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師父拍拍我說:你肩上的責任更重了!頓時我眼眶溼熱,一時之間語塞說不出話來,低著頭只說得出"謝謝"二個字!
2019/10/07

有個醫師叫「林老大」,他最愛跟病人聊天了!

林老大
 護理人員小莉又接到社服課來電,看診民眾因不滿候診過久向醫院投訴,她只能語帶無奈回說下次會注意,看診的醫師「林老大」聽到對話,不悅對著小莉說,「你去跟外面的病人說,如果不想等,叫他們去掛別人的診,不要來看我!」「人家都嘛不會跟你抱怨,都嘛是對我,我怎麼敢去跟病人說,我才不想又被告咧!」小莉故作委曲狀。「你就說是林醫師說的,我負責!」「我才不要咧,要說你去說,快看診啦,免得又被投訴了!」
 
繼續閱讀
2019/09/24

小悅無法再當個女超人,看著自己的父親卻只能喊著「爺爺」!

小悅  熬過了悶熱的秋天虎之後,冷熱變化的初秋,常常上下午溫差極大,一場午後雷雨,讓炙熱的陽光退卻,溫度也降了下來,小悅趁著大雨,從醫院的玻璃窗往下看,路人的各式花傘與隔著氣密窗仍可以感受到斗大的雨滴聲,反而讓小悅有著不一樣的心情。
 
繼續閱讀
2019/08/26

醫師進病房前都會先脫掉白袍,背後原因有洋蔥…

醫師進病房前都會先脫掉白袍
 阿桃婆婆半年前被診斷出罹患大腸癌,已是末期,估計只有半年左右的時間,醫師以標靶治療,但效果不佳,半年後癌細胞仍侵襲身體各處,醫師決定再幫她做化療,第一次化療打完後,白血球直線下降只剩400,婆婆身體根本無法負荷,再加上無法進食,營養不良導致全身嚴重水腫,為了消腫及等待白血球的上升,才能再進行第二次化療,每天自費施打白蛋白,只是每次消腫只維持了很短暫的時間,全身就又開始水腫,錢像丟到水裡無聲無息。
 
繼續閱讀
2019/07/11

醫師拿出收據交給婆婆 「謝謝你給我做善事的機會!」

醫師拿出收據交給婆婆
某日快接近下班的時間,還在看診的張醫師用跑百米速度來到社服課,微胖的他臉上盡是汗水,還直喘著大氣,一句話都說不出,社工師見狀快請他坐下,並端了杯水過來,張醫師一口飲盡,「還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杯水」,又把第二杯水飲盡後,稍稍喘了口氣,才可以好好說明來意。
 
繼續閱讀
2019/06/17

暖心醫一句「我怕你傷心!」 病人之女痛哭失聲

暖心醫
 照顧久臥病床的病人,往往體力上與心裡的疲累只能默默往肚子吞,畢竟照顧家人,本來就是一種責任,遑論辛苦可言,但的確是體力與耐力的沈重大考驗。

 小晴的父親,失智症九年了,從輕度到重度的歷程,讓家庭與工作兩頭燒的小晴,在倚靠外勞之餘,不得不做出心痛的決定,父親短短七年間先是忘記了孫子,之後又忘記了她和弟弟,最後連結髮四十多載的妻子也都忘記了,二年前將重度失智的老父送至療養機構,24小時專責有人看護。

 
繼續閱讀
2019/06/10

X醫師對護理師的不良記錄又多一件了……

X醫師
 連續假期前病房有不少病人陸續出院了,還有幾位病況還算穩定的病人,也特地向醫師請了四小時的假,回去跟家人團圓去了。

 上白班的小柔心裡正暗自竊喜著,今天病人比較少時,距離病房區最尾端的病房突然發出了緊急訊號,除了主責護理師之外,其他的護理人員也全數衝了過去,原來是黃爺爺因為捨不得叫醒熟睡中照顧他的老伴,一個人用力掙扎起身後,步態蹣跚地去了廁所,不慎在廁所裡跌了一跤。

 
繼續閱讀
2019/06/10

外傭阿喜的故事:她就像是我們自己的家人呀!

