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17, 2013

【愛‧慕】Amour



      

        即使在影片開始便已明示結局,但觀賞〈愛‧慕〉的過程仍然驚心動魄,像看著一幅完整美麗的黃昏拼圖,被無情時光之手一片片拆解下來。你無能為力停止崩壞,只能哽著情緒勉強撐住。你知道那敘事必然走向悲劇,但仍祈願命運之神可以稍稍仁慈一點,或許遮掩一些癱瘓病人的蒼白身軀,或許美化一下日漸枯朽的難堪處境。但麥可漢內克畢竟是麥可漢內克,他不偽裝不修飾,他用舒伯特的琴聲告訴你這是無言以對只能領受的真實人生。雖然是那麼平易近人的日常,一對相愛老夫妻的晚年生活,但導演的鏡頭語言依然是壓抑的節制的,完美的驚悚:看老朽疾病如何摧毀靈魂,看侍病照料如何折磨感情心智。病是心魔,日常即考驗。導演藉由片頭的那場音樂會鏡頭,告訴我們:誰也無法逃避面對人生這場大戲;當演奏琴聲響起,鏡頭對著聆聽的芸芸眾生,故事主角在其中,看著電影的我們也在其中。

       然而〈愛‧慕〉裡總有微小的光,閃爍在老夫妻的生活裡,像螢火蟲的暗夜飛舞,顯現愛的軌跡。我喜歡他們兩人常常跟對方說謝謝。回到家,他幫她脫下外套,然後看著浴室裡梳洗的她說:「我今天有說過妳真漂亮嗎?」在客廳他們一個看報一個閱讀雜誌,安靜作伴;讀見星座運勢時,一個淡然自嘲,另一個則微笑安慰。我喜歡他們俏皮的調情,像兩個老小孩。他問她:「妳是怎麼看我的?」她說:「你有時像野獸,但其實很溫柔。」然後他頑皮地笑著說:「我可以請妳喝一杯嗎?」那是愛,是沁在時光裡的理解,是驗證在生活裡的知己。同時也是床榻,是輪椅,是餐桌,是每一步攙扶,是每一眼凝望。他明白她隱藏的顧慮和驕傲自尊,她知曉他抑制的壓力與緊張擔憂。夜裡他聽候著她病中的呼吸聲,不敢自顧自睡去。當她失去語言只能呻吟喊痛,他溫柔地握著她的手安撫,說年少的故事給她聽。

        「我還有好多事沒說給妳聽。」他意味深長地。
       然而,她看著老相簿說:「真美好啊,這人生。可是太漫長了……」

       太漫長了,所以只能用愛消耗;太漫長了,所以必須到此為止。他關掉CD按鈕,讓美好樂曲停留在她昔日彈奏的身影。他做了決定,他成全了愛。

       我所認識的導演麥可漢內克,對他的電影人物一向是毫不留情地冷靜殘酷,但〈愛‧慕〉最後一場戲卻讓我看見了麥可漢內克難得展露的溫暖深情(或許也是對觀眾的一種救贖)。一切彷彿回到了影片開始的那一天,他們正要出門去聽那場音樂會。他為她穿上外套(像開始時他為她脫下外套),然後他們出門(像開始時他們回來)。那天,是開始,也是結束。像一個圓,一切回到原點。沒有生老,沒有病死,只有日常心意,流動在開門關門之間。而在那樣平凡的生活中,我們理解了愛。
 

 
----------------------------
影片:【愛‧慕 】Amour


導演:麥可漢內克Michael Haneke
編劇:麥可漢內克Michael Haneke
演員:尚路易坦帝尼昂 Jean-Louis Trintignant
           艾曼紐麗娃 Emmanuelle Riva
           伊莎貝雨蓓 Isabelle Huppert
           歷山大薩洛Alexandre Tharaud




【The Station Agent 】作伴人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派特的幸福劇本】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