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November 24, 2006

杜思樂小姐~25

「妳有沒有嘗試過寫故事?」『旅人』忽然又問她,好像突然轉移了話題,「我除了旅行之外,也一直是個業餘的故事愛好者,我很想寫出一些好看的故事,可是妳看,我一站又一站地旅行,我書寫的紙張,就跟我使用的毛巾一樣,在移動的過程裡,最令我傷腦筋 - 那些紙張,總是墨汁還未乾的時候就得塞入背包裡,我想法子讓它們在新鮮乾燥的空氣裡多晾一會兒,它們就紛紛飄飛了起來,圍繞著我,飄逸難捉摸,當中很多就再也抓不回來…,我為此深深困擾,但是,同時我卻又明白得很,要是真有一天,有一個不再移動的『永遠』降臨在我身上了,那些故事,也許就當真要『永遠』地,飛向空無裡去……」

繼續閱讀
November 24, 2006

杜思樂小姐~24


於是我思索得更多,想到『家』這個東西,在我住的星球上被付予的定義 - 是物產、地、一點小小的由牆壁與屋頂與地板所組合而成的附加了庭院陽台青草地的地方,以實質存在的『財產』的形式呈現?還是,一種無形的概念,以感情編織而成,以『心的歸屬』作為面貌...

繼續閱讀
November 20, 2006

居家的夜晚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角落。這是一間小小的老房子,正點著燈火,飄浮在清爽而冰涼的藍色冬夜裡...

繼續閱讀
November 17, 2006

小咖啡磨

也許小咖啡磨是現實的軸心,一切都圍繞著這個軸心打轉和發展。或許小咖啡磨對於世界比人還重要。甚至有可能,米霞的這個唯一的小咖啡磨是太古的支柱。

~ 太古和其他的時間


繼續閱讀
November 3, 2006

縱橫三千里 ~ 西葡記行(7)

里斯本之夜*


阿根廷人、葡萄牙人,還有他們的鄰人、前殖民者,西班牙人,這些民族,將人類的這種痛苦而美麗的結晶提煉出來,磨光、洗淨。我想,在這些民族被多元融合之後的血液裡,是比其他的民族有著更濃的「Saudade」(註)的成份在。

這個葡語字的解釋,令我出神,而久久不能自拔。也許在我的血管裡面,不知在哪一世紀、不知在什麼地方,也攙雜了某種程度的Saudade。也許,這個字、這一晚的歌聲,就是我淺意識裡對葡萄牙始終的嚮往。在這個層面來說,這夜之後,我的這趟旅程便已經走到終點,再無遺憾...
 
圖說: 里斯本之夜的fado演唱


繼續閱讀
October 27, 2006

秋日, 讀克雷索, 與一段放逐的故事。

前言:圖書館借的書已經延還第三次,他們說這可是最後一次了,趕快把照拍一拍,把幾段文譯一譯,想先收著,放在下一批讀完的書裡,一塊兒寫個讀書摘文。結果又想,既然已經譯了,乾脆就把文寫一寫,分散一下,省得下一篇讀書文拖成了一大串,太長。

這兩本書,頭一本,我想講的話很多。千言萬語不知如何講起,至於講到最後還是沒能講出來的,就讓它盡在不言中吧。第二本是個小品,書很薄、字不多,講的卻是西歐人類與戰爭歷史上一段鮮為人知而無法遺忘的故事。故事本身,比書、比字,都還重。

書中摘文是我自己草譯的,在文字精神與字面精準詳實之間,畢竟存有廣大的抉擇空間,我的選擇比較偏向前者。假如有人願意指正,請不用客氣。

圖說:J.M.G. Le Clézio克雷索(圖片來源:http://www.bibliomonde.com/pages/fiche-auteur.php3?id_auteur=1032)

繼續閱讀
October 21, 2006

採菇記

我從鍋裡撈出菇片,下了油,用小火,加大蒜、香菜,開始把去了水份的菇片油煎;屋裡的野菇香,簡直一發不可收拾,一點兒不遜於傳說中的「芬芳撲鼻」!我把最漂亮的肥菇片,做了一道野菇飯,剩下的,晚上又煎了一隻野菇蛋餅...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2, 2006

哪一座城市

- 對那些經過卻沒有進入的人而言,這座城市是一個樣子;對那些深陷其中,不再離開的人,則是另一個樣子。你第一次到達時,有一座城市;一旦你離開且永不歸來時,又有另一座城市。每個城市都值得一個不同的名字。也許我已經以其他的名字說過了 Irene,也許,我說的統統都是 Irene? ~ 看不見的城市, Italo Calvino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2, 2006

夢土

我在這片烏煙與嘈雜之中出生,但是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不曾回來了。一開始的時候,我幾乎失去了與這些曾迎接我誕生的老朋友們對話的能力。我忘了它們的語言,我在它們之中手足無措。我說這不是我的夢土,我老是這麼說。我繼續夢著一塊被遠遠阻隔在灰色廢氣之後的土地,在那裡,葡萄的甜香四處飄溢,陽光在古老的紅瓦屋頂上跳舞,秘密的窄徑蜿蜒陡峻,腳步聲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面上喀喀作響...

