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筆隨意走
2009/07/29

想念

直到加入這個遊戲,我才明白,原來我這麼想念妳。


繼續閱讀
2009/06/23

桿麵糰 (文末新增訪客垂董經驗)

後方的冷氣勉力運轉著,上頭的風扇吹得她暈眩,而她的內心,卻如外頭 34 度的柏油路一樣焦躁。

月底了,代表新月份的支出又將來到,幼稚園學費、店租、水費...... 哦,電費調漲了是嗎?大熱天的,冷氣又不能不開,不開冷氣就沒客人啦!
繼續閱讀
2009/06/10

相遇

也許,就應該以這種方式相遇。

在人潮稀疏的時段,大家或坐或站,我就這麼跨入了你所在的那節車廂。
繼續閱讀
2009/06/02

偶遇

閱讀的好處在於,我們不必一一經歷生離死別,就可感受椎心之痛;我們也沒有那麼多精力處理愛恨情仇,卻一樣可以感同身受。

書籍之中,喜歡看名著的原因之一是,書中角色的情緒是真實的。主角笑的時候,你會因心領神會他們的喜悅而嘴角上揚;主角落淚時,你也會因內心不捨而熱淚盈眶。不必擔心情緒被過度渲染而不耐,只需逐字逐行地閱讀,即可安心徜徉在書海的世界裡。

《偶遇》,就是在平易淡泊的文字裡,述說一段讓人揪心嘆息的故事。
繼續閱讀
2009/04/12

成就自己的傳奇

接到妳的來電,真是興奮!電話的那一頭,妳絮絮叨叨地說著這幾年來如何找我:雖然我們兩家住不遠,但因我家那一區,剛好重建了,人事全非,妳甚至動了挨家挨戶詢問各大樓管理員的念頭。幸好,妳想到了以前和我很好的 Ling,因為她父親開牙醫診所,不會輕易搬家,透過她母親、輾轉聯絡到她、再找到我。

聽到妳急著講述這段曲折的尋人過程,我在電話這頭笑說,以前我也很努力地找過妳呀!那時我們都出社會了,我還去妳大學系上的 BBS 留言尋人。
繼續閱讀
2009/03/28

敢穿比基尼嗎?

欲看圖片者,請點【這裡

看到照片中的女星時,有何感想呢?

旁邊的黑粗體的標題寫著:「48 歲穿上比基尼!」也就是,這位女星,48 歲,以比基尼登上 People 時人雜誌英文版的封面。

看到這張照片時,你覺得如何呢?是美,還是肥?
繼續閱讀
2009/02/02

吳家小姊姊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吳家大姊姊與小姊姊,姊妹倆的年紀大了我不少歲,所以,基本上是玩不在一塊兒的,但因為家父生前和吳伯伯是結拜兄弟,因此兩家往來密切,我還記得過年時,我們一家五口到他們家,兩家人共九口,共坐一張大圓桌,一起圍爐過年的熱鬧景象。

相較於吳家大姊姊的開朗好客,小姊姊則顯得寡言陰鬱。姊妹倆截然的不同個性,似乎也造成了外型上的不同--大姊姊高大健康,小姊姊則纖細瘦弱。我對她小時候的印象停留在一票人熱切交談時,她倚靠在牆邊、右手呈九十度抓緊了左手的手肘,咬緊嘴唇,低著頭從濃密的瀏海裡觀看大家,這副怯生生的模樣。

繼續閱讀
2008/12/24

女人心裡話



每日清晨,自漱洗完畢的那一刻起,我們開始偽裝。

穿戴讓我們堅挺的內衣於身軀、塗抹倍增光彩的顏料於臉龐,唯有掩飾真實的自己,才敢跨出步伐,迎接外界的目光。

你們笑我們太虛假,依賴 bra 與 mascara,活像櫉窗裡的樣板娃;你們聽到的是我們的笑語辯答,卻沒看到蜷縮於我們內心的醜小鴨,渴望關愛卻又怕被傷。

繼續閱讀
2008/12/19

危機四伏又偶有驚喜的租屋經驗談




跟許許多多在都會裡求生存的出外人一樣,自十八歲負笈就學以來,已累積了無數找屋租屋的經驗,換了九次住所,每每都因身不由己的理由搬遷,堪稱都市裡的遊牧民族。我對大台北的認識,幾乎是由搬家累積而成的。談起租屋經驗,可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在民智未開、網路混沌的年代,資訊來源除了親友間的口耳相傳以外,就得依靠藏身於巷弄的布告欄或報紙的分類廣告。先談布告欄,好處是通常租屋處就在附近,通常可以直接觀看居住處,但缺點是往往不知這些布告欄在什麼地方,通常得騎著小綿羊尋尋覓覓,頗花時間。但這都還好,我覺得最需要注意的,是報紙的分類廣告,曾有一次很詭異的經驗。


繼續閱讀
2008/11/15

就這樣說再見

在陽光與細雨共舞的午後、切換於正事與閒事的視窗之間,我的手指在鍵盤上熟練地遊移,與你聊天。

我喜歡這樣的時光,一邊放任網路電台的音樂侍候聽覺需求,一邊恣情在喜愛的網站間跳躍穿梭;而你一時興起敲來的問候,則像陽光穿越雨絲所映出的彩虹,偶一為之,卻總帶驚喜。