外傭阿喜
  仲夏的某日上午,阿喜因上腹部突然劇痛,冷汗直冒,雙腳無法撐住疼痛難耐的身子,在傳統市場裡不慎昏倒在地,手中拎著的水果則是隨著她倒下去的瞬間滾落一地,路人見狀連忙大聲嚷著叫救護車。

 半小時後,阿喜已被送往最近醫院的急診室,在經過一連串的檢查後,發現她的昏倒是嚴重胃出血所致,必須住院治療。

 
繼續閱讀
2019/05/30

我這麼忙,還得幫你去繳住院費,別折騰我了吧!

醫病關係
  70歲的胡婆婆檢查後發現,她的腹腔內有個五公分大的腫瘤,住院安排手術開刀的前一晚,大兒子遠從國外回到台灣,就從機場直奔母親的病房,十分焦急地在護理站找尋明日為其母親主刀的醫師,護理師連忙連絡上才剛結束門診的醫師,胡家大兒子在一陣詢問病情與治療方式之後,心中的擔憂放下不少,最後還遞上一盒空運來台的高檔巧克力送給醫師。
 
繼續閱讀
2019/02/11

思念穿越生死在家人夢裡出現,那麼地真實!

思念
 阿貴往生了,遠嫁美國的美美是他最鍾愛的小妹,去國二十載很少回國,尤其阿貴不會用智慧型手機,不能視訊,所以都只透過越洋電話聊聊一解思念,但美美總是一直掛念著這個大哥,他們的父母很早就過世了,是阿貴提早出社會工作把她們二個妹妹帶大了,他不只是大哥,更是如父親般地存在。
 
繼續閱讀
2019/01/14

神明給了一串數字,剛好是某醫院病歷號?!

神明
清晨時分薄霧還未散去,瞥見院區一隅有個人影跪在濕冷草地上,手持三柱香對著上蒼喃喃自語,接著對著四方嗑頭跪拜。夜幕低垂深黑仍未降臨,同個地方同個身影像做著如同早上一樣的儀式,焦急全寫在臉上,跪拜起身時,看見她臉上的淚痕還未抹去。接連一個星期,都看見同樣的景象,一星期後在院區與那個人擦身而過,臉上多了份笑容,看來她的誠心應該是有了好的回應。
 
繼續閱讀
2019/01/07

百歲人瑞朱阿嬤臥床不起 骨鬆被誤為中風癱瘓

骨質疏鬆
一位104歲人瑞朱阿嬤有天突然之間臥床不起,家人以為是因為天冷中風導致癱瘓,因此緊急送醫,經檢查後才發現,原來阿嬤並不是中風,而是長期的骨質疏鬆,造成脊椎被壓斷了好幾節,因此才會痛得無法下床。
 
繼續閱讀
2018/12/17

醫師和算命師密謀的A計畫竟是……

算命
 一個中年女子來到身心內科方醫師門診求診,剛坐下就自個說起來了,神情悲傷又坐立不安,「某某算命師叫我往北邊醫院找一位姓方的醫師看病,說我一定要來找你才會好起來!我已經好幾個月都沒有睡好了,每天都很想哭,老公外遇多年,二個孩子都靠我一個人照顧,公婆也不諒解,說都是我的問題,因為我的命中帶剋,老公才會不想回家,我覺得我的人生好絕望,但我又好不甘心,如果我怎麼了,我的二個孩子該怎麼辦?…」
 
繼續閱讀
2018/11/19

沒來得及見最後一面,他不願在母親面前斷氣!

