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25, 2007

冰冷的狂熱(易碎品)


photo by yuhan L.



吃到一種名為松露的巧克力,來自法國,軟綿綿的,入口即化,彷彿棉花糖的口感。在下雪的山路上走著,朋友遞給我一顆取暖,吃到的時候馬上想起了你,好想讓你也嘗嘗那奇妙的滋味。於是從雪地回到城市,找遍小鎮的超市,終於買到了巧克力,卻不知道該如何把這可可的果子送到你嘴邊(再也不能隨心所欲想見你就見你了)我知道自己不被允許去愛你,即便是最純潔的愛也不被允許,但我從不為此覺得感傷,我知道愛一個人的方式有很多種,我可以找到最適合我們的那一種。我從來就不畏懼這個世界所建立起來的各種規範和制度(管它什麼身份與地位)我並非叛逆也不企圖破壞,我只是對規範和制度無動於衷而已。除了愛本身,沒有任何魔法可以扭轉我心底的乾坤。所以,再也沒有什麼比你的態度更令人絕望與憂傷的了。你的沉默是拒絕,更像是對我的攻擊,彷彿可以殺我一千次。可是我究竟有什麼錯呢?不過是愛上了你,像一朵花簡單而純粹的蔓生,沒有逾越你的界線,卻值得你費盡心思來砍伐嗎?

我只想遠遠的愛你,冷冷的愛你,淡淡的愛你,無所謂的愛你,不打擾的默默的愛你(真的是默默啊)像守護這天地最後一滴露水最後一抹雲彩最後一束光那樣的虔敬與默默(我一直很堅強)可是這麼堅強到底是為什麼呢?(那麼努力地把自己變成了堅硬的易碎品)如果一段感情最終只能用堅強意志抵抗熱情,那麼可不可以讓我們一起軟弱?(可不可以不要那麼用力?可不可以溫柔一點?可不可以不要急著長大?可不可以慢慢變老?)我們的愛是易碎品(可不可以小心輕放?)

然而(你不會知道)為了你(我甘心凝固起來)這故作堅強冰冷的狂熱,即使降低了溫度,仍然充滿沸騰的刻痕。




---------------------------------
冰冷的狂熱
詞:李格弟 曲:陳建騏
演唱:楊乃文

如果可以讓我這樣
冷冷的愛你
讓我愛你 讓我這樣
遠遠的愛你
如果可以 讓我這樣
淡淡的愛你
讓我愛你 讓我這樣
無所謂的愛你





別讓我哭(愛的心魔)←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