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5, 2012

短書評:我一個人記住就好(1999)

0010007340.jpg
 
 
 
 
 
 
 
 
 
 

 

儘管作者一向被稱許為一個詩人,但我仍喜歡他的散文,甚於他的詩。正如作者自己所言,在那些充斥著譬喻、象徵和轉化的詩裡,即使是一對父子,卻也是心靈的 陌生人。所以,他以散文--這素直的文字,來記述傷痛,並且企圖從中治癒自己。於是,文字結成了一道傷痕上的痂,書寫完成,痂一脫落,傷痛彷彿也可就此痊 癒。

本書副題:治療悲傷的書寫。所以作者說:「我必須寫完這篇文字,好像一種精神的療程,藉由私密的開展,不讓自己躲在文字的背後。」這也許就是書寫的力量,讓一個寫作者,在喃喃自語中,釋放自我,透視心底的淵藪,探測情感的深度。

閱讀本書的過程,彷彿聆聽一曲交響樂。由〈序曲:可是,我仍為你歌唱〉開始,經〈卷一:欲望〉10篇短小精簡富哲理思考的小品文,〈卷二:距離〉10篇以 兩個字為題,以小說形式為之的名詞解析;〈卷三:離開〉是本書的主題宗旨,10篇關於死亡、傷痛的切身體驗,關於生命的倖存願想,關於偏執迷戀的領悟。中 段:以淡藍彩頁和數幅鯨豚悠游的畫面,來描摹創作的聲音。〈卷四:攝魂〉則集結了作者16篇的書評和書序;〈卷五:人身〉則呈現出作者對當代文化和社會現 象的省思。

以文字抵抗遺忘,以書寫治療傷痛。對任何一個以書寫為志、以文字為癖的創作者而言,本書見證了文字的現世價值。

(1999)



短書評:寫給你的日記(1999)←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短書評:邊緣光影(1999)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