病房走廊 這是舜宗近來最愉快一餐,即使胃很不舒服,還是想多吃一點老媽煮的菜,連打幾個飽嗝。幫忙收拾後,他和阿東坐在沙發休息,想著要怎麼開口跟母親說他不久人世的消息。

 母親端著水果從廚房出來,舜宗突然胃痛嚴重發作,像被人扭絞腹部、千根針刺進胃裡,東西全吐了出來,血用噴的,客廳沾染了處處血跡,休克側倒沙發上,阿東見狀扶住他:「老大老大,你還好吧,你醒醒啊!」舜宗的母親被眼前景象嚇到,手中托盤從顫抖雙手掉落,杯盤碎了、水果灑散一地,愣了幾秒才回過神,「兒子兒子,你沒事吧,你到底怎麼了?」她踩過碎杯盤抖著雙腳走到他身旁。

 
繼續閱讀
2018/10/30

車禍天倫夢碎,智障母親卻還在等著女兒回來!

車禍
 小芬是剛上大學的新鮮人,寒假結束後,由表哥駕車載她返校,表哥看著她與同學的身影漸漸地變小,隱沒於校園深處,才放心地駕車離開。沒想到,還在返家的途中,表哥就突然接到家裡的來電,說小芬被車撞了,當場死亡,表哥實在不能接受,一小時前還活生生、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怎麼就這樣走了,難過與悲傷像兩條交纏的鞋帶緊緊揪著心,所有情緒逆流從眼眶而出,隨著淚泛流不止,前方視野模糊了起來,他立即將車調頭轉了個大彎,要去看看她親愛的表妹。
 
繼續閱讀
2018/09/26

回憶只能靠慟來解,他望著阿母遺照,淚,流不止!

淚流不止
 看著棺木內阿母如沈睡般的臉龐,雖然心裡知道,百歲離世應該用祝福的心送她最後一程,但煌仔心裡總還是難免感到不捨,明明昨天還在她身旁棉盡孝道,現在卻只能且只是望著而已,法師嘴裡叨唸著即將要蓋棺了,有什麼話要對亡者說,可以現在趕快說,但要說什麼呢?
 
繼續閱讀
2018/09/17

第三十封信,揭開了小說家之死的謎團!

第三十封信
 一天,芯宜在信箱裡收到一封給她的信,看完莫名所以,信末沒有署名,寫信者的文筆和字都寫得很好,像在看一篇文采極佳的散文,而從寫的字來看,應該是個男生,不知為何她沒感到害怕,反倒覺得有趣。

 隔天,芯宜照例收到一封長長的信,內容竟和第一封有所呼應,她開始覺得好奇了。後來幾天,她也都收到,內容全都有所連貫,看來像是一部小說,以倒敍法書寫,她不只好奇作者是誰,也開始期待每天的來信,因小說情節設定與她同年代,而且許多描述讓她深感共鳴。

 
繼續閱讀
2018/09/10

兒子,不要怕,我們來帶你回家了!

兒子,不要怕,我們來帶你回家了!
 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壯年男子,被救護車送到急診時,已是OHCA狀態(Dead on arrival,到院前死亡),經醫師初步檢查發現,他的兩條手臂上佈滿了針孔,應該是吸毒過量致死,但由於身上沒有任何證件可以得知他的身份,因此也不知要通知誰前來處理後續事宜,警方與院方協調後,只能先將他的遺體暫時送到往生室冰存,警方說現場有找到一支手機,但已經沒有電了,他們會帶回充電解鎖,從中找找是否可以連絡到他的家人或朋友。
 
繼續閱讀
2018/09/03

週六咖啡館裡夜晚的等待:失智父永遠等不到的女兒

週六咖啡館裡夜晚的等待
 立秋過後的某天,徐伯伯在咖啡館快要打烊之際,匆忙推開咖啡館大門,堅持點了杯「烈日痕」咖啡,這款咖啡混合著柚子花、柑橘、砂糖、堅果等風味,找了靠窗的位子坐下後,便開始翻閱一本已顯得老舊的雜誌,並不斷在手邊的空白筆記本上塗塗寫寫,而且還不時看著手錶,幾乎每隔幾公鐘就往窗外望去,深怕錯過什麼似的。
 
