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5, 2012

短書評:邊緣光影(1999)

http://blog.roodo.com/MOMOMiya/42c7b091.jpg


詩人在詩裡必須是誠實的。無論透過詩的語言,如何變裝、掩飾,但詩人的情感原型,必須是誠實的。這也是我認為,詩之所以動人的部份。因為,你知道,隱藏在詩文字背後的,是一顆赤裸真誠的詩人自己。一個純淨的詩的靈魂。

所以,詩人在自序中說:「詩,不可能是別人,只能是自己。」

對席慕容而言,詩,也許就像一朵在月光下盈盈搖曳的荷花,在淺淺的光影下,流動著永恆的自然韻律。對讀者而言,席慕容的詩,則提供了一個情境,讓讀者在其中體驗一種空靈潔淨的,詩的美學。

如果你是循著《無怨的青春》和《七里香》的舊地址找來,應該可以察覺到:詩人在《邊緣光影》裡小小的成長和改變。夢境似的絕美詩意依舊,但更多了對自身生命的反省沉思,以及對蒙古原鄉的懷想和滄桑。

曾有論者指稱:席慕容的詩是一種簡單主義,語調中似乎有一種輕佻的調侃意味。而我以為:正是這種簡單,這種純粹,讓詩不再只是小眾的知識份子讀物,而能讓更多人進入詩的世界,體會詩的美好。

讓人們親近詩像需要水一樣,正是席慕容詩的價值。

但願,我們不要那麼輕易地,就遺忘了這種簡單的快樂。

(1999)

 

 



短書評:我一個人記住就好(1999)←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情詩流域》導讀(1999)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