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3, 2007

(心花)


 



讓我在你死去的心上開花




--------------------------------------
我睡不著
反覆想著許多事
有些是瑣事日常
有些是盤旋的疑惑
你的身影像浮水印
即使距離遙遠也彷彿清晰強烈

228那天深夜和朋友看完〈縱慾〉The Free Will獨自開車回家
在高速公路上被警察攔截
據說我在限速90的公路上狂奔112(這真的有很快嗎?)
然後警察先生客氣的一邊解釋著一邊開罰單
然後又再度"不小心"的發現我的駕照已經過期半年多(!)
國道超速加上駕照逾期的罰款,對現階段的我而言,真是一筆令人心痛的數目
朋友知情後問我:「為什麼不向警察求情?撒嬌一下,搞不好少罰一點!」
老實說,我也很懊悔為什麼我不求情不撒嬌不討饒
可是我真的辦不到,也說不出那些話(天知道我是怎麼了?)

(好吧,我承認,也許我真的是一個骨子裡很嚴肅的人)

然而,這有所謂嗎?
我也好想假裝若無其事淘氣耍寶嘻嘻哈哈撒個嬌也許就能躲過一些什麼(可是我辦不到啊)說不出言不及義的虛心話只能問什麼答什麼唯諾唯應這樣也好那樣也好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

(跳過一些什麼微笑說嗨可以傳達多少熱情呢?)
(你偷看我在偷看你了嗎?)

如果可以,我只想回到最初的開始:我是我,你是你,但我們可以在一起。
現在,感覺總是遠,永遠只有背影。

然而,一切都無所謂了(真的無所謂了嗎?)我已經語無倫次了.......




---------------------------------------
奉勸大家:早睡早起常保口齒清晰,不要像我神智不清語焉不詳-_-




讓我想一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對不起(我終於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