繼續閱讀
2018/08/27

百歲素阿嬤想起舊時所養的老母雞

素阿嬤
 活了跨越二個世紀超過百歲的素阿嬤,被診斷出罹患了胰臟癌,已是末期了,近半年來食慾大減,看到飯就嘆氣,連一小湯匙的飯都吃不完,只願意吃些甜食和冰品,抽血檢查也沒查出啥大問題,只是血紅素低了些,醫師說營養不夠的關係,但吃不下的她,營養怎麼會夠呢?唉,問她那裡不舒服,素阿嬤只是虛弱的搖搖頭說沒有,看著她一直瘦,大夥也不知如何是好。
 
繼續閱讀
2018/07/30

阿芬的母女懺情錄:週六郊區咖啡館裡的香蕉磅蛋糕

阿芬的母女懺情錄
 自從阿芬離開至今,已十多年沒回到家鄉花蓮了,這次回來是高中同學輾轉連絡上她,告訴她母親已過世的消息,只不過她回來並不是奔喪,母親的後事早都已經處理好了,她連最基本的義務都不用盡了,只是她為什麼回來,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好像應該回來一趟,或許她心底有一絲期待吧,期待母親會後悔以前對她的種種!
 
繼續閱讀
2018/07/23

阿鴻遙遠的回家路,「哥,我回來了!」

回家
 舜宗的母親想到之前和舜宗一起到花蓮的情景,那時她是抱著桂花樹,懷著開心愉快的心情,但如今手上抱著的卻是兒子的骨灰,旁邊是她另一個兒子,不敢相認的兒子,她覺得對不起二個兒子,沒有能力好好照顧他們,她低下了頭望著手中的骨灰罎出神,想起舜宗生前的點點滴滴。
 
繼續閱讀
2018/07/09

懷孕甲溝炎是許多準媽媽無法承受的痛……

懷孕甲溝炎
 準媽媽教室外坐著二個懷孕的準媽媽小貞和小珊,今天是的課程是有關孕婦甲溝炎的處理,小貞一付神色自若表情,小珊卻顯得焦躁不安。

 小珊:「請問你也是因為甲溝炎來看診嗎?」

 小貞:「不是啦,我這胎已經是第二胎了,今天是被醫師邀請來現身說法的!」小貞指指自己隆起的肚皮。

 
繼續閱讀
2018/06/25

思念女兒母親的哭喊:這就是我女兒的心跳聲!

女兒的心跳聲
 一聲猛力急剎的聲響,柏油路上留下了二道長長的剎車痕跡,卻已來不及,車輪底下躺著一個已失去意識且奄奄一息的小小身軀。

 剛回到高雄才進家門的他們,就接到女兒外婆的電話,「家家被車撞了,已經送到醫院去了。都是我的錯,我才停好摩托車,還來不及回頭叫她,就被一輛大卡車撞倒在地,到處都是血,我一直叫她,她都沒有反應。」電話中不斷傳來老人家自責的哭聲,混亂的腦袋根本無法思考,匆忙轉身再度離開家門,一只鞋子留在玄關處來不及穿上,鎖匙也還插在半掩未關的門上。

 
繼續閱讀
2018/06/11

「大愛」光環不代表就悲傷不再或能快速走出傷痛

大愛光環
 「謝謝您們的付出,這是大愛的表現!」器官捐贈者家屬常常聽到以上的稱許,但這樣的稱許並能不保證捐贈者家屬從此擁有未來的美好人生,也不會因為「大愛」的光環就不再悲傷或是可以快速走出傷痛。
 
繼續閱讀
2018/06/04

長路將盡,無法對母親說出的秘密是……

長路將盡
 阿佩的母親咳了好幾個月,原以為只是感冒症狀,但感冒好了,咳嗽始終不見好轉,反倒愈來愈嚴重,白天咳到胸痛不已,晚上則咳到夜不成眠,建議母親到大醫院檢查看看比較安心。母親雖然說好,卻遲遲沒有去看病,阿佩只好幫母親上網掛好號,請了假親自半哄半強迫陪她去。
 