繼續閱讀
August 17, 2006

旅行在鄉愁的城市(下)

Perpignan漫走記

據說這座十餘萬人口的小城,共有一千三百多條街巷。真是不可思議。當中大多數街道都是在十九世紀中命了名,此後就沒有多大的改變。其中特別有一條關於某街的說明,深深吸引了我。我記得那條街,那街也許我就走過那麼一兩次,還是碰巧不小心迷了路或者繞了遠路,才走到那裡去的...
 
 
圖說:Perpignan, Le castillet

繼續閱讀
August 17, 2006

旅行在鄉愁的城市(中)


Perpignan漫走記

那些人。那些一群群同進來的人們,他們圍坐成一桌桌生命的表象,我發現到,我幾乎可以忘記了自己的存在,而忘情地觀察這些人們。說忘記自己的存在,然而這個「自己」,卻又可以任意游移,投身到每一張桌前,一下子這些陌不相識的人,卻都能將自己生命深處的印象探拉出來...


圖說: 佩琵鈕,餐館街的夜晚。攝影:yann

繼續閱讀
August 14, 2006

旅行在鄉愁的城市(上)


~ Perpignan漫走記


從我們對某個地方的「新鮮、有趣的;觀光的、愉悅的、驚奇的、處處帶著各種評價的…」觀感與印象,而過渡到「愛意、憐憫的;因為感覺到它穿過了自己整個靈魂,而昇起一股直到眼框的熱潮,在這股溫熱裡面感到喜悅,感覺曾經活過、並且強烈地感覺正在活著...」的情懷,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究竟要經過多久的時間?多少個日夜?怎麼樣的晨晚與季節?

圖說:佩琵紐,夏天,周末,午後。敞篷車與女孩們。

繼續閱讀
July 26, 2006

從葛林到聖艾修伯里

~ 2006年7月, 讀完的書排排站

暫時這種記錄就以「季」為單位好了,每隔一陣子,手邊積了幾本讀完的書,想到了,就來拍照留念一下;既然不愛一本本寫讀書心得,那麼就還是讓書自己說話,我順手摘下當中一兩句特別銘心之語,當作此書的精神標籤(當然這很主觀的,是對我這個讀者而言)...

繼續閱讀
July 18, 2006

夏日足球進行曲(下)

別的運動我不敢說,可是足球這玩意兒真是像透了人生。想像你的一生緊縮為九十分鐘的奮鬥,那個看似寬廣包容的唯一幸福目標,卻竟然總是那麼難以企及;那目標,在綠草坪的盡頭處,柔軟地望著你,然而你的每一步努力卻總是被彈回、被抵擋。在這場奮鬥裡,有助你一把的盟友,也有全力防礙你的阻力,他們用陰計、耍小動作,或者乾脆在你面前圍成一道牆,你總是在這些阻力的背後,遙望幸福,而時間分秒流逝,很快地一切都要太晚了…。

繼續閱讀
July 4, 2006

2006夏日足球進行曲(上)

我們在咖啡室的煙霧彌漫當中,注意到有一名神色很鬼祟的年輕東方人,理著平頭,背著背包,在上半場的中途跑進來,神色非常專注地,舉頭盯著三星牌液晶版螢幕,在中間休息時失蹤了一陣,等到下半場又再竄進來,此次更加貼近螢幕,舉頭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微開,彷彿完全忘了滿屋子偷偷瞟著他望的法國人;就在南韓隊終於進球的那一刻,此君露出意境深遠的一抹長笑,心滿意足地,拾起扔在腳邊的背包,然後靜巧巧,走了...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繼續閱讀
June 26, 2006

不可思議的遠方

那隻歌有著世間言語的版本 旋律卻始終如一 那隻歌我們都琅琅上口 我們反覆地唱著 在夢裡在隨意的思緒裡在偶爾的 前往過去的列車之旅的候車月台上...

繼續閱讀
June 11, 2006

[格諾]風的寫作練習(一)

六月,禮拜天,下午。在花園裡、松樹下吃午飯...