繼續閱讀
2008/11/10

一個微笑

在燥熱的溽暑,習慣在用完午飯的路上,在這家位於街尾的連鎖茶舖,來杯涼茶,半糖少冰,去油解膩也消暑。

通常,站在前方櫃檯招呼客人的是她,個頭高窕(身兆),略帶嬰兒肥的白晢臉龐還殘有幾顆不起眼的痘痘,身穿淺咖渄色的背心制服,內搭白色襯衫;雖然在茶水店打雜,但襯衫卻沒污漬。會特別注意她,是因為在淺咖啡色的遮陽帽後方紮了個馬尾,就如她的身手般俐落。

然而,她的個性,也如她的外型,簡潔有禮,卻也疏離冷漠。即使如我這般常客,她也不曾多聊一句。

繼續閱讀
2008/07/28

喜歡生命

一直都是多神論者,會和朋友去看廟會、焚香祈願,亦曾固定上教堂禮拜;雖不虔誠,但也代表了對各宗教的尊重,因而杞人大老遠從內湖拿《喜歡生命》給我時,欣然收下。

喜歡生命》是宗教文學獎得獎作品精選,文體包括散文、新詩與小說。雖是宗教文學獎,內容卻非侷限於阿彌陀佛或哈利路亞,而是芸芸眾生於生活的悲歡喜樂、對生命的省思。宗教的成分很少,當成文學作品來看,即為享受。

此書第一篇為獲得第三屆散文首獎的「諸神的黃神」,作者呂政達以到獄中服事的牧師身分,寫信給死刑犯的被害者家屬。文辭真切動人,每每再三回味此文,咽喉總是微熱哽塞,不忍釋卷。文中段落摘錄如下:
繼續閱讀
2007/04/20

她的沈默

住在商業區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假日少了熙來攘往的上班族,反而比平日安靜。

周日下午,上完西語課回來,照例躺在床上,懶洋洋地看電視。

突然,窗外傳來男子反覆的責罵聲:「你不做要跟我說啊!」樓下有家卡拉 OK,常有客人大白天喝得醉醺醺得就起衝突,因此,起初,我不以為意,但責罵聲並未停歇,我忍不住好奇到了窗邊往下探望,並沒看到衝突場面,只看到一個行走的女子,經過另一邊樓下的衣服修改店時,往裡看了一眼,就慌張地繞了一個弧形刻意遠離那裡。或許,那就是事發現場。

繼續閱讀
2007/04/12

兜風

以前返鄉要去火車站時,基於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道理,都是請開計程車的鄰居幫忙,但有個問題,這位鄰居跟我們家並不是住在同一棟,只是在同一社區,而我們同棟的,其實有另一位鄰居也在開計程車,而且他的車比別棟鄰居的車較小又較舊。以一樣的費率而言,叫別棟鄰居的車,是比較划算的,舒服嘛!但以人情而言,似乎又應該叫同棟鄰居的車,卻也委屈了自己。後來,就乾脆請與家母私交不錯的里長太太接送,免錢的,誰也不必對誰不好意思。

繼續閱讀
2007/04/04

雨夜,勿聽黃家駒

「妳常用的 E-mail 是哪個?」我看著 S 傳來的 MSN 訊息,內心跳躍不安著,在凌晨一時三十八分。

他還記得我的願望!他找到了?

兩分鐘後,S 又傳來:「應該已經到了,妳收收看,是不是妳要找的那首。」

我點開了播放器,在下載的那幾秒空檔,竟有種難以置信美夢成真的空虛感。

一聽到前奏,淚己盈眶,就是這首,我找了兩年的 Beyond 「緩慢」。

繼續閱讀
2007/04/02

Unspoken Words

往往,我們自行推測,覺得說出事實會傷人,或者,估量自己無法承擔全盤托出後的發展結果,於是,我們決定掩蓋部分真相。

繼續閱讀
2007/03/23

相陪一段

有一天下午出門的時候,外頭正下著不大不小的雨,我撐著傘走著,看到前方兩步的距離,有個女生沒帶傘,低頭疾行。我跨步上前,把傘遮住她上頭,她嚇了一跳,看到是我,同為女子,便笑著道謝。我們就這樣走到巷口,才分道揚鏣。

繼續閱讀
2007/03/03

重逢自是有緣 (下)

曾經去過蕙在國外的所在地兩次,但地大物博,根本不奢望會突然在哪個超級市場遇到她了。雖然在同一個省區,而蕙實際住的地方,與我的旅遊地,車程需要九小時,這是事後才知道的事了。她家還可以看到極光。

學成之後,我搬回台灣,又開始四處奔波,把該重新啟用的健保、該整理的帳戶整理一下等等,就在我在郵局抽了號碼牌等待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繼續閱讀
2007/02/28

重逢自是有緣 (上)

如果說人生如戲,那麼我和的重逢經歷,可比戲劇更曲折了。

蕙是我國小五、六年級的同學;既然是國小同學,就代表兩家不會住太遠,但到了國中,我們就各自跨不同的學區,就讀不同的國中、上不同的補習班,暫時失去聯絡。但巧的是,我們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到了高二、高三,又成了同班同學,而且兩人個性都很愛搞怪,自然就湊在一塊兒,做出了不少瘋狂又好笑的事。


繼續閱讀
2007/02/15

難以言喻的心情

就在不知不覺間,我的離去比我的駐留,時間要長了。

曾經以為萍水相逢的聚首在彼此心裡僅是雪泥鴻爪,過往雲煙。日前從管理處簽收一箱水晶楊桃,捧在手裡沈甸甸,內心卻十分感念。在這個人人為自己總比為別人要多很多的社會,讓我格外感激。

往往扮演著付出者的角色。付出我的時間,為朋友分憂解慮;付出我的精力,讓朋友暢懷開心。一旦,你們讓我成了收受者的角色,不免讓我受寵若驚。

感動莫名。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