繼續閱讀
2018/05/07

夏季出遊提防蛇咬 傷口反覆潰瘍癌變截肢

傷口

 31歲的阿鴻在十七年前在野地遊玩時,被草叢急速竄出的毒蛇嚇了一跳不慎跌倒在地,毒蛇張大了口伸出銳利的長牙往他的左小腿狠狠咬下去,痛得他當場昏厥,被蛇咬傷的傷口相當深,當時也有經過清創處理,傷口後來也好了,但他不知為什麼還是會潰爛,所以平時都是自行敷藥就又好了,因此都不以為意。沒想到,潰爛次數愈見頻繁,情形也愈形嚴重,原本不痛的也開始出現疼痛狀況,已經嚴重影響到他的日常生活與工作,因此才會想到醫院徹底處理,看是否能經由植皮手術去除心頭大患,回復正常生活。
 
繼續閱讀
2018/04/30

天啊!小嬰兒也會腦中風 最後結果是……

嬰兒中風
 黃小弟弟是黃姓夫婦盼了很久的第二胎,全家都很期待這個新成員的到來,也不斷地跟小哥哥說,他即將有一個弟弟陪他玩,要哥哥一起幫忙照顧弟弟,所以當黃小弟弟一出生,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不論是嘟起小嘴討奶喝或被眾人逗弄笑開懷時,一舉一動都成了眾人的開心果。

 不料,就在出生第40天時,黃小弟弟嘔吐了三次,右邊臉部突然出現抽搐症狀,緊急送醫,電腦斷層檢查發現腦部竟然有出血情形,經診斷發現黃小弟弟的症狀是血管瘤出血所引發的,之後又再經電腦斷層及血管攝影檢查,確定黃小弟弟在左腦前額葉和顳葉之間側溝的中大腦動脈分支處有個約2公分大小的假性血管瘤,且血塊有慢性增加情形,出血範圍約直徑4公分大小,對比小小嬰兒的頭顱,卻有如此大範圍的出血,令醫師震驚。

 
繼續閱讀
2018/04/23

小志「share」的音發成「shit」 被錯當精神疾病治療

積液性中耳炎
 國三生小志的耳朵被「水淹」達三年之久,被學校懷疑因為課業壓力太大導致精神狀況不穩,希望父母帶他至醫院就醫,英文老師甚至被他的學習態度氣得受不了大發雷霆,且認定這位學生生性叛逆,一定是罹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而父母只好帶著小志到處求醫,幾經波折轉到耳鼻喉科檢查後,才發現小志是因為耳朵積水,期間長達了三年之久,已使得其聽力嚴重受損,造成不可逆的聽力障礙。
 
繼續閱讀
2018/04/19

老奶奶治療厚甲 只為一圓心裡那個秘密……

厚甲
 70歲的張奶奶才剛開完椎間盤的脊椎手術一個月,就由家人攙扶前來治療病甲,原來張奶奶的厚甲相當嚴重,且合併有卷甲的問題,讓她根本無法穿上鞋子走路,聽張奶奶的家人提到,其實這樣的問題已經拖很久了。

 因為長時間的疼痛,所以改變了正常走路的步態,都只用大拇趾以外的四指在施力著力,久而久之,導致脊椎的受力不當,不只腳趾不適,連脊椎都出了問題,因此處理完脊椎問題後,就想把趾甲的問題一併處理,否則不知那一天脊椎又會再出問題,張奶奶會想要前來治療病甲,其實是有一個她藏在心裡的秘密。


 
繼續閱讀
2018/04/11

五日母親的告白之後…

五日母親的告白之後…
小真終於生下了一個健康的女寶寶,他從護士手中抱過女兒,喜極而泣,小小生命在懷裡蠕動著,即使妹妹還在肚子裡時,他已練習無數次爸爸這個身份,但真正看到一個可能像他也可能像小真的小生物,還是讓他感到有種神奇的力量在他們和小生命之間流轉著。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