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26, 2007

沿著沙灘的邊緣走


photo by yuhan L.

是三月底的一個週末,剛下過雨的黃昏,空氣中有淡淡的青草香,潮濕的氣息。我出門散步,來到海邊,沿著沙灘的邊緣走,想起了一首老歌,哼唱起來。口袋裡有 一個號碼,但我不知道能不能放肆的打給那個人,透過海,能傳達的更遠嗎?那電話始終沒有撥通。

在沙灘上漫步,海風吹拂,海水將我包圍,溫暖的潮濕拍打,潮汐因果,也許前世的記憶不願遺忘,來到今生償還思念的帳。我相信那些輪迴的業,好比此刻被海水侵襲過的石,斑駁洞孔,時間掩藏;好比今昔的光照著同一個我,肉身慈悲,靈魂釋結。




沙灘上一隻鳥,穿越過這片海洋,朝著光的所在飛翔,我捕捉他的身影,想起一句詩:「你是一隻鳥,飛過我的文明」原來是這樣的浩瀚與深刻。




要怎樣的告白才不算是獨白呢?原來那些暗示你都懂,你都明白,你只是無法面對,只能沉默。一顆心那麼固執,怎麼辦呢?只好陪你一起石化,僵硬,拒絕任何打開的姿態。巧克力說也有甜蜜辦不到的事,可可如果執意要苦,我也只能陪著一起吃苦。

恍惚來到假期,慌心假期,天氣有時晴有時雨,我關注著一隻貓的故事,讀學生們寫的情詩,羨慕那些青春無敵,最艱難的愛不過是線上即時通的隱藏與封鎖,我想起自己青春時代的那些瑣碎,一樣的芝麻綠豆,一樣”粒粒”椎心,天真嘲笑。



關於我們,愛的文明,或許從來沒有開啟,我們只是流浪飄泊,像一隻鳥,穿越追逐,在歷史的旅程裡,繼續迷失找尋。

只是經過,從不停留。




她沿著沙灘的邊緣走
(演唱/張艾嘉 作詞/李格弟 作曲/王新蓮)

她沿著沙灘的邊緣走 一步一個腳印淺淺的陷落
她沿著沙灘走 不想回頭
她脫了鞋子喜歡那種冰冷的感受
生命中沒有多少時候
可以這樣沿著什麼 沒有目的地走
也沒有什麼人規定過
只有十七歲才可以光著腳
十七歲才能為這樣簡單的事實微笑
她沿著沙灘走 忍不住的回頭
是誰收藏了那些單薄的腳印
連帶著孤寂的身影
生命是不是也是這樣的一場詭計
她有點心虛 不能再為這樣簡單的事實微笑




暴力日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日常說說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