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26, 2007

讓我想一想

「我很喜歡妳喲。」
「有多喜歡?」
「像喜歡春天的熊一樣。」
「春天的熊?」「春天的熊怎麼樣?」
「妳在春天的原野裡一個人走著時,對面就有一隻毛像天鵝絨一樣眼睛又圓又大的可愛小熊走過來。然後對妳說『妳好!小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在地上打滾哪?』於是妳就跟小熊抱在一起在三葉草茂盛的山丘斜坡上打滾玩一整天。這樣不是很美好嗎?」
「非常美好。」
「這樣喜歡妳喲。」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我終於在年假的某個徹夜未眠的清晨讀完了《挪威的森林》,在我把伍佰的那首同名歌曲聽了N遍以後,在我寫了〈挪威沒有森林〉以後。

我沒有很喜歡這本小說,但是對裡面所談論的關於死亡的主題非常喜歡,尤其是那種因為對整個世界感到再也無法承受因此選擇消失離開,以了結自己生命的方式當作對世界(或自我)的一種和解的死亡意識感覺非常喜歡(但這並非代表我也想去死,OK?)

我想說得更多,但發現自己無能為力,所以先記錄一下這篇備忘,改天我會再來完成未完成的(某種缺失?)

然後,今天開學,整個不適應,除了又是一個徹夜未眠的體力疲憊之外,我發現我還是一樣那麼難以取悅,明明想靠近的,卻拒人於千里之外(我真是夠了!)對自己生氣的結果,只會讓我離幸福越來越遠而已。可是怎麼辦呢?我對自己再次感到無能為力(洩)

所以我現在要去睡覺了(假裝自己死掉?)也許在夢中我會比較勇敢比較可愛比較甜蜜什麼的,像村上春樹所形容的春天的熊一樣,在茂盛的草原上打滾,這大概是《挪威的森林》裡最令人心花朵朵開的一個橋段了,我覺得綠是小說裡活得最令人激賞的人物,但我沒有很愛她,其實那本小說裡我沒有很愛任何人,這點很不像我讀村上春樹的慣性反應,也許挪威的森林裡流露的氣息太年輕,而我終究是老了。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