繼續閱讀
June 11, 2006

關於瑣事與肥皂的書寫習作

多少種可能?一件平淡無奇的日常經驗瑣事,格諾拿它來寫了九十九遍,以九十九種不同的風格、不同的筆調、不同的文體、不同的順序…,這裡面便充滿不同的情緒、不同的聲音、不同的立場、不同的思考……,據說這是格諾作品被閱讀最廣泛的一本,換句話說,也許是他最「大眾化」的寫作,我倒是很好奇,被這本奇妙寫作練習書所吸引的(也喜歡練習寫作)的讀者裡面,有多少人,會讀完卻一點也沒有心癢的感覺,也想要自己來操練「格諾風」,寫它幾筆的?

圖片:Raymond Queneau

繼續閱讀
May 18, 2006

春天, 大夢 ~ 尋找一隻貓

尋找一隻貓, 在春天的某個角落裡, 正做著大夢。 尋找那個夢。那夢藏身時間之外, 夢裡沒有歲月的軌跡, 沒有年華漸去的感嘆, 沒有過往的愁懷; 只有當下, 只有呼吸的起伏, 只有整座天與地, 與正夢著的, 這個我...

繼續閱讀
May 16, 2006

春天,花園

 
 
 
 
 
 
 
 
 
 
 
 
 
 
 
 
 
 
 蕃茄籽正在破土而出。新生的嫩葉, 散發濃濃的蕃茄甜香, 他們要在這一個春裡蓄勢待發; 在夏天的尾聲, 他們會以肥碩多汁的紅豔炸彈, 綻放在這一個花園元年嗎? 這是頭一個我有榮幸正式參與的花園之春。從這個春天起, 我但願春來冬去、 年年日日, 有緣繼續與這座地中海畔的小花園, 一同呼吸、一同生長, 一同休養...
 
~~~~~~~~~~~~~~~~~~~~~~~~~~~~~~~~~~~~~~~~

繼續閱讀
May 2, 2006

故事海裡尚未誕生的領航鯨

一個對大自然只有泛泛普遍之好的人,你問他最喜歡的植物或是最偏好的季節,他都很輕易就可以告訴你;一個隨口說說喜歡動物的人,也可以立即告訴你他最喜歡的動物是貓狗,而不是綠葉上的甲蟲或者田間的母牛。可是一旦你的喜好變成一種對大自然或者對動物生命的整體單一性的喜好,你就很難在當中立刻挑出偏愛與不愛。同樣理由,我想一定有不少嗜小說之人,是很難在一部寫得好的愛情小說與一部寫得好的哲學小說中間單選其一的。最有可能的是,那愛情故事,因為讀者自己的領悟與過往經驗交織,而添上了小說本身一字未提的哲學色調;而哲學小說,因為這同樣的折射鏡,竟變做一部愛的故事...


繼續閱讀
April 28, 2006

漁人老屋之春

 
 
 
這種不知時辰的白晝好覺,是生為一隻貓的幸福極致。連夢境的顏色和濃度,都與夜晚的長覺不同。黃梁夢醒一場,窗外依然是炎炎白日,挾著微鹹海味的南風開始送爽,正好舒涼我漸熱的皮毛,我開始期待著另一個春夜的降臨...

繼續閱讀
April 21, 2006

在外面的人(四之四)

這一件偶遇的經歷,她沒對任何人提起,儘管有時候,她忍不住真的很想向少數幾個她覺得還滿聰明的大人複述在外面的人所說的話,看看他們能不能為她解釋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可是她終究還是按捺住了。她決定把這件事當作自己最偉大的秘密...

繼續閱讀
April 21, 2006

在外面的人 (四之三)

她刻意用一種大人的口氣說話,希望對方認為自己有想法、有見解,可是同時,潛意識裡她又等著因自己仍是個年輕孩子的這事實而大大受到讚揚 - 這孩子真不簡單,年紀小小就知道自己的志願與目標;或者,真是個有自信的孩子,懂得自己的長處,不羨慕別人;或者,這個勇敢大方的孩子,將來一定要在傳媒界發揮所長…,可是沒有,這些嘉如等待著的讚美,一句也沒有從在外面的人口中說出...


繼續閱讀
April 14, 2006

在外面的人(四之二)

但是眼前這個人不一樣,這人就不是李老師那一流的人;不是像班導師國文老師那種人,天天中午自己不好好休息,偏要沒事找事叫人去辦公室苦口婆心訓上一小時,以為要不是如此犧牲小我的話班上學生就通通要墮落向無底深淵;也不是二姨婆那種人,每回見面只會說「小如啊將來一定要當公務員不然就當老師聽二姨婆的話沒有錯!」這一百零一句台詞;更不是像家裡樓下管理員伯伯那種,明明內心空洞生活空茫,強要在年輕小人兒們的面前擺出一副和靄可親又具長者威嚴的模樣,沒話找話說,把「這次考第幾名?」當問候語,早晚問候全棟樓裡所有穿制服的學生。

這個人不屬上述角色,他是從外面來的人!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