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ugust 12, 2012

鹽之花


 
中海與大西洋兩岸均有一種鹽中精華,名叫[鹽之花],生於海岸淺沼,型態與未精製漂白前的天然海鹽類似,唯此種結晶於海陸交會處的鹽晶體,較之於大量海水直接提煉,口感與滋味更細緻、更易溶於食材火侯;因著沼中紅藻的緣故,某些[鹽之花]更呈淺玫瑰色,帶有紫羅蘭的芳香。我常帶這鹽中之花回台送人,下廚的朋友都愛,正是禮輕意重。然...

=====================================

環保減碳、在地慢食等潮流下,法國一電視節目推出這麼個企劃: 全家只吃在地產物,超過自家方圓兩百里外的食材通通禁止。
為期一個月的挑戰,自願參與家庭都有些共同點: 其一、成員體型都帶有現代化飲食的後遺症: 頭好壯壯、肩圓肚凸;其二、至少成員之一曾具某種生活美學的背景經驗,例如曾為專業廚師、曾在祖父母慢食美活的老教育中成長,卻終於難敵今日速食風、工業化的生活型態,而內心始終嚮往一番[重回舊日]的改革。
法國地大物美,根葉蔬菜漫地可拾;雖然,與有著水果王國美名的寶島差遠了,不過此際盛夏,甜瓜、杏桃與草莓都汁多如蜜,若不是非吃加勒比海的香蕉或紐西蘭奇異果,水果方面無大問題。蓄牧業發達而可自傲,不曾聽過諸如[美牛]等煩惱,餐館與肉攤上,註明肉品品種與來處已是默契;肉奶均無虞。
問題出在食鹽與咖啡。
這裡產鹽。地中海與大西洋兩岸均有一種鹽中精華,名叫[鹽之花],生於海岸淺沼,型態與未精製漂白前的天然海鹽類似,唯此種結晶於海陸交會處的鹽晶體,較之於大量海水直接提煉,口感與滋味更細緻、更易溶於食材火侯;因著沼中紅藻的緣故,某些[鹽之花]更呈淺玫瑰色,帶有紫羅蘭的芳香。我常帶這鹽中之花回台送人,下廚的朋友都愛,正是禮輕意重。然[食在方圓兩百里]節目的參與家庭,有些人家兩百里內並無製鹽產業。
沒鹽怎麼得了! 就說西方人主食的靈魂之麵包吧,烤麵包也要加鹽,即使找到了在地麥田所生產的在地麵粉,若當中食鹽是來自說不清楚的遠方,硬是不能吃! 於是只好在少數麵包坊購買不含鹽麵包、或自己動手作。但無鹽無發粉,自家作出來的麵包扁如飛碟、脆如餅乾,實在少了些什麼。生活無鹽不是辦法,而對法國人來說,沒咖啡才是真的慘劇! 好像頭上的天空都頓時少了太陽跟月亮。不出三兩日,家家均有成員如夢遊者,在螢光幕前恍惚失神,令人不禁感嘆,這個國度的子民竟是如此深賴萬千公里外某種特有植物的種子而活。這不可能是基因天性,只能是後天文化培育而來吧。
我也在腦海裡檢視自己的廚房,我能夠食在方圓兩百里嗎? 屆時我的冰箱還剩什麼? 咖啡對我不是問題,但對尚查理就問題很大。我能夠與沒有咖啡的另一半共同生活嗎? 想著想著,螢幕中人對咖啡的強烈渴求居然也感染到我,一杯香噴噴的黑液在手,在我們的文化社會背景下,所象徵畢竟是一種無上享受啊。
但,現代地球村的子民,要重回陶淵明式的耕食自足,就真是不可能的神話了嗎? 未必。參與者克服難關,在住家附近的泥土中挖出蒲公英的根,洗淨後,與大麥種子一同研磨成粉,竟燒成了一壺色香味均如假包換的[咖啡]!(這原是大戰期間物資短缺時鄉下人的配方);他們到近海淺灘扛水回家,以小火耐心熬煮,經過漫長的等待與懷疑,鍋底終於出現了……鹽之花!
興奮而珍視、小心翼翼自鍋中刮下這層淺灰色不起眼的結晶粒,這家人當天的晚餐可該是多麼味美滋甜! 我感動起來,對於自己在超市中購買包裝精美、價格不菲的鹽,頓時有些好笑。
我家屋外豈不也遍地盛放著這鹽之花兒嗎? 但我可有本事終日啥也不幹,先當挑水婦,再以整個下午的耐性守著鍋與火,等待我的鹽之花? 現代人的身份讓我們時時緊張,以為自己有太多重要的大事業,過於花時間的事因此都成為天方夜譚。我們所真正失去的原來是時間: 熬煮大地精華的時間;訪尋並學習泥土中的奧祕。若能奪回時間,再添一些心意,管它全球化,再龐大的食品與消費工業大概也拿我們沒輒了。

<中華副刊2012年7月>



地中海之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憶一張活的桌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