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23, 2005

這是我的名字

入出境管理局的人給了我這個護照上的名字,不符漢語拼音語法,只能說是入出境管理辦事員拼音法.
於是,我將護照放在口袋,漂洋過海去. 除開辦理正式文件之外,也暫時忘了還有這麼一個名字. 我給自己喚個洋名,以為這樣就跟所有人一樣,以為這樣再正常不過. 可是, [可是那不是妳呀] [那不是妳家裡給取的名字,也不是你從小長大用的名字,也不是你學校裡的名字...] [能自己隨便選名字,跟天方夜譚一樣!可是妳如何能說從今天開始我就是Maggie,但在這之前的整整五年我都是Annie...] [可是妳一定有一個真的自己的名字吧] [大家好,我是Alan,可是請叫我Micheal...]這是親愛的G,可惡的調侃大王. 我開始思考為什麼需要一個洋名.即使在洋公司洋語班洋人國,就一定要改名換姓才叫適應潮流? 用一個洋名代號,代表自己,這麼件如此普遍的事,在我們所生長的這個社會裡,到底代表的什麼訊息? 我決定更靠近自己.靠近自己所有的成長過去,靠近我的爺爺為我取下這名字當時的得意與興奮;靠近我的根源. 即使從今身在千萬里之遙. 於是我又拿出護照,上面這個拼音,就是如今代表我的符號. 它成了唯一能夠連結我的過去與我的現在及至未來的符號. 即使不是百分之百. 我叫ChiaHui,我說. 在我所定居的這個國度裡,人們說,多特別多好聽的名字啊!Chat-Oui,一隻說yes的貓咪!當然,我們知道,在妳的語言裡,妳名字不是這意思,這個美麗的名字,原意是什麼呢? 於是,我假藉爺爺的口,一遍又一遍,大膽地假想並詮釋那一份送給我的美麗祝福,然後驕傲地說給人人聽. 爺爺當時也許不知道,然而我定居遙遠國度的命運,在那時已經寫下. 一如註定,那個小女孩將喜愛貓咪,她將對生命大聲地應允著Oui - 時時刻刻.即使她的天空也時有陰雨,也曾有無法抹滅的風暴... 這就是我的名字的故事.


於是我在這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半熟鴨肝醬~不窮又不富的尋常人家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