重心; 五年前的我, 相較於那些在這社會裡打滾了二三十年的前輩們, 一心想退出的心願來臨的早很多。我想狠狠甩開這一切, 強烈苦求一個另外的人生, 因為心冀太強, 以至於整個意念掉入紅塵裡飄惚, 患得又患失, 有一陣子, 我習慣虎視眈眈於那些似乎擁有著我的美夢的人們, 在心底不斷質疑, 為什麼他們可以有? 而我的, 又還要等多久?

我的美夢, 在那時差不多就成形, 然後始終沒什麼改變。

我說, 我要的並不是太多。我要一間小小的屋子, 她已經在歲月裡漫遊過一段時間, 因此而有了她的靈魂, 在她裡面, 有窗外灑進的樹影與光, 在窗檯、地板與牆角之間嬉遊; 她的廚房開向庭院, 門邊, 隨時有新鮮的香草可以摘採來入菜; 洗碗料理的角落裡充滿陽光。

在這間小屋裡, 會有一些溫暖舒適的角落, 以便寫作、閱讀、發呆、瞌睡, 與心靈神似的交遊們共渡一些時辰..., 還有一處採光與通風良好的空間, 簡陋而足夠寬敞, 可以讓我在窗前架起一張粗木的工作檯, 做些簡單的手工藝。彩繪、馬賽克、肥皂、捏陶、串珠...說不定當中的哪一兩項, 看機緣而定。如果, 這樣一份喜好還可以獲得些他人的喜愛, 為生活增添一點點收入, 那麼, 在我的粗簡的工作室裡, 忙碌起來就更有意思了。

我會喜歡養三兩隻有緣的貓。如果, 如果真的可能的話, 在這個美夢裡, 我也希望有一位心愛的人, 共同分享一切。

結果看起來, 我並沒有等上太久太久。

房子, 在一步一步的牽引下, 以她自己的看不見的雙手, 一路牽著我們來到了她面前。我們都是心意清楚的年紀了, 見了她, 心念已定, 儘管後頭那些人間行政的複雜糾纏, 加上旁人嘴眼的吱喳沒完, 我們終究依了自己的心。貓咪已經有人要給, 想要幾隻都聽隨尊意; 工作室裡還堆著不少紙箱, 慢慢會清理出來。替K的周末市集試做的幾款手工蜂蜜肥皂, 幾個禮拜以來,也差不多即將可以打平成本。我是這樣愛玩這些有觸感的迷人事物啊! 幾個小小的銀子, 初起談不上賺頭, 卻也替我的玩耍遊戲添了立場。

可以寫作閱讀、可以與友朋共享的角落, 都漸漸具備雛型了。自搬入以來, 各種鳥鳴一刻都沒有停歇, 早餐的時候, 樹蔭下的露台邊, 有蝴蝶在腳邊嬉戲。這個家裡還缺很多東西, 可是, 我的美夢成為真實, 擺在眼前, 可以觸摸, 可以擁抱, 可以深深陷進裡頭去。

我還有尚察理。沒有他, 這一切都不會有。有他在, 也就已經有了一切。

多增加的一點點年紀, 好處大概就是, 減少了大驚小怪得意忘形的本事; 喜悅與哀傷一樣, 變得比較深沉, 比較平緩, 讓人可以有時間, 在這些劇烈的情緒事件裡, 一點一點慢慢地看清楚自己的位置與深度。夢想變成真實, 我坐在它的中間, 在松枝與橄欖樹的搖曳當中, 呼吸它的暖風, 而不是站在它的門前, 興奮地繞著它轉圈圈。

我試著要回想, 自己是怎麼樣, 在這場人生裡, 自那間我所成長的、一樣有著午後催人遺忘與沉澱的微風的老宅院裡, 一路走到了位在世界另外一角的這一間屋子與庭園, 坐在松樹下, 在一日將盡的溫暖斜陽裡, 寫字與回憶。我真的做出了什麼重大努力嗎? 還是, 我只是一直頑固不改變方向地, 一路向這裡走來? 那麼, 這場人生, 從今以後又要將我們牽往何處呢? 我想過許多種可能, 只是不知道當中會不會有任何一種被猜中。因為天堂從來都不是終點, 而是下凡前的中繼休息站, 除非我們是天使。

不管怎樣, 我們竟然在人世裡偷得了一角天堂; 不管往哪裡去, 我們都將從天堂再度出發。這座天堂還很亂, 還需要一點一點細心的理上好一陣; 居於其中的心得也一樣, 會一點一點再理好, 擺在紙上, 說給你聽。 


"天堂"草攝數景
CNV00012.JPG



Photo9.jpg


CNV00006.JPG


CNV000099.JPG


五月裡的一個周六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覆c的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